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做自己只能二選一?《俗女養成記》回歸最真誠的初心

Share

做自己只能二選一?跳脫二元思維

Advertisement

前陣子造成話題的台劇《俗女養成記》中,飾演童年陳嘉玲的演員將她古靈精怪又伶牙俐齒的模樣詮釋得維妙維肖,我一邊看劇,一邊彷彿也看到自己的女兒將來長大後與大人們的「過招」,有時候好像可以被大人「哄騙」,有時候又暗中反將大人一軍,心中不時充滿好笑又有一點擔心的感覺。

沒有人可以為你的選擇承擔後果

劇中有一段讓我特別印象深刻。有天,阿嬤在中午便當為嘉玲放入自己捨不得丟掉的鹹魚,過重的氣味引得全班同學紛紛走避;下了課回家,小嘉玲一口咬下點心,竟然發現蟑螂蛋,媽媽礙於朋友顏面,只好使眼色要她不動聲色,別大聲嚷嚷。

順著劇情發展,觀眾不禁覺得小嘉玲怎麼那麼倒楣,照大人的吩咐把東西吃下去,鬧肚子時還被念:「長大了要自己判斷,不要大人叫你吃什麼就傻傻吃什麼。」不約而同說出類似話語的阿嬤和媽媽,神情都流露出一點「我害了孩子」的罪惡感,以及急忙要當事人也負起責任的自我防衛。正因為給建議的人心情如此矛盾,當他們聽到還有其他可能的腹痛原因時,內心都稍稍竊喜了一下。

▲(圖/截自《俗女養成記》臉書)

人的一生當中總會面臨很多需要做決定的時刻,不只是對自己,也會發生在父母對孩子的期望之上,除了尊重孩子是獨立的個體,也不妨先跳脫二選一的答案。

後來觀眾才知道,人小鬼大的嘉玲並沒有那麼「聽話」,她早已暗中將這些食物

不動聲色地處理掉了。有意思的是,身為成年人的爸爸,被母親和太太一說,終究放棄打電話確認藥單,而僅是嘗了嘗讓他不放心的中藥便端給小嘉玲喝,結果搞得自己半夜也腹痛就醫。更慘的是,事後他還被老媽數落:「長那麼大了還不會自己判斷,叫他不做就不做嗎?難道叫他不要呼吸,他就不呼吸嗎?」

聽著當初頤指氣使的人事後說著卸責的話,身為旁觀者的我們也不禁感到氣憤!但追根究柢,這些話也有部分道理:每個人還是必須為自己的選擇和行為負責,難道你能一輩子怪那些給你建議的人嗎?他們再怎麼親,仍舊是你生命的配角,不是主角。每個人,終究得為自己的選擇承擔後果。

與不做,終究是自我的課題

小小年紀的嘉玲,後來終於告訴爸爸自己的祕密:她根本沒有吃那些東西,也沒有喝下爸爸給的中藥。她會肚子痛,是因為自己在外面貪嘴吃了愛吃的東西。成年的嘉玲說:「做一個聰明的孩子,也是要有撇步的……有時候你要算好時機瞞天過海,有時候你需要狠心編劇巧妙地以這段往事呼應長大後的她同樣選擇忠於自己,不惜挑戰社會主流價值。出社會後有段時間一直努力符合眾人期待的嘉玲終於決定:感覺不對的關係,不勉強自己做出一生的承諾;不被珍惜的工作,不勉強自己繼續委曲求全。

當然,這樣的「斷捨離」也並不是毫無掙扎與害怕的,她依然需要面對龐大的同儕壓力,以及親友的擔心、失望甚至是數落。而最最困難的,還是面對自己內心深處不時出現的困惑與不安,以及:「我是誰?我到底要什麼?我願意為此犧牲什麼?」的人生大哉問。

每個人都會面臨難以抉擇的時刻

在諮商的實務現場,可以看到許多人也卡在這樣的「兩難」當中。要不要繼續留在困難的關係中,相信事情會有轉機?要犧牲自己的意願,還是得辜負家人的期待?

要不要追求內心深處的夢想,還是該「務實」過日子?而一旦進入必須二選一的想像中,我們便感覺動彈不得,因為兩個選擇都有自己想要的部分,也都有自己不想要的分。這讓我想到自己高中、大學時的成長經驗。小時候曾經看過爸媽為我們每一個孩子準備一本資料夾,裡面收藏了我們的獎狀、作品和書信,而第一頁,則是每個孩子的算命箋。依稀記得似乎才國中的我,看到屬於我的命盤上字跡瞭草不容易辨認,卻有幾個字依稀可以判讀:「宜往財金領域發展」。

由於我的數理能力在國中一位老師的用心栽培之下,的確表現得不錯,因此我當時理解這幾個字只覺得或許吧,可是說真的對於財金領域到底是什麼,其實沒有太多概念,不過這句話不知怎麼地,就在腦海中留下了印象。高中聯考時,因為英數表現突出,加重計分之下,約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上熱門的財務金融學系,有趣的是,在準備聯考的過程中,這個科系從來不曾進入我的夢想清單,甚至可以說,我壓根沒想過要進這個系。可是,在評估可能的落點後,因為大人們對這個專業的讚賞,我很有覺察地選擇將我更喜歡的人文社會學系填在比較後面的志願,心裡明白知道如果我這麼做,極有可能就會優先進入財金系。那時我想,學學我自己不會想主動去接觸的理財知識或許也不錯吧!殊不知,我低估了「為別人的期待過日子」的痛苦。在人才濟濟的台大校園當中,要在一個自己不感興趣的領域中保持一定的表現水準,真的是一件很耗費心力的事。那四年,對我來說,是苦於尋找自己的定位、看不清自己是誰的迷惘青春。

個心理功課為如何選擇做準備

一直到從事金融相關工作三年後,再次確定志不在此,我堅定地離職,花了約半年的時間多方學習、嘗試,才慢慢看清楚自己是誰、我真正喜歡什麼,也因著信仰上的預備,我冒險投入考試、一路經歷重重關卡,在三十多歲時,成為了諮商心理師。

這種無形中的順從主流與選擇安全的選項,其實讓我的生涯繞了好遠的路,但是因為清楚是自己做的決定,我並沒有感到後悔;而這些尋找自己的過程、與家人期待和真實自我角力的過程,也都成了我理解和陪伴案主的重要養分。

成為母親之後,我也不禁在想,十多年後,當我的孩子執意要選擇我因不熟悉而感覺不安的方向,或是我私心不看好的未來時又如何呢?我會不會倚老賣老的試圖說服孩子?或是一方面表達會尊重孩子的選擇,但潛意識裡又不斷發送憂慮與擔心的電波,暗自希望她改變心意呢?

我當然希望自己能夠展現對孩子是個獨立個體的尊重與信任,但是該怎麼做呢我想,有兩個心理功課需要預備。

一、試著跳脫二元思考,從對錯中鬆綁。

嘉玲的爸爸常常選擇放棄自己的堅持,成就他的家人,但他看起來同樣樂在與家

人、妻子的鬥嘴抬槓中,做個調節家中氣氛的甘草人物。反觀嘉玲則選擇忠於自己的心,雖然知道將面對家人的譁然,但是她也硬著頭皮準備接招。這兩種選擇都「情有可原」,值得被接納。當我們能夠放下自以為的對錯,或許我們的擔心與在意能夠先鬆綁一點。

二、以終為始,深度挖掘內心的渴望。

在戲劇中,嘉玲因為被問到「你認為快樂是什麼?你想像自己十年後是什麼樣子?」而豁然開朗。她體會到做自己的同時,並不需要放棄對家人的愛與在乎,也因此,她決定再次回到家鄉,進而能夠與祖母和母親展開更深刻的對話,體會到她們最終的心願,並不是自己一定要依某種方式過日子,而是自己能否過得開心、滿足。作為父母的我們,如果能夠放下眼前的糾結,問問自己生養孩子的初心,對孩子最終極的期待是什麼,或許,答案也可以突然變得很簡單。To be or Not to be?無論我們是孩子還是父母,也許,答案始終不需要二選一。

本文出自《當我開始成為母親》四塊玉文創提供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四塊玉文創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