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約炮的心理歷程:暈船了,怎麼辦?

Share

你曾經有約過炮嗎?你的約炮經驗當中,有暈船過嗎?前陣子我去參加一個podcast 的錄音,主題剛好是在做「約炮與暈船」,我想說我對這個議題了解有限,所以就上網找了一下過去的文獻。沒想到研究一找,還真的很古老,我翻到是2006年紐澤西大學(The College of New Jersey)的Elizabeth L. Paul進行的焦點團體訪談(Focus Group) *。他引用過去美國的大學生研究調查指出,有66%-85%的大學生曾經有過「約炮」的經驗(sexual hook up)。約炮其實是一種「情緒自由的拋棄式性愛」(emotion-free sexual abandon),Paul認為,表面上看起來當事人可以「只做愛不相愛」,但通常很困難,如果你參與其中,會經歷內在跟外在的一些情感糾葛。

Advertisement
▲ (圖/海苔熊提供)

人生最難是暈船

對於慣於約炮的人來說,情感的連結(emotional connection)是一個令人厭惡的事情,大多數的人把它稱之為暈船(catching feelings),意思是說對於自己約炮的對象,有了情感上面的期待跟興趣。在Paul的採訪中,大多數的人認為,一個好的約炮大概是下面兩種情況之一:

●沒有人在過程當中有「情緒上面的連結」,也就是沒有人暈船。

●沒有別的後續劇本(drama after),可能是一開始就說好,或者是「你知我知」的一種潛在協議。

但關鍵的困難就在於,如果約炮以後,一個人暈船了(另外一個人則沒有)怎麼辦?Paul指出,暈船的症狀通常來自於「不平等」的感覺(imbalanced feelings),常見的症狀如下:

●覺得被拒絕(Feeling of Rejection)

●後悔做了這件事(Regret)

●自我責備(Self Blame)

暈船者心裡在想什麼

有人可能會問說,男生比較容易暈船或者是女生比較容易暈船呢?這個答案很難說明,畢竟在不同的樣本中,分析起來應該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但可以確定的是,不論是男生或女生在面臨暈船的時候都會有一種「不平等」的感覺(我對他有感覺但是他對我沒有感覺),這種感覺讓兩個人之間變得很困難。Paul在團體成員在討論的時候,有一個人認為,男生可能比女生更不容易向其他人表示「他很在乎那個和他約過炮的人」(也就是說,男生比較不容易承認自己暈船)。

另一個受訪者指出,男生可能在做完愛之後變得很像「混蛋」(jerky)一樣,然後讓女生有一種「被用過」的感覺,這種方法會讓女生覺得「再來不會有任何的事情發生了」而降低期待。但有一些女生會變得越來越黏(needy and clingy),所以男生得在這時候畫出界限。

當然,有人認為一個好的約炮關係是所謂的「固定炮友」,兩個人有一些情感上面的連結,也有社會上面的互動,可以跟對方相處得很自在,但這件事情可能是可遇不可求的。

如何避免暈船?

那要怎麼樣避免暈船呢,可能有兩個主要的要點:第一個是,當事人必須有性的溝通能力(interpersonal negotiation of sex),另外一個是當事人得建立一個良好的自我價值(self-confidence and self worth),否則很容易在關係結束的時候會感覺到不安全感,甚至是覺得自己只是一個性工具。但我在這裡必須說,出來混總有一天是要還的,夜路走多了總是會遇到鬼,你只能盡量的在約炮的過程當中保持理性,時時刻刻覺察自己的狀態,但如果真的大魔王出現,你還是可能會深陷其中。

最後,如果暈船怎麼辦呢?Paul認為比較好的做法是直接跟對方溝通(Communication about troubling experience)。在溝通的過程當中,對方可能比較能夠站在你的角度思考(perspective taking)、給你一些支持(social support),甚至讓你有被懂(understanding)的感覺。如果你無法真的跟對方溝通,也可以跟一個朋友討論,透過討論的過程,你就有機會可以獲得上面這三個東西。

暫時性的安撫並不是愛

一個值得放在心裡面的建議是,避免「暫時安撫性行為」(temporary appeasement sexual behavior),意思是說,當你覺得孤獨或者是寂寞的時候,如果你只是暫時找一個人作為肉體或者是慾望上面的慰藉,那麼就更容易進入這種暈船的漩渦。因為當下你所飢渴的不只有性慾而已,可能還有情緒上面的飢渴一一其實你是需要被愛和被連結的,所以當你和一個人產生身體上面的接觸,情緒也會跟著被連結起來,於是就變成你最不想要的「暈船」情節。

當然,不可諱言的有一些人在約炮的關係當中獲得了很好的體驗,但在作者的調查當中指出,大部分的人報告他們在約炮的過程當中,感覺到「情緒氾濫」(panoply of emotion),首先是興奮、再來是困惑,接著是跟驕傲、焦慮有關的情緒。

最後我想說,為什麼我們會喜歡做「約炮」這件事情呢?當然除了基本的性需求可以被滿足之外,很多時候我們內心是渴求歸屬感(belongingness)以及連結的(need for connection),我們當然可以尋求一些相對風險比較小的的活動來滿足這些需求,但我部分同意Paul的觀點:如果我們選擇了約炮,那麼就是選擇了「短暫和有限」(temporary and finite)。暫時性的安撫並不是愛,有時激情反而是空虛的源頭。

從完形治療的角度來看,「覺察」、「選擇」跟「責任」是綁在一起的,覺察到自己有一些需求需要被滿足(不論是性的慾望或者是情緒上面的匱乏),而你選擇用約炮的方式來滿足這個慾望,那麼你可能就要負起一些相對應的責任。正所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每一種享受都隱含著代價,唯有當你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才不會在一段約炮的關係當中,被彼此的情緒綁架。

*參考文獻

Paul, E. L. (2006). Beer goggles, catching feelings, and the walk of shame: The myths and realities of the hookup experience. Relating difficulty: The processes of constructing and managing difficult interaction, 249.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