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職場茶水間

職場裡,並沒有那麼多的情非得已/馬雲:「一個人若要離職,要麼是受委屈,要麼是錢沒有給到位」

▲職場裡,並沒有那麼多的情非得已。(圖/Shutterstock)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關於分析出身不同對於孩子的思維影響有何不同,其中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一家公司的HR觀察了一下最近剛入職的一批社會新鮮人,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差別。

第一天很早到公司報到的,通常是家境比較普通的孩子,他們往往局促不安,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該怎麼做,自己彆扭,讓別人看了也覺得彆扭。

至於那些準時到公司,剛進到會議室就開始向大家打招呼倒茶的孩子,不用想就知道父母也是差不多的工作出身的,從小耳濡目染,輕車熟路。

還有一些算不上大剌剌,但是至少不慌不忙,也不急著要讓周圍的人留下好印象,走進會議室直接就自己坐下來玩手機的孩子,大部分人的父母也必定是做生意出身的。他們見過各種鬧哄哄的場面,也學會了在任何一種陌生的環境裡找到讓自己舒適的那個點,所以他們並不害怕。

這個HR說,這個觀察他嘗試了很多年,基本上所有的猜測最後都被證實是正確的,而他也學會了用這個邏輯去安排不同性格的小孩到合適的職缺。

比如說個性比較局促的新人,就先讓他做一些執行層面的工作,比較懂得公關社交的,就讓他去扮演一些部門之間打交道的角色,而那些內心比較淡定的就讓他們做業務助理,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

結果發現,這一系列安排造成的契合度極高。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負責任的HR,他用自己的細微觀察,不僅僅是從專業水準上去衡量一個人,而是從更高層次的性格角度去做職缺安排。

畢竟我們都知道,只用最初的熱情或者討生活的動力讓自己喜歡上一份工作並不是很難的事情。可是如果長期處於一種自己不適應的工作狀態中,這樣的狀況,要麼是你拿意志力讓自己過一天是一天,要麼是你會開始厭惡這份工作,最後發展到厭惡你的人生。

這跟談戀愛是同樣的道理,一開始信誓旦旦的時候總是拍胸脯保證,我們一定會相愛到老。可是一旦開始過著柴米油鹽的生活,才發現你身邊的那個人並不是絕對的男神或者女神。如果再出現一些價值觀上的無法磨合,那就更是問題百出,最後甚至會連自己當初最欣賞對方的那一部分,也變成了自己最厭惡的部分。

那些你以為單純善良的人,後來你覺得人家實在是太笨了;那些你覺得老實可靠的人,後來你發現人家不懂變通;那些你覺得風趣無比的人,後來你覺得人家只是個會誇誇其談的浮華之人;那些你覺得冒險犯難的人,後來你發現人家其實是不想對一個家庭負責。

回到職場工作的選擇問題,我們都明白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可是畢竟大部分的人都找不到或者還不知道怎麼尋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其實解決這個難題的辦法很簡單,如果你暫時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那麼你至少要知道自己不喜歡什麼。

我的工作年資雖然不多,但是可能因為心裡想的一直比較多,所以總是嘗試在這些平淡無奇的生活裡歸納出一些邏輯出來。

一是初入職場的你,少說話多做事一定是對的。
主持人金星有次說起她之前的一個助理的例子,這個助理剛開始是幫金星處理一些基本的文件整理工作。有一天助理跑到金星的辦公室裡,說印表機壞了不知道怎麼辦,金星告訴她一個電話號碼,要她去聯繫這個人過來維修。

第二天金星再到辦公室的時候,助理又跑過來問金星,說印表機油墨沒了怎麼辦,金星說你按照說明書上的方法自己換一下,要是不行可以再找昨天的維修人員幫忙一下。

第三天這個助理跑過來說印表機的紙張不夠了怎麼辦,金星這一次忍著心裡的怒氣說了一句,你自己想辦法吧!結果後來金星發現印表機還沒有修好,於是她乾脆自己捲起袖子三五下就把印表機修好了。

後來,金星就把這個助理開除了。當然並不是馬上開除,而是這樣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於是金星才做出這個決定。她的理由是,初入職場每個人都會有不懂的地方,但是你的犯錯機會是有限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了,可是你自己始終沒有被點醒,這就是你自己要反思的問題了。

初入職場那一年,我也是傻傻的,但是如今想起來我最正確的選擇,就是不停的跟周圍那些看上去還算蠻和善的同事打交道,於是午飯的時候,在茶水間的時候,還有上廁所的時候,我就在無意間慢慢的把一些很基礎的公司流程跟工作給摸透了。

我至今在職場裡都不是很愛說話的那一個,因為我手下曾經帶過一個實習生,他的叔叔還是姨丈就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

那個時候因為我喜歡吃下午茶,也會一起幫大家張羅著好吃好喝的。
有一天我主管找我談話,說你喜歡吃吃喝喝不是壞事,但是也不能在上班時間太放肆,因為上面的大老闆也是有眼線的。但是主管突然頓了一下,說其實他們對你的評價還蠻不錯的,特別是有一點你做的很好,就是你很熱心,讓同事彼此之間很團結,我們部門的氣氛也都很好,而且你工作很認真負責。

當時聽完這一番話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終於明白有時候你自己做的事情對與不對跟你自己沒有關係,而在於別人怎麼看待你。

雖然我不知道我手下這個實習生有沒有跟他的董事長叔叔或者姨丈有意或者無意說起我這個人,但是一想到我每天中午都會拉著他一起吃午飯,修改廣告文案的時候會耐心引導他,每次下午茶都讓他負責洗點水果好刷點存在感,以及每一次發信我都會副本給他,即使他只是一個實習生還沒有我們公司的員工信箱。

我心裡琢磨著,要是我稍微有一點不留意,或者有一些不夠照顧他,在他眼裡我大概就會變成了一個冷漠的、貪吃的、工作態度不認真的人了。在職場中總是難免遇到這種所謂「他是誰的人」,你千萬別小看了他,至少不要太嘰嘰喳喳急於表達意見,思量三分再出口再做決定,這至少不是一件壞事。

二是盡量不要做職場萬金油,而是做個某方面出色的典範。
有一年公司成立了幾個專案,號召大家可以積極參與,這件事情我一開始並不在意,更沒有想過要報名,倒是跟我一起進公司的有兩個女生很積極的報名參加了。

對於我們這樣的新人而言,其實做不了什麼重要的工作,所以這兩個女生基本上就是打打雜,整理一些新聞素材,查找一些參考文獻,就跟我們大學裡跟著教授做研究差不多。

可是最後專案呈報上去的時候,這兩個女生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而且最後這個專案還獲得了一些獎項。於是每一次公司頒布的表揚名單裡,這兩個女生的名字也都會伴隨著專案的主題出現在公告欄上。

結果可想而知,這一年下來,我們同一批進公司的同事,這兩個女生的發展是最好的,她們成為部門裡表現最亮眼的員工,薪水當然也是不斷往上漲。

這件事情並沒有讓我有多少後悔,因為我自己明白了這一個職場邏輯之後,第二年我也學會了定期整理自己的工作中的亮點並且做成報告,於是慢慢的,在這部分的工作流程中我開始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成為我主管的得力助手。

這件事情告訴我的是,在職場中你要得到別人認可,前提是你要給別人一個可以認同你的理由。就好比主管要提拔你,他還要拚命的找到你的工作業績亮點,就像你想要調薪,你得先給人資一個你配得上這份薪水的理由啊!

當然如果這些成績可以轉化成拿得出手的資料以及報告,那麼你的晉升之途就能飛馳向前了。

我還明白了一點,很多時候一件事情的參與過程要比結果重要得多。就好比我說的這兩個女生同事因為參與了這個專案因此得到了好處,即使她們並沒有付出多大的功勞,可是在主管眼裡你就是一個對於工作很積極主動的員工。

你整天嚷嚷說我對這份工作是積極主動的,我事事無巨細,各個方面都做得很好,可是這些東西說出來沒有用,你得做出來才行。

更重要的還有,僅僅做得好是不夠的,你還得做得出色。

三是不要天真以為,工作年資長就意味著經驗足夠了。
以前我總是記著一點,要尊敬那些職場長輩,因為他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多。這個觀點我至今也是認同的,過來人無論是否有所成績,至少很多與經驗相關的事情是可以請教的。

但是我漸漸也發現了一點,有些人在一個職位上工作了很多年,他們慢慢成為公司裡勞苦功高的人,每年尾牙時公司也會舉辦感謝典禮,頒發一枚戒指給這些在公司工作年滿五年、七年以及十年的員工,頗有一種NBA總冠軍的榮耀感。

其實對大公司而言,很多人工作滿十年以上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畢竟如果薪水不錯,福利優厚,工作環境讓你有歸屬感,那麼這就是一份達到你的選擇標準的好工作。

但是這個前提是你自己是有所進步的,好比前段時間網路上討論,為什麼同為寫程式的工程師,有些人就能成為年薪好幾百萬甚至更多的明星工程師?我針對這件事請教過一個前輩,他的回答是,那些明星級的工程師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不停加班寫程式,而是可以預見排查並且提前避開程式漏洞,有時候他們避開這些漏洞可以挽救的成果是巨大無比的。

也就是他們現在已經不做創造性的工作了,他們在用他們累積的經驗為公司躲避風險。所以他們很值錢,因為他們的經驗很值錢。

從這件事情以後,我就再也不敢抱怨說我的主管我的老闆整天不好好工作,光做一些請人吃飯陪人喝茶的事情了,因為他們正在做戰略規劃,他們正在整合資源,他們正在促進更高一層的合作。我還沒有到這個階段,我沒有本事去理解,所以我也不應該輕易批判。

至於那些在同一個職位上工作很多年,職位跟薪水都沒有起色的人,這樣的人你也不必跟他請教太多職場的經驗之談。一時的失意或者方向不對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很多年依舊如此,那麼肯定是這個人自己的工作出了問題,你要學著去思考去避免才是。

同樣的道理,我現在面試求職者的時候,不會太在意一個人工作了幾年,我在意的是他曾經做過些什麼工作,以及對應的成就。要是遇到那些沒有什麼經驗累績,只是純粹說「我已經有七八年的工作經驗,所以我就要這個薪水」的要求,我通常也是委婉的拒絕了。

你值不值得這個價錢,是你可以表達出來的,可是也不僅僅只是你說說而已的。沒有人是傻子,更沒有人願意為你身上還沒有被證實過的價值買單不是嗎?

▲(圖/Shutterstock)

四是找到你的不可替代性,這比什麼都重要。
每次聽身邊的人抱怨起自己的工作,大部分都是跟自己的主管提出意見或者要求調薪的時候,基本上都會被反駁,理由就是如果這個工作如果你不做,我換個人來就好。

於是一開始氣焰囂張提出要求的人,瞬間就如同洩了氣的球,怏怏的逃離了。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在職場初期我基本上沒有主動向主管提過調薪的事情,即使身邊有同部門的人調薪了,我也會找個理由說服自己,他一定是在某方面做得比我出色。

「不可替代」其實也包括兩個方面,一個是時間上的不可取代,一個是能力上的不可取代。

我的前公司隔壁部門有個男生打雜打了好些年,業績不算突出,但是好在性格開朗很擅長搞好人際關係。有一天他的直屬主管突然離職了,還帶走了另外兩個同事。

這件事情其實算不上什麼大事,可是這個男生突然跑到人資部門,說自己的最近工作量太大了很多承受不了。這個時候還沒找到新的部門經理,穩定人心的事情最重要,這一點人資也很清楚。

結果就是,這個男生調高了百分之五十的薪資。
我們在背地裡說他這做法很厚臉皮,可是不得不承認,這無賴耍得真是漂亮。

另外一個就是能力上的不可取代,這也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在第一家公司的時候,對面坐著華中區的業務總監,他是個溫柔甚至還有些害羞的男生,看起來根本不像具備這個職位該有的強勢。

後來我才知道,他的家人中有親戚就是華中地區地方電視臺的主管,我們公司是做供應商的,在相關產業當中維持好關係是很重要的。

這個男生自己工作也很努力,他不喜歡阿諛奉承,而是喜歡跟客戶慢慢維護關係促進好感,加上他錦上添花的好好利用了自己的家庭背景,所以理所當然的,他成為了我們公司最年輕的業務總監。

公司裡以前還有個行政部門的大姐,她的面面俱到、溫文爾雅真是堪比蔡康永。每次公司部門舉辦活動,大家因為隊伍分配、飯店房間分配而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她都會挺身而出,將任何一方安撫得服服貼貼。

這樣的小事情我經歷過無數次,雖然說她是行政部門的老大,這原本就是她的職責,可是有時候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她也真是大大超出了我們所要求她付出的範圍。

這個大姐後來被另外一家大公司挖走了,離開前很多同事都過去跟她告別。那是我進入職場的第二年,可是我自己也清楚明白,職場裡人來人往,今天同事明天路人這麼冷漠的地方,要累積這樣的尊敬,真的是需要不少的日子以及耐心經營。

我雖然一路自詡為是個命不好的悲觀主義者,可是在工作這件事情上,我倒是走了蠻多的狗屎運的。

我大學自己選了新聞學系,因為小時候就喜歡寫東西,喜歡聽別人的故事。可是後來開學才知道,班上大部分人都是依照分數分發來的,他們並不喜歡自己現在就讀的這個科系。

因為不喜歡,所以他們對於必修課程都很敷衍,倒是我自己,無論是影片採訪還是新聞主題企劃,我都喜歡全力以赴,想辦法琢磨出更多的花樣來。於是同學們都喜歡跟我一個作業小組,因為那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完全放輕鬆,我會負責所有的事情,最後我們小組的成績也一定是非常不錯的。

後來大學畢業開始工作,我沒有進入媒體行業,但是我開始跟電影電視劇打交道,我的工作依舊跟文字有關,並且我開始建立起了對某一類電影跟劇集的興趣,甚至還會研究背後的製作團隊跟行銷推廣的一系列知識。

後來我認識了一家時尚雜誌社的主編,有一天她突然問我,如果我把一些明星名人的採訪工作交給你,你做得來嗎?

我想都沒想就點了點頭,我說我很擅長啊,我學的就是新聞採訪,知道怎麼整理這些新聞要素。當然新媒體時代裡,我也知道怎麼挖掘出更多人喜歡的話題出來。

我還補充了一句,僅僅有專業邏輯術語是不夠的,這年頭人們喜歡看真實的表達要大過於觀點本身,這也是為什麼如今那些喜歡自嘲的明星反而能獲得一大堆人喜愛,因為網路時代我們不再喜歡高高在上的東西了。

要是以前,我是絕對不敢這樣信心滿滿的吹捧自己的,但是我覺得寫東西這件事情對我而言,就是讓自己有一種順其自然的歡愉跟成就感,在不知不覺中,它也成了可以順便養活我自己的一個手段之一。

馬雲說過一個觀點,就是一個人如果要離職那只有兩個原因,要麼是受委屈了,要麼是錢沒有給到位。我身邊一群朋友把這句話發到社群網站上,美其名曰「讓我的主管不小心看見」就好。

但是這個邏輯帶給我的反向思考就是,當你選擇了一份工作,就意味著你對於這份工作所能給予你的薪水、成就、環境、尊嚴都做出了投資報酬率最好的衡量判斷。

既然是這樣,那就表示你沒有更好的選擇了。既然你選擇了這份工作,這份工作也給了你機會,這就是一份你情我願的心照不宣了。

那些吵著現在這個工作不好,薪水不夠高,主管是奇葩,同事是怪人等等,這都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如果你覺得自己承受不住,那就換另一個坑就好。

占著一個茅坑每一天斤斤計較各種批評,你老闆浪費的只是一點薪水,而你失去的卻是你對於事業的耐心、熱情、思考、努力的動力,你失去的是你的人生啊!

對了,我忘了說第五點了,工作沒有對錯之分,只有合適與否之分。
我曾經歷過無數次找工作被拒,從一開始的全盤否定自我,到後來意識到一點,這並不僅僅是我能力不夠的問題,因為前提是我都是按照自身的定位去尋找工作機會的,所以有時候也有可能是目前這個職位不適合我自己罷了。

你試試,這種阿Q心理很有效的。
同樣的,如果得到了一份工作,你也沒必要那麼感恩戴德,要拚命為了公司付出自己的一切。這個時候你也是公司和主管需要的一個有用之才,你只需要把自己的長處發揮出來,完成本分工作並且讓自己有所進步、經驗有所累積,這就是你最大的收穫了。

至於主管對你的認可,薪水的增加,當你自己表現出自己配得上的本事之後,這一切都會隨之而來的,但是這個結論反過來是不成立的。

職場裡並不需要那麼多的情非得已,你適合什麼樣的工作,是試出來的,這個過程需要耐心,更需要勇氣,以及還有實力沉澱後演化而來的好運。更重要的是,找到你的熱愛,你的眼裡才能有光。

這些碎碎念的總結我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了,沒想過做什麼心靈導師,我自己都是掙扎在這自我生存洪流中的小浪花一枚。

但是總結不是一件壞事,它讓我赤裸裸的面對自己曾經的幼稚可笑以及格局狹隘,也提醒著我自己接下來可以踩著自己錯誤的腳印,讓自己的職場之路變得更加內心從容一些,僅此而已。

所以不如化被動為主動,即使只是想法上的一瞬轉換,可是這個能量的延伸氣場是完全不一樣的。當你開始認真對待一份工作,對待一件事情,它在未來的某一天也一定會給予你回報的。

嗯,試試吧。

文/達達令

本文出自《你不能總把這世界的光芒都讓給別人》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