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職場茶水間

從感情始,以感情終!面試必勝守則,讓雇主留下好印象

▲面試不過是一場對話,你完全可以用協同互動的對話來打開他的感性閥門。(圖/Shutterstock)

履歷之外,更能看出契合度。

―― 帕蒂.麥考德 網飛公司前人力資源總監

職場上,一位求職者是否會被錄取,其實是雇主的一個感性的決定。

在求職的競技場上,人資的辦公桌上或者電腦裡總是堆積或儲存著如雪片一樣多的簡歷。如果雇主只是單純地做理性客觀的判斷,那麼他們只需要對比所有簡歷中的資訊, 找到那個資質和經驗最匹配崗位要求的人即可。在科技突飛猛進的今天,人工智慧可以完美地完成這個動作。

可是,實際情況遠非如此,通常雇主還要求進行一次面試。這就說明雇主需要感性判斷,來決定最終的錄取人選;並且人們發現,雇主瞬間決定的變數很大,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有時他做的決定在旁人看來是衝動的、非理性的,甚至是瘋狂而無法理解的。他可能並不在乎你的過去,並不在乎你的專業或資格證書,而是與你的一番談話讓他覺得想和你共事。

我們也可以做一個有趣的比喻,招聘就像找對象,這個決定是從感情開始,以感情結束的。中間可能會有理性的思考,而理性不過是提供輔助工具,感性才是真正影響決策的因素。

其實,面試不過是一場對話,你完全可以用協同互動的對話來打開他的感性閥門。全球知名職業導師理查德.尼爾森.鮑利斯在《你的降落傘是什麼顏色》一書中建議: 面試者遵循50/50原則以及二十秒到兩分鐘原則。50/50原則指的是,面試者用一半的時間聽,用一半的時間說。二十秒到兩分鐘原則指的是,面試者在回答問題時,要把回答的時間控制在兩分鐘以內。我的理解是:一方面,你在回答問題時,不要用簡單的「是」或「否」或一個關鍵詞,而要多說幾句;另一方面,你的回答不要超過兩分鐘── 哪怕是再複雜的問題,你也要在兩分鐘內回答清楚。你如果做不到,就說明自己還沒有想清楚。

面試交談該怎麼談?我分三個階段來教你── 進門入座後,展開談話中,出門離去前。

▲(圖/Shutterstock)

進門入座後

你在進門入座後,需要向面試官展示一個輕鬆自然的開場。你可以依照以下三個思路。

思路一,談談房間中擺放的物件或辦公室環境。

你可以在入座後讚美窗外美麗的城景:「哇,整個外灘的景色一覽無遺,很嚮往貴公司的高度和視野啊!」

你可以看著他辦公桌上的薄荷牛奶糖,誇讚道:「王主任,您真是一個注重細節的人,這款糖可是辦公室最受歡迎的零食,超級提神,我第一次吃的時候,感覺涼得就像去了一趟南極。」

思路二,說說來此地途中的趣事。

你們樓下的桂花樹好香,香中帶甜,這正是十月上海的味道啊!

我居然在你們這條路上看見有人賣那種長長的爆米花,我還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見不到這種零食了,我們這個科技園真是現代和傳統的無縫接軌啊。

思路三,提提中間人。

早就聽我的師姊提起過您,她對您讚不絕口。她進入貴公司營業部五年了,您一直是她暗自追趕的榜樣。

我的朋友王××當年也是您面試的,他對您很感恩,說您當時提醒他的那幾句有關職場發展路徑的建議,一語中的。

我是通過李××知道我們部門有這個職位空缺的。李××是我的健身夥伴,健起身來和工作一樣拚命!

 

展開談話中

你勝過其他候選人,可能不是因為你能力強,而是因為你準備得最充分,你對話的姿態最大膽。

你準備充分體現在你對這四大主題的瞭解:行業、公司、職位、個人。

你的大膽態度體現在:你不僅要圍繞這四大主題來做闡述,還應該圍繞這四大主題去詢問其他人。別忘了50/50原則。他們在面試你,你也在面試他們。你說話和問問題的時間,約等於他們說話和問問題的時間。

具體該怎麼談?我們就圍繞這四大主題來談。不管面試官有沒有問到,你都應該主動提及,不能遺漏── 行業、公司、職位、個人。

第一,聊行業── 時鐘計畫聊出上天視角。

還記得我前面介紹的時鐘計畫嗎?你可以將話題放在三個時段中聊。比如,如果你們所在的行業是在線教育,那麼你可以用時鐘計畫這樣聊:

過去,在線教育是憑藉價格優勢吸引用戶的;如今,互聯網技術升級了,在線教育能打破空間的障礙,讓用戶與專家或外教更自由地互動;未來,隨著各種類型的移動端學習App不斷被推出,以及各年齡段成人逐漸養成的終身學習的習慣,我認為在線教育會因為其碎片化和方便靈活吸引更多用戶。

再比如, 你們所處的行業是零售業,你可以用時鐘計畫這樣聊:

過去,電商和實體零售水火不相容,雙方相互競爭;如今,傳統電商紛紛搶灘線下,而實體零售加速互聯網轉型,電商和實體零售不再分庭抗禮,而是合作共贏;未來,我覺得這種相生相伴的格局會繼續下去,尤其是在開發城鎮和農村市場這個新風口上,農村電商和農村門店會一起把這塊蛋糕做大。

在你說完以後,你該怎樣問問題呢?

你可以針對行業發展趨勢提出兩種截然相反的問題:哪些是變化的?哪些是不變的?比如:

我想冒昧請教您,隨著移動直播、大數據、人工智慧這些在線技術的升級,未來五年到十年,成人教育領域可能會經歷什麼變化?

一個相反的問題:

我想冒昧請教您,隨著移動直播、大數據、人工智慧這些在線技術的升級,未來五年到十年,成人教育領域不管怎樣發展,哪些要素是永遠不會變的?

第二,聊公司── 剝洋葱皮,逐層深入法。

我們之前介紹的三層洋葱皮聊天法很適合用來聊公司。你可以由外到內剝下三層洋葱皮:資訊、觀點、感受。也就是說,先說你在資訊層面對這個公司的瞭解,然後說你是怎樣看待這些資訊的,最後分享一下你的感受。

面試前,請仔細研究面試公司的官網主頁,並搜索一切有關該公司的新聞,你要能說出公司的價值觀(這也正是你仰慕該公司的原因),公司過去五年經歷過的重大變化,公司的盟友或對手的特點。你需要在面試官問出「你瞭解我們公司嗎」這個問題之前,主動地表達出你對他們公司關注已久,並且表現出你有自己的洞察力。說完後,你記得要謙虛地問問對方,自己這樣的理解對不對。比如:

聽說貴公司去年給了員工們很多資源,讓他們有開發新產品的自由,讓他們享受到創業的樂趣。(以上是資訊)在這種模式下,我覺得能留在公司裡的人,都是自願地奉獻青春和熱血的人。(以上是觀點)我最欣賞貴公司的兩點是真誠和熱愛。真誠,踏踏實實地做禁得起檢驗的產品,和用戶交朋友;熱愛,激發每個員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以上是感受)不知道我的觀察對不對?(以上是謙虛的詢問)

再比如:

去年三月,貴公司召回所有疑似受汙染的產品。(以上是資訊)我認為召回產品的舉動短期內讓公司遭受了損失,長期來看,這的確是一次踐行價值觀的好機會。貴公司在股東、員工、客戶三者的排序中,把客戶排在了第一位。(以上是觀點)我之前有過創業經驗,非常認同把客戶放在首位的公司,我也一直在尋找這樣的公司。(以上是感受)您覺得我找對地方了嗎?(以上是謙虛的詢問)

第三,聊職位── 借力打力。

提前瞭解一下這個職位在整個組織裡的功能、價值。你在講述時,可以嘗試用類比的方式── 如此做類比能讓人印象深刻。比如,你應聘一家管理諮詢公司的顧問職位,你說道:

我理解的顧問工作,就是根據企業客戶的營養需求和口味需求,去配一桌大菜。他需要找到廚子,也就是培訓師,他還需要找到最新鮮的原料,也就是最先進的管理或測評工具,以及合適的時間和場地。各方配合,讓這場宴會的賓主盡歡。

如果你應聘一家公司的產品經理職位:

我覺得產品經理就像足球隊的中場,他是全場最有活力的那一位。他在教練,也就是您的指導下,調配資源,控制節奏,保持球的控制權在我方,並將能量傳遞給每一位隊友。

如果你應聘一家公司的軟體設計師:

我一直把自己看作一個魔法帽,能變出神奇的小兔子或噴出漫天飛舞的紙鈔,而工程師是魔法師。也就是說,要讓奇蹟發生,魔法帽必須讓魔法師知道自己的魔力―― 不僅要讓他知道這個帽子有什麼魔力,還要讓他知道為什麼要有這樣的魔力。只有當工程師真正贊同這個設計提案值得被開發出來後,奇蹟才會發生。

談過自己的見解後,你可以問對方:「我想請問一下,您心目中最能勝任這個崗位的人是什麼樣的?」

不要小看這個問題,這是一個能讓局勢發生大逆轉的問題。也許考官過去都還沒有仔細從容地思考過這個問題,或者用人部門和人力部門也還沒有機會在這個問題上達成一致。你的問題將力量賦予了對方,讓他們從容地梳理出甄選標準。更關鍵的是,你能借此發力,針對他們的標準,一項一項地往自己身上套。

對方說:「我們希望這個客服代表職位的候選人正好有類似的工作經驗,這樣他能很快上手。」

你接話道:「我是換行不換崗。雖然沒有在快銷行業工作過,但之前的崗位和我們現在的崗位是同一個性質的。之前的工作很好地鍛鍊了我面對客戶時的應變能力,我也接受過客服人員心理方面的專業培訓。」

如果他說:「我們期望這個職位的繼任者有感染力,能用熱情感染整個團隊。」

你接話道:「完全贊同。一個團隊的成功,不在於每個成員有多麼能幹,而在於團隊成員之間的和諧互動。在之前的公司裡,我善於組織團體活動,我知道怎樣利用遊戲、音樂、大自然、美食、獎品等,激發大家參與、互助、交流、學習。」

如果對方說:「我們希望的是有管理經驗的人來直接上任。」而你之前只做過工程師,恰恰沒有管理經驗,那怎麼聊呢?

你要努力地找到你和這份管理工作特質的相通之處:「作為工程師,我熱愛創造。我知道這份工作意味著,從個人創造到指導團隊一起創造。我知道工程師的語言,我有創造的經驗,我和團隊的溝通會順暢高效,這個職位和我非常匹配。」

瞧,在借力打力的過程中,你毫不費力地將自己推銷出去了。所以,在談到職位這個主題時,你一定要記得問這個關鍵問題:您心目中最能勝任這個崗位的人是什麼樣的?

第四,聊個人── 用STAR法來做真實的吹噓。

「介紹一下你自己吧。」這是幾乎每次面試裡都會提的問題。

這個時候千萬不要背誦履歷,因為他們手裡正拿著你的履歷;而且,我們生活在一個互不信任的時代,我不相信你履歷上羅列的功績,我也不相信你的自我吹噓。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此時此刻的觀察。

怎樣做才是最真實地綻放自己?不要抽象,要具體;不要描述,要資訊。因此,應該謹遵STAR呈現法:Situation(當時的情境)、Task(你的任務)、Action(你的行動)、Result(產生的結果)。舉幾個例子:

你與其說「我擅長團隊建設」,不如說「我剛擔任部門經理時,每年員工的離職率是百分之二十五。我開展了員工滿意度調查和總經理信箱活動,建立了導師帶人制,並堅持每週一次的員工交心會。今年,員工離職率降到百分之十」。

你與其說「我有為全公司更新後臺操作系統的經驗」,不如說「當時我們更新了一套業內最先進的Athens系統,我的任務是讓所有同事在半個月內熟悉掌握新軟體系統。我設計和組織了全日制培訓,綜合利用公司內部培訓師資源、線上課堂和崗上指導。半個月後,百分之九十六的同事表示能用新系統完成工作」。

如果你能嫻熟地使用STAR法,你的能力就不會顯得子虛烏有,而是給人更真實的感覺。正如美國行銷專家伊恩.奧特曼所說的:「不要告訴別人你能做什麼,而要告訴他們你解決了什麼問題。」

 

面試結束後

在面試結束後,起身離開前,你怎樣留給面試官一個華麗的背影?有智慧的人不會把關係止於這一次會面,而會將這一次會面看作漫長緣分的開端。你可以說:

不管我們這次有沒有機會成為同事,只要我們都還在這個行業,以後肯定還會有交集,我非常期待那一天。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到您的,不管是職業上的,還是生活上的,請一定告訴我,我一定盡力相助。

這是一種超出面試範圍的道別,是一個有格局的道別。

當你走出門後,面試官扶了扶眼鏡,低頭爽快地在你的資料上標上一個星號,你成功了!

你的成功僅僅是因為你的背景最契合這個職位嗎?

不,可能你的人格魅力打動了他,他相信你的魅力同樣可以征服整個團隊;或者你認真的前期調查和深入的思考感動了他,他相信你哪怕沒有本行業的直接經驗,也是一位快速學習者。

如果他標的那個星號並不代表你最終被錄取,難道你就失敗了嗎?不,你同樣成功了。

也許你廣泛的涉獵和獨特的視角啟發了他,他想進一步認識你,想和你有更多的交流。哪怕他給出的答覆是「不」,那也只是 「現在不」、「我這裡不」。以後有機會,他還會想起你,或者周圍有合適你的機會,他會推薦你

 

文/戴愫

 

本文出自《微交談》平安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