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女生嫌棄的不是你窮,而是在你身上看不到希望

▲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女孩背後,都有一個不求上進的男人。(圖/Shutterstock)

有時候,男人真的會不自知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學妹淼淼和她的男友白哥分手了,她原以為兩人是好聚好散的,不料事後對方居然特地發訊息來譏諷自己。

「就因為我沒有一份高大上的工作,就甩了我?呵呵,說白了,你不就是嫌我窮嗎?

那你滾去找個富二代吧!」

淼淼說,這則微信讓她覺得又氣又好笑。

生氣的原因是,自己被前男友認為是拜金女,這簡直是赤裸裸的人格侮辱。

好笑的原因是,白哥以為兩人分手是因為自己嫌他「窮」,卻不知道真實的原因,是自己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的希望。

「我對他已經徹底死心了。」淼淼一邊握著咖啡杯,一邊嘆著氣。男生們永遠不會知道,一句「對啊,我就是嫌你窮」的背後,包含了女生多少的心酸與絕望!

 

* * *

▲(圖/Shutterstock)

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女孩背後,都有一個不求上進的男人。

淼淼和白哥是大學時候在一起的。尷尬的是,這是一場橫跨幾千公里的異地戀。

白哥在海南上大學,而淼淼在四川念書,每次放假兩人都會相約旅遊。可不知為什麼,旅途中大大小小的費用都是淼淼支付的。

白哥對此的解釋是,他母親是個標準的全職太太,家裡只有父親在賺錢。不像淼淼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境殷實。「這方面你多擔待,我也是家庭原因使然,抱歉啦。」

一開始淼淼還有點「不服氣」,畢竟從小到大自己都是被當作公主來寵的。但是瞭解到男朋友的真實家境後,出於一絲的同情和狂熱的愛情,淼淼逐漸接受了這個設定。

在諸如情人節或者耶誕節的時候,淼淼總會盡可能地送白哥他喜歡的東西,比如知道白哥是遊戲迷,淼淼就送了個人民幣七百多元的機械鍵盤。

而白哥呢,送淼淼的那些毛絨玩具,甚至連車縫線都是不齊的。我甚至都懷疑,它們是淘寶人民幣九塊九包郵或者是商家附送的。

白哥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我現在沒錢,等以後有錢了,一定替淼淼買好的!」

彼時沉浸在愛情中的淼淼,聽不進去我們這些朋友的勸阻,天真的相信著白哥所說的每一個字。

畢業之後,兩人的分歧逐漸顯現。

淼淼在父母的安排下進了一家公司,待遇和社會地位方面都很不錯。可是沒過兩年,她卻表示自己想再出去闖蕩一下。

「這裡的待遇是不錯,可要想在杭州扎根發展,絕對是遠遠不夠的。」

「別鬧了!你現在這個工作福利多好,多安穩,我想進都進不去呢!」白哥不僅不支持淼淼的想法,而且在工作上也沒什麼追求,拿著四千多人民幣的薪水就心滿意足了。

每天下了班回家就在電腦遊戲前「生了根」,就連他最基本的個人衛生都是淼淼在打理。

淼淼曾想過藉著親戚的關係,幫白哥換一份雖然累一點但薪水高的工作。但是,她剛一開口就被白哥給頂了回去:「要我求你那些趾高氣揚的親戚?不可能,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再說了,我現在這工作不挺好的嗎,雖然薪水少,但是清閒啊。」

之後兩人的爭執越來越多,有一次白哥又拿淼淼「是不是嫌棄他窮」來吵鬧,淼淼終於忍無可忍,提出了分手。

事後,我問她後不後悔,她用小說《源泉》裡的一句話回答了我:「在所有合適的關係中,從來都不存在一方為另一方做出犧牲。我已經為他付出得夠多了,我問心無愧。」

 

* * *

 

白哥的窮,不僅僅是錢財之短,更是源於他心智與性格上交雜的自卑與自負。換言之,他窮得「理所當然」,窮得「無所畏懼」,他心甘情願做一隻被命運宰割的羔羊。

人窮一時不可怕,心「窮」一生才可怕。

這種人如果流年得利,一下子得了許多錢財,那可不得了,他絕對會到處宣揚你「嫌貧愛富」的事,詆毀你、挖苦你、諷刺你。

比如年初鬧得沸沸揚揚的「梁詩雅,我花兩百零八萬人民幣祝你新婚快樂」,寫信的男人叫「阿飛」,自稱曾是個窮小子,後來有錢了,於是他在前女友新婚那天,花三十九個比特幣,買下全中國一百座城市的公眾號頭條版面,只為給前女友梁詩雅送一份祝福。

「他很有錢,我知道,以前我是個窮小子,沒有資格愛你。現在我有錢了,卻再也沒有機會愛你了。望你一切安好,幸福安康。還有,不要再用金錢去衡量一個人。」

撇去行銷的成分不說,單看這封信,表面的款款深情掩飾不住背後的尖酸刻薄:「當時你嫌我窮,現在我發達了,你後悔死了吧!」

像阿飛這樣的男人,無論荷包賺得多麼滿,內心深處還是一個窮人。

我猜,梁詩雅當年沒跟他在一起,可能就是察覺到了他的小肚雞腸和玻璃心。和這樣內心病態的人相處,日子又怎麼可能過得幸福呢?

人們常說,所謂戀愛,就是突然有了鎧甲,也有了弱點。

可是,如果這件「鎧甲」再也沒法守護你,淪為弱點的時候,請你果斷卸下它。

電影《怦然心動》裡有一句台詞是這麼說的:「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你需要找的男人,應該是黑夜中的光,濃烈熾熱,指引你走向更好的自己,讓你有力量去抵禦外界的傷害,也能懷著謙卑之心來反省自己。

那種在他身上看不到未來的男生,請你果斷遠離他。他就像一個深不見底的泥沼,會不斷地把你往下拉,甚至有一天還會厚顏無恥地反問你:「我倆混得好慘,為什麼你不更加努力點?」

對不起,她可以慣著你,也可以隨時換了你。現在,她不過是忍著你而已。

文/西門君

本文出自《活著不是為了討好你,我想取悅的是自己》高寶書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