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無法觸及的時候,才知道曾經擁有的是多麼珍貴

▲距離與時間的交織可以是令人焦慮的恐怖故事,但也可以被揉合成一種難得的試煉,只要熬過去了,就可以再次快樂起來了。 (圖/Shutterstock)

明明就要入冬了,可台灣的天氣依舊那麼令人尷尬,
外套自上波冷氣團短暫拜訪後,就總在衣帽架上忐忑著今日要不要出場呢。

新的辦公室有一整片的落地窗,可以清楚看見分隔島上的樹葉被風吹的搖曳來去,我的座位正靠著這片外部有些灰塵沾染的玻璃窗旁。

早晨的陽光曬在我右邊的肩上,啜飲一口咖啡後,望著剛剛咬了一口的火腿貝果,莫名生厭。

他那裡的天還沒亮。
冬令時間八小時的時差,十度的氣溫,
我想像著那片灰濛濛的天空,那才叫冬天呀,
少了躁動,取而代之的是安詳的美感和寂寥。

今天過後,就滿五個月了,
我和他分隔兩地超過150天,
差不多開始,覺得有些痛苦了。

面對從未接觸過的挑戰,
最初總會抱著些許惶恐和些許興奮,
能為這平淡日子裡注入任何新鮮感的事物都會令人為之振奮。

我當時也是這麼想的,
從未有過遠距戀愛經驗的我,不知道這事實上會有多麼困難。

在機場的海關口,
我們充滿信心地告訴彼此,就當各自去渡個暑假吧。

接下來的日子我幾乎每周末都會和朋友出去玩,
專屬於自己的時間多了好多好多,多到有時我會在他空蕩的租屋處發呆。

最近一天我隔著視訊螢幕看他挖起一勺優格往嘴裡送去,
如此日常無奇的畫面卻突然讓我差點掉下淚,

「我差點都要忘記你吃東西的樣子了」我深吸一口氣笑著對他說。

原來當真正有了無法觸及的時候,
才明白過去曾經擁有的每一件小事,都是那麼珍貴那麼值得感謝。

可以沒有延遲秒數的直視對方的雙眼,
可以在掌心上感受到對方皮膚的溫度,
可以在眼淚就要掉下來的時候,等對方的手撫上臉頰。

但其實我想最困難的並不是無法觸碰到對方,
而是害怕彼此的生活距離將隨著時間而被越加拉遠,
能夠一起擁有的共同體驗變少了,話題難免也就會被限縮,
那些好想要一起去的地方,好想要一起看的美景,
討論的結尾都停在那一句「等你回來」。

起初興奮的新鮮感,逐漸轉化成一種不安,
雖然如此,但依舊盡量抱持著正面樂觀的態度想著,
一切都會變好的。

距離與時間的交織可以是令人焦慮的恐怖故事,
但也可以被揉合成一種難得的試煉,
只要熬過去了,就可以再次快樂起來了。

雖然現在差不多開始,
覺得有些痛苦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