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專一的愛」是一種選擇 只是人們常高估自制力,又低估慾望的誘惑力

shutterstock_114300748▲「專一的愛」是一種選擇。只是人們時常會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又太低估慾望的誘惑力。(圖/shutterstock)

春天的白晝逐漸變長,躲在冬日裡的那些猶疑和問句,也都被逐個推至太陽底下,赤裸裸的應訊問答。

周末的咖啡廳裡,我們如往常般對坐閒聊,窗外的白水木被風吹得輕輕搖曳了起來。

近期雖說久旱不雨,但天空卻也鮮少有著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總是有些灰濛濛的。

「交往太久了,有時我還真想試試自己,試試自己是否還會有可能喜歡上其他人。」他略帶惆悵的說道。

其實身邊有許多對交往多年的情侶,時常都會有過這種質疑,有時是質疑對方是否是那個對的人,有時是質疑自己是否真的非他不可。

「專一的愛,是一種選擇。」我帶著複雜的情緒這樣回答。

然而,人們時常會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又太低估慾望的誘惑力。

shutterstock_262979978
▲所謂的理智啊,往往只能在刺激與新鮮感裡頭全軍覆沒。(圖/shutterstock)

只要有了第一步的嘗試,結果通常都在意料之中,那些所謂的理智啊,往往只能在刺激與新鮮感裡頭全軍覆沒。

刻意地去試煉愛情,不算是件太聰明的事,因為有沒有能力同時再去喜歡另一個人或愛上另一個人,本質上其實是不需要去挑戰的,整件事都僅是關乎選擇。

你要全心地愛著身邊的那個人,或是投入另一段感情中,都是一轉瞬間的自我決定,都不是別無選擇的選擇。

相愛的人未必會在一起,

在一起的人未必是相愛,

愛的深淺與是非,很多時候甚至連當事人也不明不白,每當意會到這,有時候就會覺得世界離自己很遠,覺得愛的純粹在初戀以後就無法追悔,長大以後所有事情都變得複雜了起來。

恐怕偽裝久了,就連自己都會忘記什麼時候才是真正的難過或開心;

恐怕迷惘久了,就連自己都無法分辨愛和習慣與依賴的差別;

於是迴圈中的人們總是覺得幸福太難。

我想起了少數幾對朋友,求婚後又悔婚的窘境,才意識到在這個時代原來要相愛不難,但要能夠對彼此懷抱著永恆的信心是那麼不簡單。

從看著對方單膝下跪的感動答應,到後來慌恐猶豫,情緒猶如中途斷線的風箏般,啟程時興奮不已,強風一來,就怕彼此的感情不夠堅毅,線若斷了,就再也追不回來。

「專一的愛,是一種選擇。」和他說完後,我也在心底不停地告訴自己。

春天的白晝逐漸變長,躲在冬日裡的那些猶疑和問句,也都被逐個推至太陽底下,赤裸裸的被逼紅了眼眶。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