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職場茶水間

「每件音樂作品,都是我的自傳」 黃韻玲:我清楚記得當時正在和誰談戀愛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董事長—黃韻玲。(圖片提供/黃韻玲)

2020年6月11日,黃韻玲首度以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以下簡稱北流)董事長的身分站上台北市議會備詢台,素顏的她與市長柯文哲比肩而立,略顯拘謹而小心翼翼。此刻的黃韻玲,肩上承擔的是台灣流行音樂界整整等待了17年的大夢。

「我從小就愛做白日夢。」小學開始寫劇本,霸氣地指定同學演出男、女主角;14歲時,明明不符合年齡規定,卻破格拿到了金韻獎參賽資格,同屆競爭者包括李宗盛、王海玲、施孝榮等大學生,結果她還是得了優勝獎。換一個角度看,黃韻玲的白日夢更像是一種天啟,引領她一步一步從當年追星的小歌迷,走到了北流。

▲黃韻玲接下北流首任董事長一職,扛起台灣流行音樂界翹首以待的夢想。(圖片提供/北流)

與其說是夢想,更像必須完成的使命

集歌手、演員、創作者等多重角色於一身的黃韻玲,一輩子都在自由創作的海洋裡勇敢做自己,如今卻選擇投入政府體系,不是沒有掙扎,身邊朋友紛紛勸阻更讓她一度舉棋不定。但黃韻玲最後仍然聽從了內心的召喚,「即便最後真的失敗,至少我也嘗試過。」

真正把自己嵌入龐大的行政組織之後,黃韻玲才開始經歷箇中滋味,她不諱言:「剛上任時真的滿痛苦,這裡跟我熟悉的流行音樂環境很不一樣。」跟許多政府重大公共工程一樣,2003年開始規劃、2013年動工的北流,命運也是一波多折的。好不容易準備好在2020年6月落成啟用,卻又受諸多原因影響延到同年9月,黃韻玲自2020年上任以來,從台北市各個公務單位一路拜會到文化部,不斷地奔波溝通讓她體重整整掉了6公斤。好不容易順利開幕之後,又碰到疫情攪局,敲定的展演檔期改來改去,為營運增添不少未知數。

其實,這位在流行音樂界備受尊敬的「小玲姐」完全可以不用涉足到複雜且龐大的體制內,但出生虔誠基督教家庭的她深信,「上帝把我放在這個位置,一定也賦予了我該完成的使命,我應該感念回饋。」

▲北流是台灣第一座流行音樂中心,從規劃到落成歷經長達17年的曲折。(圖片提供/北流)

如果音樂是夢,只想一直待在夢裡

身為家族第四代第一個小孩,音樂是黃韻玲五歲前的第一個玩伴。她至今仍記得五、六歲時,總愛在傍晚坐在靠窗的階梯上,眼睛望著窗外被夕陽染成橘黃的天空,耳朵聽著從遠處慢慢靠近、又慢慢飄遠的美妙樂音,「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天堂一樣,長大後才知道原來那是垃圾車來了。」

雖然有點搞笑,但黃韻玲和音樂的淵源是命中注定的,不但從小跟著叔叔學鋼琴,還被父母送去參加當年相當有名的榮星兒童合唱團。儘管接受的是學院派的音樂訓練,但黃韻玲也熱愛長輩口中的「靡靡之音」,會在爸媽熟睡的深夜,悄悄在房間假裝自己是主持人,煞有其事的錄製自己的廣播節目,「我大概小學二年級就知道未來要做什麼。」說到這裡,黃韻玲的眼睛亮了起來,從有記憶開始,她就跟著爸爸和伯父聽演歌、日本流行音樂排行榜,然後從舅舅那裡接觸到英文歌曲,「我那時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未來,但我知道自己想一直待在這個夢裡。」

當同齡女孩還在玩洋娃娃或新娘遊戲時,黃韻玲已經在心裡盤算如何把自己的歌拿給喜歡的歌手演唱,為了實現這個想法,她不惜當起瘋狂追星族。國中時,黃韻玲迷上了來自香港的創作才女陳秋霞,為了見偶像,她每天放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到唱片公司詢問陳秋霞的住址,唱片公司當然不肯透露,黃韻玲鍥而不捨地打了一個月電話,唱片公司終於禁不起這個小女孩的糾纏而漏了口風。興奮不已的黃韻玲隔天放學就拉著同學找到陳秋霞的住處,兩人不敢搭電梯,驚險躲過大樓警衛的監視之後,就這樣從一樓爬上十樓,興奮地將寫好的小紙條塞進了陳家的門縫。

「沒想到陳秋霞的媽媽竟然把門打開,還把我們請了進去!」儘管事隔多年,黃韻玲的口氣依舊雀躍。當天,她不但如願見到了偶像,還在偶像面前彈奏了自己的作品,而陳秋霞也很認真地向兩個小女生提出建議。這是黃韻玲一生難忘的記憶,後來,她還曾經透過綜藝節目《超級星期天》裡的尋人單元幫忙找到已經遠嫁馬來西亞的陳秋霞,兩人第二次見面,她還記得當年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生,後來在陳秋霞復出的個人專輯中,黃韻玲終於圓了為偶像寫歌的夢。

另一位對黃韻玲影響更深的歌手是鳳飛飛。「小時候,電視歌唱節目裡出場的女歌星大多穿旗袍、頭髮吹很高、妝很濃,鳳飛飛卻跟大家不一樣,她總是穿著帥氣褲裝、戴著帽子,聲音也比較有個性。」鳳飛飛的形象,讓自認一點也不柔美的黃韻玲有如吃下了一顆定心丸,原來未必要化濃妝才能當歌手,「鳳飛飛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可能,我也可以成為一個有個性的歌手。」

「或許上帝早就聽見我童年時候的白日夢。」黃韻玲說。1986年,年方22歲的黃韻玲在滾石唱片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憂傷男孩》,僅僅半年後,又發行了第二張專輯《藍色啤酒海》,從此,能唱、能寫、能編曲、能演奏的黃韻玲成了公認的「音樂精靈」,跟陳秋霞一樣是歌迷心目中的創作才女。

歌手不是流行音樂產業的唯一

黃韻玲出道時,正是台灣唱片圈的黃金年代,歌手專輯動輒賣破百萬張;如今面對實體唱片衰退、串流崛起、台灣華語音樂霸主地位鬆動的現實,她要如何透過北流,為台灣流行音樂產業勾勒出全新輪廓?

「音樂產業不是只有歌手或樂隊這些在台上表演的人,幕後需要龐大的產業鏈支撐。」黃韻玲指出,北流規劃有表演廳、文化館和產業區三大場域,概括了流行音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這樣的基地除了可以讓一般人更了解音樂產業的內容,更重要的是讓所有對這個行業有興趣的人明白,不一定要站上舞台表演才能成為音樂人,「音樂產業鏈是個高度複雜、且專業分工的環境,需要幕前幕後通力合作才能匯聚出力量。」

作為流行音樂基地的決策者,黃韻玲知道自己正在和時間賽跑,首先必須要在對的位置擺上對的人,「就像編曲,先建立和弦架構之後,再想好使用哪些樂器,萬一擺錯了位置,演奏出來的旋律也不會好聽。」因此,她的另一個當務之急,便是要扶植新一代音樂人快速進到產業核心,補足人才斷層,「因為音樂圈永遠都在期待那個超乎想像的創作誕生。」而北流,就是一個提供養分、培育明日之星的場域。

▲▼黃韻玲期盼北流能串聯台灣音樂產業,培育更多幕前幕後的明日之星。(圖片提供/北流)

作品就是自傳,旋律中藏著深情密碼

每天的生活幾乎都和北流綁在一起,黃韻玲仍然盡可能抽空寫歌。清晨五、六點用過早餐後,她會坐在鋼琴前創作到八、九點再出門上班。更多時候,她趁著行走坐臥之間,在腦袋裡編織旋律,音樂創作對黃韻玲來說就像呼吸那般自然,「每件音樂作品,都是我的自傳。」每一段旋律都是解鎖時空膠囊的鑰匙,「我可以清楚地記得當時正在和誰談戀愛,或是正在為了什麼事和男朋友嘔氣。」

例如某次在香港搭計程車,黃韻玲突然想起大學時和初戀學長約會,往往人還沒出現眼前,遠遠地就聽到他哼起一段專屬於兩人的固定旋律,像密碼一樣「告訴對方我來了」。那一刻,記憶的浮光掠影促使她完成了電影《心動》的主題曲,「你很愛這個人,但可能無法在一起,雖然愛情不在了,但旋律不會消失,日後不管何時想起,還是會有幸福的感覺。」

不知道多年以後,黃韻玲會不會將她在北流的這段心情譜寫成歌?那又是一段怎樣的旋律呢?

▲黃韻玲希望將北流打造成一個充滿無限可能、最靠近未來的場域。(圖片提供/北流)

 

【本文經《臺北文創—名家觀點》授權刊登】

臺北文創公司肩負松菸BOT案使命,以培育台灣文創人才為己任,於2013年捐助成立臺北文創基金會。   臺北文創身為新興文創聚落基地,希冀運用現有資源投入最核心的創作人才培育,以協助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發掘文創人才。2014年開啟了第一個企業型基金會投入編劇人才培育的先例,「臺北文創劇作大師計畫」從人才選拔、創作培訓到鼓勵媒合一氣呵成,更希望帶領學員走出自我框架,探索更多元的人生觸角。期待未來產出的劇作能夠展現台灣深厚的生命力,擁有邁向國際市場的視野與實力。   2015年啟動「臺北文創天空創意節」百萬徵件計畫,公開徵集創意提案,由臺北文創提供製作費、業師指導與展演空間,協助新生代文創工作者踏出圓夢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