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你總對親密的人苛刻,對陌生人客氣?

▲面對陌生人,我們往往會隨時提醒自己要注意談吐禮儀,因此通常不會太失禮。反倒是面對熟悉的人,我們常會忽略這點。(圖/Shutterstock)

面對陌生人,我們往往會隨時提醒自己要注意談吐禮儀,因此通常不會太失禮。反倒是面對熟悉的人,我們常會忽略這點。

丈夫下班回到家,就對妻子叫嚷:「喂,飯菜準備好了沒?我快餓死了。」妻子剛做完家事,非常勞累。丈夫沒有絲毫關切之語,還用這種口氣對自己說話,妻子感到十分生氣,說:「我不是你的保母,沒義務做飯給你吃。」結果丈夫聽了,也一肚子氣。

到了晚上,兩個人躺在床上時,妻子感覺好像有小偷進來,她踢了丈夫一腳,說:「好像有人進來,你下樓去看看。」這時,換丈夫沒好氣的答道:「我不是妳的私人保鏢,沒義務要幫妳巡邏。」

關係越親密,人們就越不喜歡客氣,講話比較直接,有時甚至很難聽。比如有些問候:「你還沒死啊?」、「喂,要死的,你跟我出來一下!」然而,因關係親密而不太講究說話方式,說話太直白,很容易直接導致與親人或朋友間的關係出現問題。

小文、小柳和小陳是從小到大一直非常要好的姐妹。為了延續彼此的情誼,她們都未遠嫁,在同一個城市生活,同一個社區居住,經常聚會聊天,過著開心的日子。三家人甚至還定了「娃娃親」——小文生了女孩,小柳和小陳生的都是兒子,於是小柳和小陳都爭著和小文做「親家」。然而,這樣一段深厚的閨蜜之誼,後來卻變質了。

這一年的7月,小文的女兒得了手足口病。因為三個孩子總是一天到晚在一起玩,一聽說小文的女兒得了手足口病,小柳和小陳就開始擔心,害怕自己的孩子在一起玩時被傳染。

那麼,如何避免被傳染?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隔離,也就是不和小文的孩子一起玩。該怎麼做呢?小柳和小陳都想了自己的辦法。

小柳的脾氣很直,再加上年齡最大,平時她都以大姐自居,一聽小文的女兒得了手足口病,她嚇得大驚失色,急忙打給小文:「小文啊,聽說妳家冰冰得手足口病?那妳可千萬別帶著她到處跑,這半個月別來我家!」

其實,小文也是自覺的人,她準備把孩子放在家裡進行隔離治療,原本就沒打算帶孩子出去。聽到小柳的一番話,她直接就把電話掛了,氣得晚飯都沒吃,她對老公說:「知人知面不知心,真沒想到她是這種人。」

小文說:「作為好姐妹,如果說我哪裡不好,我都能接受,但我的孩子身體有點不適,她就阻止我們去她家,歧視我的孩子,這我沒辦法接受。」

事後,雖然小柳對小文解釋說:「我不是那個意思。」但仍然驅散不掉小文心裡的芥蒂,倆人的友情出現了裂痕……。

與小柳相比,小陳卻是一個會說話、會辦事的人。聽到小文的女兒病了,作為一個母親,小陳當然也擔心自己的孩子在玩的時候會被傳染,但是她沒有直說,她醞釀好情緒,撥電話給小文,慢條斯理的講起來。

小陳說:「文啊,聽說咱寶貝閨女病了?情況怎麼樣啊?」

小文說:「嗯,到醫院看了,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了。」

小陳說:「那就好,又要打針又要吃藥的,孩子可真受罪。妳也別太擔心啊,只有妳強大了,才可以保護好小孩啊!」

小文聽到這些話,心情好了許多,說:「謝謝,只是孩子這些天也不方便出門,醫生說要隔離治療。」

小陳說:「哎,我也愁,我家的寶貝得多難受啊,天天嚷嚷著要找冰冰妹妹。我看著都心疼。可是沒辦法。我告訴他,等冰冰妹妹病好了,我帶他們一起去遊樂園。這才把兒子打發了。」

掛了小陳的電話,小文就感嘆:「陳姐姐做人,真的沒話說。」

許多人都認為只需要對陌生人、客人客套,而對那些關係親密的人則不需要太客氣。其實不是這樣的,不論什麼關係,要想維持下去,就要相互尊重。

小雨是一個很有禮貌的人,有一次,一位朋友幫她做了點小事,她馬上說:「謝謝」。朋友很奇怪的問:「大家都這麼熟了,還用得著這麼客氣嗎?」

小雨說:「再熟悉你也沒義務對我好。你幫了我,我應該感激你。」

後來,朋友逢人就說小雨的好話。

朋友之間也離不開客套話,因為朋友也有情緒和好惡。雖然朋友之間因為了解會多擔待一些,但有些東西也冒犯不得。說話做事,要注意別傷了朋友的心。

※說話的智慧

不論什麼時候、什麼關係,適度的客氣是維持友好關係的潤滑劑。到朋友的家裡做客,朋友通常會很客氣的對你說:「咱們都是哥們,你就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千萬不要客氣。」若是你把這話當真,那麼很可能會惹人討厭。記住,進入朋友的房間和動朋友的東西之前,應獲得別人的許可。

文/李勁

本文出自《說對一句話,99%的事都能解決》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