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作家H:我和印度裔的他同居,憂鬱症的他卻不希望我跟著不開心!?

▲一段關係的維持,並不見得一定要無時無刻,沒有距離的親密陪伴,當不同的人以及不同的症狀出現時,用另外一個角度思考,或許比較有效。(圖/Shutterstock)

H老師您好,時常在「新聞挖挖哇」跟之前的「什麼道理」關注你的見解,很受用,謝謝分享。

今天寫我的故事希望老師指點迷津。我七月和男友分手後從男友家搬出來住。分手原因不是性格,生活方式,價值觀或家族等問題。若我嘗試解釋,是因為他有個一直走不出來的創傷,甚至有長期憂鬱症。

發作時魂不守舍,對事情沒喜怒哀樂的反應,像是walking dead。他會時常躲進自己想像的理想空間裡,因為認為在現實生活中他不快樂。他多次訴說他多次嘗試改變自己不再這樣,但都不成功。

直到一天他崩潰了,除了認為活在自己的世界是對我不誠實,更不想一直的欺騙我。當然,也因為他時常活在自己的虛擬世界,沒辦法關注到我跟需要跟他的互動,我也變的憂鬱不開心。

然而嘗試說出他的感受對他來說非常困難。看了幾次心理諮商師他都覺得說不出話來。後來我們試著溝通,讓他慢慢去講出可能的創傷。幾次下來我們瞭解到他年幼時若表達意自己的意見或感受時,得到的都是家人反對,甚至衝突,認為他叛逆。他又是5個兄弟姐妹中最小的。

在印度文化年紀越小越無說話餘地。漸漸的他學會不再表達感受意見了。但這只是一小步,我畢竟不是專業,不知道該如何幫他。我們倆都很無奈。
是的,我的他是印度裔,今年51,和前妻離婚有兩個中學的小孩。我們工作職場認識。他是個善解人意,慈悲為懷,有責任的人。我們可以聊很深入的話題,包括人性,自我成長的議題及創傷。

我們同居了近2年。平日生活除了小孩教養問題外沒有其他問題。所有家事都是2個人分攤,包括洗衣、煮飯、洗碗等,沒有人認為誰就必須多做一點。對外的問題則是有的。他不太願意出門,參與我的社交生活。小孩星期五和週末都在我們家,所以我能和他幾乎也沒有出門約會,踏青的機會。這點我很不ok。

我今年36。我們相差15歲。我有想生,但有婦科問題基本上必須透過試管。他不想再生,因為擔心可能日後相處之間傷害了他小孩的感受,也因自己不比郭台銘。

關於因為小孩沒有足夠約會時間這點,我本來認為再幾年他們就上大學了,還怕沒時間約會嗎?但他的憂鬱反應若不治療也許小孩離開後會更嚴重。我離開的前天幾乎都在哭,他就一直抱著我讓我哭。我跟他說我不想離開,我知道我們都很愛對方。他愛我的方式就是不要我跟著這樣的他不開心。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