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三人行這辛苦活,不適合就別了吧

好不容易愛上的男人,又怎可能輕易對其他人動心?(圖/Shutterstock)

前陣子知道丁允恭桃色新聞,本來沒有特別注意,就覺得一個失德的政府官員下台剛好而已,但最近發現Y女、丁允恭的新婚妻子都出來參戰,實在把我的八卦魂引了出來。瀏覽新聞看了來龍去脈,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倒不是丁允恭,而是他身旁的這些賢慧女友或妻子們。

丁的前妻一路以來都念一流學校,根據本人於臉書所述,其父系家族在台南賣茶葉超過百年,甚至現在茶店已是景點,表示前妻也算來自地方上頗有頭面的人家,本身也有才幹。出來爆料的Y女曾擔任報社、電視台記者、公關行銷等工作,看來亦是個聰慧美女。至於現任妻子同樣是記者出身,雖然年輕但從犀利談吐來說,絕不是個傻妹。奇妙的是,從新聞報導來看,這些女性或多或少知道丁的身旁有其它女友。以新聞來看,這些女性雖然和丁是「開放式關係」,但她們似乎還是比較想要傳統關係,否則也不會讓自己懷孕或選擇結婚了(因為婚姻還是有相關的束縛與法律責任,既已選開放式關係,又何必進入婚姻?)。

雖然男人多夢想齊人之福,女人卻很少願意當茶壺旁的茶杯之一。那為什麼某些聰明漂亮能幹的女生,願意接受這種只有男方單方面的開放式關係?這就要說說一位朋友的故事。

好不容易愛上的男人,又怎可能輕易對其他人動心?(圖/Shutterstock)

朋友J出身單親家庭,靠努力在大公司取得一席之地,凡事都靠自己摸滾打爬,所以在外J不得不裝出一副強悍幹練的模樣武裝自己,但內心J跟所有女性一樣,渴望有個懂她的男人能呵護陪伴。她身邊不是完全沒機會,可惜台灣男性活在重理輕文的觀念裡,雖然負責任的男人不少,但能聊詩詞文學、音樂情趣的實在不多,其中能和女人聊心事又不吃軟飯的更是鳳毛麟角。於是當M一出現,J就完全淪陷。

M工作能力出眾,對音樂與文學的涵養更讓J耳目一新,跟身旁那些每天談股票充滿銅臭味的男性截然不同,M不常說話,但只要開口觀點總讓J感到別有收穫。M還有個一般男性很不擅長的優點:耐心。他可以陪J逛一整天的女性百貨,不斷聽她訴苦而無怨言。於是,當她聽到M想要『開放式關係』時,她內心雖然震驚而不能接受,但一聽到M提起開放式關係的先進、在國外實踐已久,一對一關係對女性有諸多限制……她又覺得直接否定,顯得自己不是個瀟灑、獨立的現代女性,M則會失望地離開她。於是,她在不太情願的狀況下勉強接受。

當M在外實踐開放式關係時,J試圖分散心思不去注意,也抑制所有看起來像吃醋的舉止。她不查勤不看M手機,不聞問他跟誰去了哪裡。但既是『開放式關係』,M就常主動分享他與其它女人的互動,畢竟,這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從傳統觀念的角度,聽男友訴說他去哪認識其他女人、以及上床的點點滴滴──而且還要保持微笑,一段時間下來J就去身心科報到,因為她嚴重失眠,一閉眼腦中就是M所說的情節。

為了讓心裡平衡些,J也嘗試和其他男人約會,結果卻索然無趣,因為M原本就是她從茫茫人海好不容易愛上的男人,又怎可能輕易對其他人動心?她也曾試過約砲,但做完後充滿猥褻與委屈感。讓她更感困惑的是,當她與M分享自己約砲、約會的經過,M反而露出不屑、生氣的表情:「原來剛認識的妳也可以喔?」

她多次和M提出自己並不快樂,希望回到一對一關係時,M卻告訴她:「每個人的快樂,需要自己負責」。最後,在這段長達三年多的關係中,J得了躁鬱、恐慌等身心疾病,每天吃許多精神藥物維持日常生活,工作表現嚴重下滑而被資遣。我和她是因為一次專案合作才意外認識,而故事的結局,則是M告知她自己愛上了別的女人,那女人不接受開放式關係,所以他必須和J分手。

許多人歌頌開放式關係的優點,或許某些人真的很適合,但以我這種四十歲阿姨的角度看來,開放式關係對女性的好處我是比較看不懂,跟婚姻保障無關,而是女性的生理結構比較脆弱,多重性伴侶風險高,就算全程戴套,也不能排除皮膚及黏膜傳染的可能性。還有,我本身屬於獨占欲高、器量小的人,如果妳和我一樣,那三人行這種活還是免了吧,像J這樣勉強到最後傷心又傷身,何必呢?

凌茜粉絲團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