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我就問一句,好男人都死到哪去了?

▲社會對於「好女人」的奇怪標準,卻會讓好端端的女人提早遠離「好男人」。(圖/Shutterstock)

我結婚到現在已經超過六年了,偶爾卻還是會接到電話詢問:「請問您已經結婚了嗎?」如果是在路上被問到,我可能會開心地想:「這個人是對我有意思嗎?」但那通電話只不過是我在結婚前結下的孽緣,現在又來對我「勾勾纏」了。沒錯,那通電話就是來自「婚友社」。

你們應該都很清楚為什麼一個女人會加入婚友社,但對方過了這麼久再聯絡,讓我感到憤怒。尤其當我說:「我已經結婚了,還是我介紹其他姐姐給你們?」電話那頭卻趾高氣昂地回答:「不瞞您說在我們看來,二十歲的女生年輕貌美,屬於最高等級,呃,那您說的姐姐是已經超過三十五歲的嗎?還是四十歲呢?可能要多付很多錢加入才可以列入分級⋯⋯」說的好像他們多不缺客人一樣。

老女人在婚姻市場最終只是「石頭等級」。我覺得好像被拖入韓牛屠宰場,撐開嘴巴、敲敲牙齒,然後被評價為「這個,out。」我身邊有不少未婚女性,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我大概知道她們為什麼會異口同聲說:「好男人到底都死去哪了?」

好男人沒有去哪裡,好男人應該還存在(儘管所謂「好」的標準非常主觀),但社會對於「好女人」的奇怪標準,卻會讓好端端的女人提早遠離「好男人」。所以我們沒必要對分級的婚友社生氣,婚友社的邏輯其實非常單純、沒有常識—女人上了年紀就變調了,所以絕對遇不到好男人。

不過更該警戒的是一句相當狡猾的話:「I know, BUT」。很多男人一開始裝出一副非常能理解的樣子,後來卻切割說「但實際上就是無法,還是會優先選擇『嫩妹』」,接著提出各種奇怪的證據,試圖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我曾經和一個男性友人分享這類經驗談,(他是記者,每週都會在專欄上評判時事)他聽完後說:「嗯,我可以理解,不過妳說的是事實嗎?男人上了年紀後會變得穩重,但女人呢?我不確定。有些女人生育能力會降低,而且更容易發生難產的狀況。」

嗯,這就是某個當上記者的男性回覆我的內容。我跟他談到男女在婚姻市場裡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更令人遺憾的是,對於「上了年紀」的性別歧視,還隱約挑起了女人之間的對立。我曾經讀過一篇報導,內容以男女的生理和文化角度來論述社會對於年紀的差別待遇,文中展現了比過往任何一篇報導都更深切的惋惜。但是,那又如何呢?社會大概不會因為這樣就有所改變。光說不練的現實,才是促成更狡猾的歧視的原因。

年紀不過是個數字?現實並非如此

我們換個角度,來談談「男人的年紀」好了,事實上,男人也無法避免老化。換句話說,「年紀增長」並非侷限在某個性別,但我們的社會卻將這場論戰更聚焦在女性這一邊。男人上了年紀後,會散發出中年氣息,跟小十歲的女人結婚,只會被評論為「很有熟男魅力」,但女人上了年紀,卻不會被說是散發女人味,尤其如果跟年紀很小的男人結婚,大家反而會拚命從女人身上找出「關鍵原因」(是不是因為女方錢很多?)。

像我那位記者朋友那樣,把懷孕生產不順的責任都推給女人的說法,非常常見。我有個朋友五年來遲遲無法懷孕,最近好不容易懷孕了,她告訴我:「各種有的沒的我都聽過了,說因為我的子宮不夠健康、超過三十歲才懷孕,問我有沒有檢查過卵子,還說我應該要在二十幾歲就把卵子冷凍起來啊等等。不過啊,我先生從來不會被責怪這些。有一次我忍不住說都是我在檢查,建議他要不要也做個『精子檢查』看看,結果他就突然發火。他說男生哪會有什麼問題?而且檢查很麻煩,不需要。其實我覺得他是因為害怕真正的問題出在他身上,所以才會那樣說。」

我想,如果把鄰國日本發明的「精子檢測工具Sperm Kit」告訴我那位朋友的先生,我應該會被當成壞女人看待。「精子檢測工具」是在具有性別平等觀念的背景之下誕生的,這種檢測器是由Recruit Lifestyle Co. Ltd網路服務公司所製造,是一款能輕鬆利用手機檢測男性精子健康狀況的工具(打開工具箱後,男人將自己的精液裝入杯中,十五分鐘後用攪拌棒舀出一匙,滴在內含顯微鏡的載片上。在手機安裝相關程式後,把載片貼近手機鏡頭錄影,即可檢測精子數、精子濃度及活躍度等各種數值)。這個能每天檢測精子活動的攜帶型檢測工具,讓不孕的原因不再只會被歸咎到女性身上。

實際上,這個產品誕生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醒社會大眾,日本的低生育率並非只是女人的問題。因此,女人可以對男人提出質疑:「男人上了年紀,生育能力也會降低啊!你的精子難道就沒有問題嗎?」沒錯,這工具就是一個有力的佐證,以及非常明確的證據。人只要上了年紀,身體機能都會老化。並非只有「女性」,男女都是一樣的。

我有一些未婚的朋友說:「我快四十歲了,發現很多男人想要再婚,但都不考慮同年齡層的人。跟我很熟的一個弟弟直接建議我們不要考慮韓國男人,去認識一下比較不在意年紀的外國人吧。」

難道,現在年過三十的韓國女性必須將外國人視為藍海嗎?大家口頭上說這個社會已經改變很多了,但實際上根本沒有改變,該死的雙重標準—「I know, BUT」!

《兩個女人一起生活》這本書的作者黃善淑說:「女人一旦超過三十歲,好像得到某種豁免權,大家看到我都會自動彈開。⋯⋯有些突如其來的關心或擔心的詢問,只是讓人倍感負擔,⋯⋯沒有結婚的女人總是會被貼上『不好相處』等標籤,成為他人暗地裡揶揄的對象。」

例如「有能力、上了年紀的女性」,就會被質疑為什麼不結婚;晚婚、不婚的女性也會被認為是「年紀大了就變得更計較、更挑剔」。黃作家現在跟一位女性同居,她說,除了少了法定關係之外,同居跟結婚不都是跟別人一起生活嗎?兩個人同樣會經歷爭吵、和好、互相理解的過程。

現代社會中,「家人」的型態變得越來越多元,當然有好幾個原因(經濟狀況、信念、性別傾向),但我希望你能瞭解到,想結婚卻不斷拖延或放棄的女性,遇到的最大阻礙是「社會對於超過三十歲女性的觀感」(希望你能重視這個問題)。請不要在人們面前表現得好像可以完全理解女性,背後卻做出另一套充斥著男性優越主義的行為。

期待男女被平等對待的理想能成真,希望有朝一日超過三十歲還想結婚的單身女性不需要唉聲嘆氣:「好男人都不見了。」這才是我們所需要的。

為了能不帶偏見和好男人相遇,我們都需要實際做出改變!

試著不忍耐的練習

雖然社會有著「奇怪的標準」,但女人卻不斷在進化中,隨著逐漸明白結婚並非人生的全部,屬於個人的生存哲學正在她們心中慢慢萌芽。

我身邊的單身女性(但並不急著結婚)最近的工作、感情、生活,可以說是一帆風順:「跟妳說,我這次決定要念我想了很久的研究所了。」「妳應該會很好奇為什麼跟已經見面三次的男生都沒有提到『結婚』吧?因為光是見面都開始覺得無趣了,怎麼會想到要結婚呢?」「我現在知道怎麼換燈泡了!這次我還在我租的房子裡貼了新的壁紙耶!」

她們已經不是帥氣女孩,而是帥氣女人,我很為她們驕傲。再有人說:「女人上了年紀就變調了。」我會用力回嗆他:「你這種想法才是太low了。」

 

文/李承柱

本文出自《這次,我不想再忍耐》蘋果屋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