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不要再說「我就爛」,給自己「還能變得更好」的正念吧

▲現在就是個禮物,你要什麼樣子的生活,它就會是什麼樣子。(圖/Shutterstock)

一次家庭聚會後,女兒跟我說:「我注意到一件事,就是大舅舅在講話的時候,妳都是聽著,很少說什麼,也不只有跟大舅舅講話的時候啦,好像大部分時候都是這樣。好比我睡覺前喜歡到妳床上滾滾,也都是我在講,妳在聽;有時在家裡讀書,聽到妳跟別人講話,也都是別人在講,妳在聽。每個人都有表達與被關注的需求,像是日本的安養院還有傾聽志工,不是照顧志工喔,是聽老人家說話的志工。我很好奇,如果妳都是在聽別人說話,妳自己表達與被關注的需求要如何滿足?」

好問題。我沉默思考著。沒一會兒,我和女兒同時大喊:「寫文章!」

是的,透過各式各樣的書寫,好比網路、論文、自由寫作,我已經充分滿足了表達的需求。但女兒似乎不滿意這個答案,她說:「如果書寫有用,那大家就用書寫來滿足表達需求就好了啊,但顯然這是不夠的,我們還是需要有個活生生的人來聽我們說話。」

我同意她的看法:「的確,人類除了表達需求外,還有被人接納、關注的需求。」

女兒繼續問:「那妳被關注的需求,是如何被滿足的呢?」

好問題。我把這個問題放在心裡想著。

當晚睡覺的時候,我照例做身體掃描。我一向都很喜歡自己的身體,也感謝身體支持著我在人世間走動、玩耍。因此在做身體掃描的時候,我總是抱持著欣賞與讚嘆的心情。就在細細觀察與感受身體後,我知道該如何回答女兒的問題了—答案就是身體掃描。

做了多年的身體掃描,我意識到身體有數不盡的細微之處,也常常還沒全身掃完就睡著了。後來,我改用親子關係課程中「與孩子單獨約會」的技巧,先大致全身掃描一遍,再以今天照顧好我的頭,明天照顧好我的胸腔,後天照顧好我的肚子……讓身體的每個部分都能好好地被關注到。

而我的心情,也常透過正念練習的陪伴被關注。

看來,人類被關注之大餓,除了能透過與人的連結被滿足外,也是可以自給自足的。然而何以很少人會這麼做呢?我想這是因為幼年時大家需要靠他人的關注,才有得吃、有得穿、有得抱,因此養成外求的習慣。即便長大了,身體、能力都變強了,還是會忘記自己已經有照顧自己、餵養自己的能力了。是否能自給自足地解決被關注之大餓,就如同廚師能否做出一桌饗宴般地需要練習。剛開始練習時,你極有可能會嫌自己不好,這些多半是來自集體意識的嫌棄,譬如不夠瘦、有皺紋、有疤痕等等,但這些嫌棄可以透過檢視,判斷是否為真或以接納來破除。譬如老化是必然,沒有皺紋才是異常,異常才會上媒體跟報紙啊,但我們往往是因為太常看到異常,反倒把異常當正常了。

接著再把想改進的部分,透過把「我很爛」的陳述改為「還可以更好」的加分法陳述,讓自己更有力量。如此反覆練習,假以時日,我們都可以透過關注自己而自給自足,減少對他人的依賴,這樣才不會總是處在嗷嗷待哺的大餓狀態。

活出你想要的樣子

常做正念練習,對於自己、對於人生的體悟也會不斷更上層樓。但即便學正念這麼久,上課時還是會被引導師講的話給震到,就像今天上課時,引導師說:「心在哪裡,你知道嗎?注意力在哪裡,心就在哪裡。」

而我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會被震到呢?

想起不久前有個學生問我,國立大學的教授是不是都覺得私立大學的畢業生很爛?她舉了很多「證據」—她覺得因為自己是私立大學畢業,所以那些國立大學出身的委員們,就會刻意不讓她通過教師甄試。

我跟她說:「妳平常應該可以感受到,就算不用嘴巴說,也會知道眼前這個人對妳有沒有敵意。如果妳整個念頭都是敵意,走進考場時,妳身邊就瀰漫著看不見的敵意氣場,彷彿臉上刻著:『你們都是一群不公平的人』、『你們不會選我』。於是,妳不用開口,委員們便收到了妳的敵意,也就真的會如妳所願。如果妳想的不是那些惡毒語言,而是『我想要考上』,雖然沒辦法跟妳保證這麼想一定會上,但換個想法,即使是同樣的教學內容,所呈現出來的氣場就是不一樣。」

這個學生的例子就像引導師所說的:「注意力在哪裡,心就在哪裡。」如果你的注意力都在身邊的人有多賤胚,你的世界和你的心就會被賤胚所包圍。對於沒有把心管好的後果,我感到不寒而慄。

另外,引導師也引用電影《功夫熊貓》裡龜大仙Oogway 所說的:「你太在意過去和未來了。過去是歷史,明天是個謎,而現在卻是個禮物。」(You are too concerned with what was and what will be. There is asaying: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a mystery, but today is a gift. That iswhy it is called the present.)

有沒有注意到,在英文中,現在和禮物都是「present」這個字。的確,過去再好再壞,都不會回來了,除非你的心自己跑回去翻垃圾桶;而現在就是個禮物,你要什麼樣子的生活,它就會是什麼樣子。所以,謹慎選擇你的念頭、你的注意力,你可以讓每一個細胞都浸泡在對賤胚的仇恨中,也可以讓每一刻的呼吸都是自由的。

 

文/郭葉珍

 

本文出自《和自己,相愛不相礙》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