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那幾段沒結果的戀情,才讓人成長最多

▲當時的刻骨銘心,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因為過於單純,而將小確幸無限放大而已。(圖/Shutterstock)

朋友都說我的脾氣好,很少生氣,可是殊不知如果是男朋友,那就另當別論了。
軟弱的個性只給外面不熟悉的人,至於任性就留給最親近最親愛的,或許這就是人類的通病吧。

但是話雖然是這樣說,可我也是個屬於哄一哄就會舉白旗投降的那種類型,於是我跟他吵吵鬧鬧,分分合合,就這樣過了好幾個年頭,好幾個年頭都牽著手。

「有多少顆心,就有多少種愛情。」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這樣說。

「你一個人在碎念什麼啊?」他躺在一旁專注玩著手機遊戲這樣問。

「這是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裏寫到的很有名的一句啊!」

「你看過那本小說嗎?」

「還沒看完。」

「那你在那邊。」

當一個故事會有句點落下的結果,就會有前兆的伏筆在不遠的那頭。

我們有太多不同,我們兩個個性不同,興趣不同,話題不同,價值觀不同,總之很少能夠找到相同的地方來讚頌,同床異夢就是可以找我們倆去詮釋也就再適合不過了。

托爾斯泰寫得很好,就以另一種消極的角度看來,我和他兩個人,兩顆心,的確似乎在兩種不同的愛情裡,我們期望的渴望的,自始至終,都沒有交會過。

▲(圖/Shutterstock)

至於為什麼當初會在一起呢,我實在也想不起來了,
就只是知道分開的時候,痛到一片空白。

「有多少顆心,就有多少種愛情。」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不斷地這樣說。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啊?」我用手撐著臉,滿心期待的等他回答我。

「嗯….因為你外型是我的菜啊!」他語氣平平的邊玩著手機這樣說。

「噢~還有呢?」這不是我要的答案。

「就這樣啊。」他依舊當作這是理所當然沒有問題的答案。

可以看出我們的感情從一開始就建立在一個十分不穩定的基礎,
不過開心的事當然還是有的。

只是現在回過頭來看,或許當時的那些快樂,都是無知的快樂吧。

當時的刻骨銘心,現在看來也不過是因為過於單純,而將小確幸無限放大而已。

一直到近年都還有朋友會不時玩笑問說:
「如果你在街上碰見他,你會怎麼樣呀?」

在我印象中,
沒有一次我是可以立即對這個問題做出反應的,一次都沒有。

總是猶豫著該如何回答才能讓自己體面一些,
大概是因為當時分開的情形,使自己明白對方有多麼不重視,因而感到自尊受損了吧。

可後來,也經歷過幾段戀情,雖沒有結果,但總算還是了解自己是值得被愛的。

有時候一段感情中的一個片段,就能夠在你的心裡留下難以抹滅的陰影,
你會在遇見類似情況時感到害怕,害怕過去所經歷的痛苦又要再從頭來一次了。

可是沒有關係的,在每一次的焦慮及惶恐後,陰影會昇華成為歷練,然後我們就能夠更加勇敢成熟。

若是現在的我在街上碰見他,
我想應該會微笑點頭,
畢竟他也讓我學到了太多。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