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他只是曾經喜歡你,不是真的愛你

▲感情的事情,誰能說得清楚?也就只有那對男女能明白了。(圖/Shutterstock)

小希和她的男朋友很恩愛,即使不在同一所大學念書,感情也很穩固,更沒鬧過什麼彆扭。直到大學畢業,我們都以為他們會步入結婚禮堂,結婚生子,白頭偕老。結果,兩人卻分手了。

分手原因是所有言情小說和肥皂劇裡都會出現的情節:劈腿。

最具戲劇性的情節是,小希男友劈腿的對象不是陌生人,而是小希的閨密,從小玩到大的手帕交、好姐妹。所以,小希的傷心和難過,實在難以用言語形容。

換作旁人,傷心一段時間就好了,還是得繼續生活,就當自己當時瞎了眼,愛錯了人,看錯了人,世界上那麼多人,真要再尋找一個靈魂伴侶也不是件太難的事。

但小希的作法卻超乎我們想像,她居然又去找前男友。趁他下班時堵在公司樓下,對他說:「我不怪你,就當你犯了一次錯,我想和你復合。」

前男友一臉茫然和難以置信,正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的新歡──小希的閨密突然出現了。

而小希竟然上前去拉住閨密的手,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說說笑笑。她想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當成感情路上的一段小插曲,裝沒事就過去了。

但這只是她的一廂情願,前男友和閨密一句話也沒說,像被嚇傻了一般,兩人牽著手跑開了,留下小希像個傻子一樣站在原地。

我們幾個朋友聽說小希這件事後,都驚訝地騷動起來,任誰都難以理解小希的心裡到底在想什麼,難道這個世界上沒有別的男人嗎?

面對我們在微信群裡的七嘴八舌,小希只安靜地發了一句話:「你們說的這些我都懂,可我就是忘不了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怎麼能輕易抹去呢?」

再說個故事,彤彤上大一那年,在QQ上和另一個城市的男生網戀。

彤彤像是著魔一般,即使現實中從沒有任何的接觸,她還是愛得死去活來。她花了將近一個月的生活費,買張機票去男生住的城市看他,本來約好的時間,足足等了一個小時,對方才姍姍來遲。

男生並沒有彤彤所想像的那麼熱情,她在他的城市待了三天,城市裡的大部分景點也都逛遍,但他始終連彤彤的手都沒有碰過。

敏感的彤彤覺得這裡面肯定有問題,就問網友,是不是不喜歡自己。男生也挺乾脆的:「不是不喜歡你,其實我有女朋友。」

彤彤回去後攤在床上整整一星期,振作後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打電話給那個男生說:「沒事的,我等你,等你分手。」

不到一個月後,這男生對她說:「我已經跟女友分手了。」
彤彤說:「那我們在一起吧!」

這個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沒有然後呢?我也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但不難想像,彤彤八成會受傷,且不只一次,那個男生即使和彤彤在一起,不知道還會同時和多少無辜的小女生繼續勾三搭四。

天下的愛情千萬種,卻又萬變不離其宗:你愛我我不愛你,我愛你你不愛我,A喜歡B,B喜歡C,C可能又在和A甚至D勾搭。

剪不斷,理還亂,有時候線頭卻又是那麼清晰。

在很多愛情裡,當局者迷,但我們局外人總能一眼看穿:這女生很不錯,但這男生很渣。然後在心裡想:「要是我,早把這男生甩了。」但當事人卻對男生萬般愛慕,一次次原諒,一次次包容。

有句老生常談的話不就說了:「感情的事情,誰能說得清楚?也就只有那對男女能明白了。」

這世界上的笨蛋還是少的;因為一個人是好是壞,不需要過多的揣測,相處三五次就能看得出來。在感情的世界裡也是一樣,只是這世上的女人大都癡情,她們的愛比男人要長久,也要深情。所以,才會有﹁好女人﹂這麼一個美麗的詞來形容她們。

一段愛情是否美好,最有發言權的是享受和經營其中的兩個人,旁人最多只是個觀眾,不可能是參與者。我們不能對他人的愛情指手畫腳,當她向你傾訴愛情裡的問題和煩惱時,聽著就行,然後陪伴與安慰,適當給予言語上的幫助就好。

 

本文出自《從此不再為難自己》發光體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