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冷暴力是一種懲罰!遇到冷戰怎麼辦?躲不掉就練習「自我對話」吧

shutterstock_182491985▲冷戰時最宜鑽牛角尖,說好聽點就是「自我對話」。(圖/Shutterstock)

衝突的方式有很多種,我最恨的就是「冷戰」。

衝突很多時候是轉機,沒有掩飾的爭吵,雖然可能傷人,卻能讓壓抑許久的問題好好溝通。(話說回來,每段感情無處不傷,實在也不必顧忌這個而迴避衝突)

然而我常覺得,冷暴力是一種懲罰。拒絕溝通,你要說什麼都隨便,但要不要聽是我的自由。

日子是細水長流,很多事情是速戰速決的好。例如:決定晚餐吃什麼、去彼此原生家庭作客吃飯、爭吵。

大吵一架,翻翻舊帳,揭揭瘡疤,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再咬牙和好。多麼痛快,不拖泥帶水,當晚還能睡個好覺隔天打個有精神的卡。

偏偏天不從人願。吵架跟相愛一樣,都需要兩人同意。對方不理,吵不起來,還是白搭。

偶然在街角商店外看見年輕男女那麼樣撒潑地大吵大罵,自帶防護罩對旁人注目眼光視而不見,繼續理論、繼續尖罵。

小時候以為真是有夠瘋,要吵何不回家吵。現在難得見著了,竟覺得這樣吵吵也不錯,五臟六腑的積怨膿包一吐為快,乾淨了兩人看是要繼續牽著手吵吵鬧鬧走下去,或者從此山長水遠不復相見,都挺俐落。

冷戰美其名「先冷靜想想」,實際上是各自窩在不可見的防護罩裡咒罵對方,忍耐著不吱聲翻桌、忍耐著不低頭。關係的角力,愛的寂滅,欲走還留的抉擇,無聲地在沉默空氣中發生。

大吵若是一團火,頃刻燒得人遍體鱗傷;冷戰就是逐步下探的溫度,一分一秒將關係凍結成冰。那麼冷,又不能擁抱的時刻,人只能倚賴發怒來取暖。

shutterstock_721209352
▲冷戰就是逐步下探的溫度,一分一秒將關係凍結成冰。(圖/Shutterstock)

尤其冷戰,看起來各據一方,打電玩看書聽音樂滑手機,心裡還是嘔的什麼都吞不下去。無聊了,就逕自在腦海翻閱往事,火從心頭起:你王八蛋猴年馬月如何對我,我給過你臉色看嗎?今天你這樣擺臭臉什麼意思?大不了不要在一起!

不過,除非你總是選擇性失憶,否則在心裡翻舊帳時,也是會翻到些令你駐足的回憶。

冷戰時最宜鑽牛角尖,說好聽點就是「自我對話」。問自己為何要受這種悶氣、問自己為什麼不乾脆提分手,一刀兩斷手起刀落豈不痛快些。

這類自問自答浮現,通常就是轉圜了。真正受不了的、不想再愛的,也懶得這樣捫心自問了。愈往心裡問,佯裝公正也好,總會想起那麼一兩件,讓你受氣受累卻打死不退的好的往事。

想起了,踩得死硬的腳,也就默默地往後退了幾步。愛情就是當你不心疼自己時,就會心疼對方。放軟,倒也不是認輸。伴侶又不是仇家還對手,論什麼輸贏,圖個日子好過罷了。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個人網站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