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按摩小姐轉職當幹部助理,說出心聲:「我們就像床底下的夜壺,客人需要時才提起來用一下。」

▲在八大,俯拾即是各種悲催與無奈,也令人好奇,從事這一行難道只有辛酸,沒有溫馨的故事可以說?(圖/Shutterstock)

涼圓說,在她當按摩小姐的那些年,常常忘記今夕是何年。

替客人打手槍的當下,她總是腦袋放空,十七、十八歲的生活片段就會閃現出來。「我明明穿著學生制服在看小說、看漫畫,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手上還握著男人的懶覺啊? ! 」

完事後,客人聊起自己接到大單、升官、換跑道、結婚生子、買車買房,才會倏地喚起她的時間感,以及「人生待辦事項清單」漏了哪些勾勾。

從按摩小姐轉職當幹部助理,最大的不同就是做小姐時很自由,要嗆白目客人、發懶請假還是喊退牌下班,只取決於自個兒心情爽或不爽,當幹部助理就不能這樣恣意妄為。

但兩者還是有共同點的。「做小姐還是做幹部都一樣,不會被尊重,就像床底下的夜壺,客人需要時才提起來用一下。」

至今尚未尋覓到良緣的涼圓,對於從職場裡或是客戶中找對象完全斷念,下班後她寧可翻著B L 男男愛情故事露出姨母笑,她的同行們也酷愛各式各樣的言情作品。身在慾海中沉浮,內心就更嚮往白馬王子,盼望著橫空出世的解救者將自己帶往童話中的城堡。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依附另一個人也無法擺脫對未來的焦慮。一名約我去逛華山、看獨立書店的小姐,從書架上拿起《低端人口》這本書,下了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註腳:「我們身為天龍國的低端人口,遲早要被現實悶死,那幹嘛不幻想到最後一刻?而且幻想已經是最廉價的娛樂了。」

朋友聽到這段故事,把重點畫在「華山」與「獨立書店」上。「小姐竟然是文青? ! 」

為什麼小姐不可以是文青呢?撇開性工作與其職場是否合法,八大人更難挨的是無所不在的異樣眼光。即便好幾位受訪者與我談話時態度坦蕩,但他們也懂得看風向,甚至直接承認自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有時候花力氣解釋不如掩飾, 會做八大總是有苦衷,其中也包含自己的夢想與人生寄託。

有了錢,再追夢?
想買房、想開店、想學才藝、想出國留學、想整形變漂亮、想讓家人過好日子、想提升自己的社會階級,或者是想要趕快清償欠債不再被錢追著跑的人們,來到八大行業拚一個財富自由。

在二〇一六年秋季,網路上出現一支爆紅的微電影,內容是深夜下班回到賃居套房的女主角,一邊整理帳單與應付房東的催繳簡訊,一邊吃著泡麵獨白:「我就是和你一樣的小資女孩,如果每天只能看著月亮下班,如果肩上的重擔看不見盡頭,如果笑容是我臉上的奢侈品,這樣的人生,夢想對我來說連起點都看不見。」

在窘迫的現實條件下,女主角在網路上發現一位可靠的酒店經紀人,於是去找他面談、請他幫忙規劃——原來,這是一支酒店經紀公司拍攝的微電影,呼告有經濟壓力的女孩不要害怕跨出這一步。

「曾經,我以為我是一個不配擁有夢想的人,但到了這邊我卻發現,今天的我給了自己一個機會,讓全新的人生來到我面前。」

影片中並沒有帶到女主角如何征戰酒國,時序直接切換到她上了岸、如願成為婚紗設計師的那一刻。「現在的我實現了夢想,因為我一直都知道,那裡只是我的起點,絕不是終點。」

當年這支影片會引爆討論,除了簡明的情節和高質感的拍攝製作令網友驚嘆,也有質疑聲浪指出影片迴避了八大工作的職業風險,片中的女主角逐夢成功,現實中有幾個人能複製?唸書、創業、學習技能也講究時效性,等到「做八大變有錢」,還回得去嗎?又該賺到多少數目,才算得上是有錢且夠格追求夢想呢?

八大的職場中,大家不時耳語某前輩最風光時有幾棟房子、幾輛車子、一晚轉了幾檯、現領的鈔票厚達幾公分。然而存到那樣的家底,何苦再來賣笑賣身賣命?不外是以為永遠能賺順風財,大肆揮霍投資失利又賠光了,所以資深的小姐會告誡交情好的年輕妹妹說:「做這行吃青春飯的,要多做善事積陰德,不然留不住錢。」

行善從拜拜、布施、捐棺、做法會、領養第三世界兒童、照顧流浪貓狗到參加公民運動不一而足,在凡人無法掌控的陰德值換匯機制下,不少八大人只祈求年老色衰時仍有退路,例如轉職當店家行政、經紀人或是退居後場趴客的幹部。畢竟世界和人心的改變太難捉摸,一覺醒來仍要打卡上班反而讓人定了神。

在八大,俯拾即是各種悲催與無奈,也令人好奇,從事這一行難道只有辛酸,沒有溫馨的故事可以說?只能是權宜之計,難道不能是終身職志嗎?

文/陶曉嫚

本文出自《我拿青春換明天》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