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愛你的人,都會把廢話當情話

▲其實很多情話都是廢話,可是當你把最無趣的廢話,變成情話的時候,就會帶給你愛的人幸福。(圖/Shutterstock)

1
有天上班時,同事小七一步三扭、腰肢亂顫、蹦蹦跳跳地走進辦公室,只見她滿面春風、容光煥發。
「看樣子妳是中樂透了?」我們問她。
小七白了我們一眼,還是面若桃花:「妳們這群膚淺的女人,就知道錢,我可是注重精神層面的人。」
「那您的精神層面究竟是受到了多麼巨大的滋養潤澤啊,讓您美成這樣,臉上都發著光。」
小七雙目含春,嬌羞地說:「人家收到了男朋友寫的情書,哎呀,愛情真是太美好了。」然後,一臉陶醉狀。

「情書」這個年代久遠的詞,讓我們反應了一會兒後,才開始起鬨,逼小七交出情書給我們看。結果我們就遭受了「一萬噸傾盆而下的狗糧」的攻擊,頓時覺得沒有情書的戀愛都是假戀愛。

情書裡字字句句甜言蜜語,尤其是那句—「我這個棄劍逃避生活的騎士,願意為了我心愛的公主重跨戰馬」,簡直重擊我們的心臟,讓我們的視網膜發生了奇怪的變化,導致我們看平凡的小七時,就像看一位光芒四射的公主。

同事羡慕地說:「小七,妳男朋友的文采真好!」
其實這哪需要什麼文采,就算行文邏輯不通,但能在這浮躁的時代裡,一字一句地寫出這樣的情話,本身就很動人。我想,我不能一個人「吃狗糧」啊,就把小七的情書內容轉分享到
閨蜜的群組裡,群組裡瞬間就沸騰起來:「感動,看得心都化了。」、「沒想到現在還有人寫情書。」、「這比直白地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更動人啊。」

我疑惑地問:「妳們這群平日裡沒個正經的女人,怎麼突然都正經起來了?」
她們回答說:「可能我們心裡那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被喚醒了吧。」、「可能羡慕嫉妒恨時反而更需要顯得平靜吧。」、「可能是尊重這種傳統又浪漫的愛情儀式感吧。」⋯⋯

的確,寫情書一直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我至今記得我收到的第一封情書的內容,結尾引用了張衛健的歌詞:「其實妳愛我像誰,扮演什麼角色我都會⋯⋯」當時我反反覆覆讀了好多遍,幻想出了很多美好的場景來。

女人本來就是感性的,當時我的腦海裡甚至自動演繹出一幕,他鋪開信紙逐字逐句地寫著情書的樣子,那時他嘴角微微揚起,飽含愛意,我更加愛他了。
很多女人在陷入回憶的時候,大多想不起曾經收了什麼禮物,但總能想起一些情話。

有一次,我跟好友一起吃飯,她不停滑著手機,我說:「不要玩手機了,快吃飯。」
她放下手機,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說:「我跟我前任在談遠距離戀愛時,他跟朋友吃飯還在跟我聊天,我就說,不要玩手機了,好好吃飯吧,他說他不是想玩手機,他只想一邊吃飯一邊和我說話,好像我在他身邊一樣。」

這些情話,足夠讓她銘記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