×
淘心話讀心讀你

當時的痛,後來都沒那麼痛了

▲(圖/Shutterstock)

隨著夜色越黑,頭頂的月亮逐漸自一個完整的圓變成了有尖角的弧形,光芒也被削弱,我在車裡往天空專心望著。

「你有看到嗎?前面那台車有夠白目,是會不會開車啊?」友人憤憤地說。

「啊?抱歉,我沒看到」我在副駕一瞬回過神來。

「咦?就在我們正前方,你怎麼沒看見,你剛在幹麻?」

「我在看月亮。」我心虛地應答。

那個初秋的月亮是什麼形狀呢,
所有的細節都變得很模糊,包括當時分崩離析的情緒也是。

我還是會偶而想起,在每個春秋交替之際,那久違略帶涼意的晚風,捎來的是大腦中破碎且無法再完整的片段,但身體的記性卻出奇極佳,只要一些提示就能夠把過去的感知帶出來和自己再度對質,例如氣味、聲音、溫度、背影……。

在晨曦初到時,火車站出口你等在那頭,帶著靦腆又充滿愛意的笑容,
在夜幕低垂時,在海邊的咖啡廳,我看你的蓬鬆頭髮被海風吹得詼諧,
在日落的昏黃下,我們牽手走在街巷裡,因為你說的冷笑話而樂不可支。

我還記得這麼多,
那你呢?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