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此刻我還是愛你的,但我無法想像和你共度一生

▲有時我還真羨慕有些人,最後是不愉快的分開。(圖/Shutterstock)

有時我還真羨慕有些人,
最後是不愉快的分開。

如此一來,要割捨就似乎沒有那麼難了。

一日凌晨,友人傳來訊息,
說的盡是些沒有頭緒、看似不重要的言詞,
但是我太了解他了,太了解到幾乎在第一秒就能看穿他的心思。

如果還愛著對方,
又要怎麼主動提分手呢?

那段話是這樣說的,
「因不了解在一起,因了解而分開」

每段關係的剛開始都是濃情蜜意的,
對方的缺點或和自己不同的價值觀,
你都能夠替他找到一百種說詞去解釋、去忽視。

那段盲目的日子,是多麼多麼的快樂。

而後來時光荏苒,雲霧逐漸散去,對方的樣貌越發清晰,生活中的瑣碎也讓愛情的迷幻劑產生抗藥性。你從夢中甦醒,才總算驚覺原來還有那麼多,是你無法改變也無法接受的,他的真實面。

從前你寧願相信有愛就可以了,
但現在你知道愛的純粹終會被丟進複雜的世界中一起翻騰,
能夠契合的對象會長成樸實無華的好日子,
無法磨合的彼此則只好像那些被濾過的咖啡渣,
你們會記得對方是如何成就現在的自己,但你終究還是得將他丟掉。

他跟另一半交往好幾年了,
現在也到了會開始談論婚嫁的年紀,
可卻開始痛苦了起來。
痛苦的原因是因為,
終於走到了不得不面對兩人之間問題的階段。

人都有逃避現實的本能和慣性。

一直以來他都刻意忽略或是消極處理他們之間的摩擦,
不論對錯、不管是不是心甘情願,
如果先低頭,如果先道歉就能換來片刻安寧,那就這樣做吧。

於是這幾年他們就這樣,看似相安無事的度過了。

「我沒有辦法接受要這樣過一輩子」他說。

戀愛和婚姻的差異,
使得他不得不去正視兩人的關係是否真的健康快樂。

他說了很多相處中那些旁人察覺不出來,但卻困擾他許久的「小事」,他說試過溝通卻也幾乎沒有太大效果,唯一能夠立即見效的只有自己的「退讓包容」。

其實那個女孩還是有很多很棒的地方,
只是剛好也有不少部分是他沒辦法妥協的。

最後,
分開似乎成為了對雙方都好的選擇。

他不用違心的對她所有想法都表示認同,
她也不用被耽誤燦爛的青春。

他說每當對方與他談起共同的未來,
他便會一陣心虛與心疼,
那些未來並不是他想要的未來。

日子因為他的放棄爭辯中,有著安然無恙的假象。

但實質上,他只是還沒準備好,
他也很害怕自己的心會碎裂一地,
他也很害怕對方會痛苦至無法言語。

可是他知道,這樣對彼此都好。

於是他開始羨慕起有些人,
最後是不愉快的分開。

如此一來,要割捨就似乎沒有那麼難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