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些痛苦就是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Share

朋友回家途中,遇到了陌生醉漢騷擾,她嚇壞了,還是保持理智,虛以委蛇脫身了。

而後,她向身邊的人傾訴這件事,卻得到了「被搭訕代表妳外表不錯呢」、「你怎麼沒揍爆他?」這類的回應。

事情已經過了幾週,朋友始終無法釋懷。然而,想到周遭反應,又忍不住質疑自己:「是我太大驚小怪了嗎?」

可能我們社會都太嚮往平和解決所有事情,事實上,有太多事情無法「解決」,只能演變成粉飾太平。誰要打破這一面平靜,誰就是麻煩份子,專門惹是生非。

幾年前我也遇過類似狀況,對方與我的工作有往來,不能得罪,當下我忍了,換後來的風平浪靜。

我也以為我忘了。直到後來社會爆發出女性社工疑似遭前僱主性侵而跳樓的慘劇,我才倏然想起那天的回憶,仍舊湧起陣陣反胃噁心之感。

有些痛苦就是不能,也不該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痛苦無法度量,同一種遭遇,之於有些人是眼角的一粒沙,揉揉流幾滴淚便清明了;之於有些人卻是一條繫在頸上愈來愈緊的結,就算保持平靜不動,仍一分一秒走向窒息。

頁數: 1 2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