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不用做自己也沒關係:在感情裡,有時候你需要一點面具

▲不做自己也沒關係。(圖/海苔熊)

你一定看過很多書上面都說,要你練習做自己,才不會成為別人生命裡的替代品,但講歸這樣講,人畢竟是社會動物,如果不懂得在不同的情境下進行「滾動式修正」,那麼很容易就被人討厭。

前幾天看林仁廷心理師的《挑對時機做自己,冷眼不冷心的處世智慧》[1],感觸良多。俗話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成為自己」雖然是一輩子的課題,但如何在人際關係當中適當、有彈性的調整自己的樣子,也是很重要的練習。

太過自私會被說白目,太過在意別人的想法會被說想太多,那麼在這兩者中間的到底是什麼呢?就是在每一個場合,拿出一把尺,好好的看看現在「你可以做百分之多少的自己」。

▲不做自己也沒關係。(圖/海苔熊)

這個概念跟榮格心理學的面具(persona)[2]有異曲同工之妙,你並不需要時時刻刻都要做出真誠的自己(這樣子你會傷痕累累),也不需要每分每秒都戴著厚厚的面具,你所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就是「跳脫自我中心」。

人生所有的痛苦都來自於自我中心

等等,過度在意別人的濫好人,也是自我中心嗎?沒錯,有些人表面上看起來一直努力的幫助別人,甚至很貼心的替其他人著想,但這背後仍然是「自我中心」的一種思考方式:用自己的腦袋去推測別人怎麼想,然後想要藉由某種討好,讓身邊的人喜歡自己,或者證明自己是個善良的人——殊不知,有些時候過度付出不但沒有辦法被當成關心,還會成為一種壓力。

shutterstock_90149152
▲有些時候過度付出不但沒有辦法被當成關心,還會成為一種壓力。(圖/Shutterstock)

舉例來說,我有一個朋友Amy就是典型的工具人,不論跟誰出去吃飯,她總是大方地付錢,晚上也會送宵夜去她心儀的男生身邊。她的條件也不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幾年下來都沒有人願意跟她交往,到很後來一個男生好心的告訴她:「其實妳每次送宵夜,我都很困擾。我知道妳的好意,可是一方面我過八點就不吃東西了,另外一方面,妳的好我沒有辦法用任何方式回報,所以長期下來,反而會讓我感覺到有壓力。」

但就算是這樣,Amy還是不死心,終於在第N次宵夜被退之後,她揉著淚眼汪汪的眼睛去跟閨蜜說,閨蜜才幫她點破:「你做這麼多,究竟想要什麼?」她小聲的說:「我只想要被愛而已。」

在這個例子當中,自我中心的點在於Amy有一種價值觀是「如果我努力付出就會被愛」,但是這樣的想法很可能只是一廂情願,而沒有考慮到對方到底「需不需要」這樣的愛。

只要做自己就能夠被愛?

很多書上會跟你說(好啦我也講過),你值得被愛,而且你只要做自己就會被愛,這其實是假的。因為實際上,別人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如果你想要被愛,你可能要練習去表達「自己想要怎樣被愛」,才不會總是戴著一個好人的面具,然後私底下又默默地舔自己的傷口。

shutterstock_1909143883
▲你可能要練習去表達「自己想要怎樣被愛」,才不會總是戴著一個好人的面具,然後私底下又默默地舔自己的傷口。(圖/Shutterstock)

除此之外,有些時候你也「真的不能做自己」,例如在職場、剛認識對方、甚至你判斷局勢不妙的時候,盔甲要穿好,面具要戴上,儘管可能會保持一些距離,但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例如,在公司的行政會議上其實你有一些話很想要講出來,不吐不快,可是你知道講完之後會被同事白眼,甚至會延長開會的時間,那麼這個時候選擇不說出來、不做自己,就是「經過仔細思考之後的取捨」[3];又例如,你在跟伴侶有衝突的時候,你當然可以做你自己,把所有的情緒都倒到對方身上,但由於你想過在這個情況下,講再多的話也是彼此傷害,所以你先忍著爆炸的心情,跟對方約好改天再談。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在這一刻你沒有做自己,但因為你願意退一步去看看當下的狀況,所以你獲得了一個可以緩衝的關係。

現實的人生畢竟不是勵志書,只要做自己就能夠避免所有的痛苦,相反地有些時候你反而要為了顧全大局而退一步,這個退一步並不是讓對方軟土深掘,而且你在心裡很清楚,什麼東西要堅持,什麼東西是不必要的堅持。

在感情裡面我們常常會看見最黑暗的自己,當你看見這個黑暗的時候,不一定要把這個黑暗全部展現出來,因為對方可能目前還沒有力氣能夠承受。試著在對方面前,一點一點的展露,就像調整面具的透明度一樣,你也會慢慢找到,適合彼此的溫度。

 

延伸閱讀

[1]林仁廷(2021)。挑對時機做自己,冷眼不冷心的處世智慧。台灣,台北:方言文化。

[2]Hudson, W. C. (1978). Persona and defence mechanisms. Journal of Analytical Psychology, 23(1), 54-62.

[3]黃金蘭、林以正、楊中芳 (2012)。 中庸信念-價值量表之修訂[Revision of the ZhongYong Belief-Value Scale]。本土心理學研究(38),頁 3-41。 doi: 10.6254/2012.38.3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