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愈穩定的交往關係,愈需要「放假」

▲偶爾讓自己從穩固的親密關係中抽離,擁有類似放假的心情,更客觀了解自己的狀態。(圖/Shutterstock)

半年前,便和同學約好回大學所在的小鎮參加活動,待個四天三夜當作度假。

猶豫很久,不知道該不該約先生。一方面想拉他去走走,另一方面又想要重溫大學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生活。

最後心一橫決定獨自赴約。先生好像有一點點失望,但我刻意視而不見。我知道,若是找他一起去,屆時自己又要擔心他會不會無聊?找停車位會不會很麻煩?與其這樣,不如我自己去玩得自在點。

那幾天,我確實玩得非常痛快。一夥人東奔西跑,一天下來傳不到幾則訊息給先生,回到飯店太累了,洗完澡倒頭就睡也沒報備。

隔天拉開飯店窗簾,迎面是艷陽高照的好天氣。想到先生自己在又冷又濕的台北,不免有一點點罪惡感。

不過,另一個角度來說,他也享有了與我對等的自由啊。

兩人在一起久了,難免會出現一些「不必要的在意」。例如,我把你丟著自己出來玩,會不會很不應該?實際上,又不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哪有什麼不應該?

這種「不必要的在意」,多半是從愛衍生而來。我們常常陷入一種迷思,好像愛一個人,就要完全負責對方的情緒感受。更多時刻,我們的確能盡力做很多讓彼此開心的事,卻無法保證他能一生一世都順遂歡喜。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連自己的想法都未必能負責,卻急著擔起別人的情緒。

那幾天,我們在悠閒的小鎮無所事事閒晃,逛夜市,吃小吃,還騎了長長一段路,氣喘吁吁走一段山林步道,眺望日月潭的湖光水色。就像回到無憂無慮的大學時代。

那些地方、那些小吃攤,有很多很多我的回憶。雖然先生常聽我提起,但不曾身歷其境的他,應該很難理解我對那些物事的感情。

有一些旅行,不是為了挖掘新樂趣,純粹是重溫舊感動。

回台北的前一個晚上,我們一夥人擠在房間裡玩switch。大家都三十幾歲的人了,還玩得激動不已、大叫大笑。離開大學十多年,才迎來這一場畢業旅行。

大夥笑鬧成一團時,我不免心想,幸虧自己一個人來了。

有了另一半、結了婚,身上就多了些牽絆或責任。多數時刻是溫馨的,讓人覺得有所依的;然而某些時刻,也會讓人疲憊或感到重量。

這趟旅行像從慣習的日常生活抽身,中止在家務與工作間來回的日子,重新去經歷幾天無憂無慮的時代。

可我們終究不是那時候天真無知的我們了,更知道真實生活是怎麼回事,有幸重溫舊日子,份外珍惜。

無憂無慮雖快樂,但肩上少了點重量,不必為一個人牽腸掛肚,日子過起來輕飄飄的不踏實,也不知道家裡有誰等著回去。

偶爾讓自己從穩固的親密關係中抽離,擁有類似放假的心情,更客觀了解自己的狀態。並不是為了比較單身好還是穩交好,而是讓自己更珍惜不同的情境中的獨一無二的可貴之處。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