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獨處的時候,我們才是真正自由的

▲未知帶來的除了恐懼之外,總還是會參雜一些期待和刺激。(圖/Shutterstock)

那天天氣正好,即便是在冬日卻也出現了難得的艷陽,室外溫度23度。

我坐在辦公室裡,身旁一整片的落地窗灑進金燦的陽光,接著忽然一陣莫名的惆悵,或許也不是惆悵吧,更可能的是一種不甘只能隔著玻璃窗間接感受日曬的埋怨。

於是我想起了他的房子,我想起來了自己喜歡那間房子在白天時的樣子。當房內的一切都被溫柔照亮時,所有的一切,盆栽、木桌、沙發、熱水壺、床鋪等輪廓都是那麼的清晰,那些有關於他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清晰了起來。於是我忽然很想過去那裡看看,我忽然很想念那個房子。

就這麼任性地和老闆請了下午的假,當被問起原因時,一般來說不太可能和自己的雇主說,只是因為天氣正好不想工作。但是即便是無傷大雅的謊言,我也會感到麻煩和內疚,所以還是老實的說了:「因為天氣很好,我想要在窗邊曬著太陽看看書。」

在前往他房子的路上我到附近買午餐,所有的街道都那麼熟悉又那麼陌生,想著從前剛搬來時總會一起騎著ubike在這片我們不熟悉的區域裡轉悠,試圖讓自己即便還不能融入但至少可以先熟悉新的環境。那裡有賣什麼吃的呀,最近的公園在哪,有運動中心嗎……,我們像是觀光客般欣然地 在這片區域裡進行探索,他在前頭領路的背影在記憶中依舊是那麼令人心安。

只是現在只剩下自己了。

我走到附近的黃昏市場前看著那些小攤猶豫著,不知道好不好吃啊,在腦海中自問自答時發現除了自己也沒人會應答,於是便隨意地走向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攤位上,帶走了一碗海鮮湯麵,在走回去的途中,還順路買了一杯路易莎的榛果拿鐵,但其實平時的我是不喝加糖加奶的咖啡,可能這天就是想嘗試跳脫自己一直以來規律且固定的生活軌跡,看這些與以往不同的決定是否能夠帶來不同的結局。

未知帶來的除了恐懼之外,總還是會參雜一些期待和刺激。

▲(圖/Shutterstock)

用完了午餐我坐到窗邊的純白沙發上,冬季的日光令人難以割捨,我像是陽台上那盆向陽的龜背芋,總是想要能夠再靠近一些,想要再得到多一點。

拿起買了好久卻一直沒讀完的書本,窗外樓下的道路總有車子駛來往去的聲音,夾伴著房內電風扇最弱轉速的聲響,雪松擴香的味道在他的房裡散漫著,我安靜地翻閱書頁。

叔本華(Arthur Schupenhauer)說:「一個人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能成為真正的自己。如果他不喜歡孤獨,那麼他便是不愛自由。因為一個人只有在獨處時才是真正自由的。」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他離開後,我沒有感到立即的痛苦,而是接受了自己並非失去,是擁有;擁有了更多獨處的空間與時間,能夠心無旁鶩的投入屬於自己的生活。

下午四點多,我可以感覺到窗外的天色漸漸變暗,氣溫也逐漸降低,心裡不由自主地急了起來,這房內的一切不久後就又要模糊了。

我走到廚房燒開了熱水,拿出他的馬克杯像往常一樣沖泡著濾掛咖啡,這才想到稍早買的榛果拿鐵還有九分滿。我將掌心懸在咖啡杯上,讓裊裊升起的熱氣烘暖著皮膚紋理,心裡想著,果然,習慣是無法一時半刻就被改變的。

即便能夠接受這段時間的獨處,但也是因為有那麼多令內心感到安慰的柔軟回憶,所以一個人的時候也不那麼寂寞了。

這天的天氣真的很好,於是我想起了他的房子,
我想起來了自己喜歡那間房子有我們的樣子。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