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沒有愛的婚姻,結與離都是悲劇

▲如果結婚時你是慎重的,那麼離婚時也不要有過多心理負擔—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該放下的痛苦勇敢放下(圖/截自《婚姻故事》預告)

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我的家庭關係並不和諧,小時候最怕聽到一個詞就是:離婚。
怕什麼來什麼,每次父母一吵架,高潮部分常常是這樣:
媽媽惡狠狠地說:「我要跟你離婚!」
爸爸也毫不示弱:「離就離!」
再或:「你滾出這個家!」
「我沒攔著你,要滾你滾!」
……
從我記事起到國中,我們家的戰火從未停過。無數個夜晚,我像一隻受驚的兔子,躲在被窩裡用被角擦眼淚,那是我童年的夢魘。

也是從那時起,我變成了一個孤獨的人,十多年來,與父母基本上沒有任何內心的交流。我覺得他們一點都不懂我,而他們認為我是一個聽話的乖孩子。

然而,他們始終沒有離婚。我知道媽媽心裡並不好過,無數個日夜,她都長吁短嘆,寧願到四鄰八里聊天打發時間,也不願在家裡多待一刻。

隨著年齡的增長,大概到了國中,我對父母吵架這件事漸漸從悲傷變成憤怒。他們一吵架,我心裡就升起一股無名火,我真想對他們說:「你們離吧,不要吵了,我受夠了!」有一年,爸爸跟隨公司去西雙版納旅遊,回來時,除了帶回一大堆乾果之外,還有一疊風景區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腦海裡,畫面上爸爸和一位傣族姑娘喝交杯酒,面色紅潤。

第一眼看到這張照片,我單純地想到了「出軌」,同時又害怕爸媽離婚。於是,趁爸爸不在的時候,我找到一個打火機,在陽臺上把照片點著了。照片剛燒了一半,卻被弟弟發現,我慌慌張張趕緊把它埋進了花盆。

弟弟問:「你燒什麼?」
「沒什麼,一張紙。」我說。
他不信,非要挖出來看。

好吧,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對他展開思想教育:「這要是被媽媽發現了,又會吵架的,說不定他們會因為這個離婚。他們離婚了,你就會失去爸爸或者媽媽……」於是,他自己動手,把剩下的一半照片給燒了。

***

在若干年中,我既希望他們離婚,又不希望他們離婚,所以養成了一種極其矛盾的人格。這種矛盾型人格的外在表現就是優柔寡斷,看待任何事情都習慣用一分為二的觀點看,優劣好壞通通想一遍,最終反而難以做出決定。通常是在不得不做決定的情況下才豁出去—胡亂選擇,而後聽天由命。

總之,我的內心經常會有兩個思想的小人在打架,經常感覺到腦子裡被無數雜物所充斥,喜歡胡思亂想,對生活裡的一切都感到悲觀又無可奈何,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裡不能自拔。

我對很多事情都失去了決斷能力,卻也養成了善於思考的習慣。我一度認為,自己之所以作文寫得不錯,無非是因為想得太多,內心的痛苦常常使我靈光閃現。

儘管我知道,我的爸爸、媽媽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樣,都深深愛著自己的孩子,但這樣的愛,並不足以讓我從痛苦中解脫出來。

我已經不怕爸媽離婚了,單親家庭也沒有那麼可怕。我見過不少單親的同學,人家不也生活得挺好嘛。想得更開一點,這麼多年的家庭戰爭帶給我痛苦的同時,也讓我的內心得到了修煉。

我的心已經堅硬得如磐石一般了,每當有人對我傾訴,我總能給他如沐春風般的開導,因為他所經歷過的,我很多年前就已經經歷過了。

***

二十幾歲,我還沒有結婚,有時候卻少不得要跟人討論婚姻話題,某次遇到的話題是:婚姻破裂,孩子還小,到底離婚還是不離?

我成了離婚的堅決擁護者。雖然我的父母沒有離婚,他們也確確實實是為了我和弟弟著想,不想讓我們成為破碎家庭的受害者。但我深切地感覺:表面完整的家庭對孩子的傷害或許比單親家庭更大。

在孩子的內心世界裡,肯定希望家庭是完整的,這是一種人類原始的情感訴求,但完整卻不意味著幸福。如果父母僅僅只是停留在保證家庭完整的層面,而不能從實質上讓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得到根本的改善,那麼勉強的維持往往是痛苦的深淵。此時,不如橫下心來做個了斷。

離婚沒有什麼可怕的。只不過深受傳統觀念影響的人,把它想得太誇張了。既然能夠兩情相悅而聚,為什麼不能你情我願而分呢?但生活中我們時常看到的,往往是剛烈的愛戀、徹心的決裂,不少破裂的婚姻是不歡而散的,而和平分手的太少。

說得遠一點,為什麼非要到過不下去的時候才考慮離婚,而不是在結婚之前再慎重一點呢?

***

金庸先生在《書劍恩仇錄》裡有句話說:「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意思是,用情太深往往短命,生性好強容易受辱;君子要謙虛沉穩、優雅溫和。

說得玄乎一點就是:愛到深處,你已經在消耗自己的元氣了。既然真情與元氣一樣珍貴,為什麼要浪費在一個你不愛的人身上呢?

人世間,有很多東西是不可逆的,比如時間,「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比如愛情,覆水難再收,破鏡難重圓。愛時,你天荒地老,不愛時,你拔腿就跑。

不負責任的婚姻,無論結與離都是一場悲劇。所以,也奉勸所有青年男女:不必急於結婚,也不要害怕離婚。如果結婚時你是慎重的,那麼離婚時也不要有過多心理負擔—該承擔的責任承擔起來,該放下的痛苦勇敢放下。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願天下迷途者慎重如初。

 

文/魏漸

本文出自《20歲,才開始》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