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老友」之所以珍貴,在於記得彼此最單純的模樣

shutterstock_1935731878▲如果「快樂」有個具體模樣,大概是和老友一起浪費掉的每個瞬間。「老友」之所以珍貴,在於記得彼此最單純的模樣。(圖/Shutterstock)

有時候並非認老或不認老的問題,人跟另一個人關係維持久了,難免就被冠上「老」這個字,例如老顧客、老朋友。於是「老」倒不只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退化或衰退,其中還有一份很長的情份。

難怪,形容恩斷義絕時,我們會說「老死不相往來」。

說今年橫禍不斷有失偏頗,雖聽聞了喪病,也見證了新生的喜悅。看似兩極,卻同時讓我對於「老」這個字有了另一層領悟。

也是幸運,個性古怪不善交際,至今身邊還是留著幾個好友。朋友熟到一個階段,稱呼「好友」反而生疏了;改稱「老友」,倒有種長相伴、淡如水之感。

shutterstock_1937938456
▲朋友熟到一個階段,稱呼「好友」反而生疏了;改稱「老友」,倒有種長相伴、淡如水之感。(圖/Shutterstock)

老友S,母親最近被診斷出生病了。老友原來還有另一層意義,就是你很容易將彼此母親當成自己母親。一起掉淚,一起緊張,一起祈禱。往昔是豪氣拍著她肩膀安慰那男人不識貨,如今卻陪著她站在命運之神面前,唯唯諾諾低著頭,打氣道吉人天相,不會有事。

被母親溺愛著的S開始了南北奔波的日子,陪年邁雙親上醫院。我一直記得,高中時代某次我去她家,她母親冷不防開門探頭入來叨念一番,S嘴巴一翹說「好啦!好啦!你很煩」,一邊將剛吃完的便當紙盒遞過去,她母親竟就理所當然地接過拿去丟了。

為什麼一直記得這一幕呢?換成是我這樣做,肯定被我媽痛罵的呀(自己吃完的垃圾不會自己收嗎!)然而那一幕多麼具體洩露了母親對S的溺愛啊!

我當然沒有提起這微不足道的往事。怕她傷感、怕她驚惶也許再受寵溺的日子漸短。只是先幫她記得,她還很單純快樂,不必煩惱生老病死的模樣。

另一個老友C即將臨盆。最近天氣如許熱,她每天挺著肚子熬過長長的工時。最近她過生日,突然意識到,哦,從明年開始,她也許將重視孩子的生日勝過自己的。也許幾年後,她將被稱為「××媽媽」。

shutterstock_1807200655
▲想起初識那年燠熱的高中校園,白制服百褶裙,永遠昏睡的數學課,下課鐘響就急忙跑去福利社買零食。(圖/Shutterstock)

都是生命的歷程,沒有對錯。只是生命偶爾感覺失落,可能因為我們遺失了些什麼。寫生日卡片給她時,一邊想起初識那年燠熱的高中校園,白制服百褶裙,永遠昏睡的數學課,下課鐘響就急忙跑去福利社買零食。

蠢到可笑的青春,現在提起都有點赧然、彷彿在追憶什麼當年勇似的年少,無所事事到甚至以後無法向孩子吹噓「媽媽以前如何如何」。但如果「快樂」有個具體模樣,我想就是那些輕易被浪費掉的瞬間。

於是原來老友最珍貴的,不僅長時間的陪伴、默契或如家人般的心領神會,而是最單純的模樣都在彼此腦海中載浮載沉。在一些特別的時刻,才會那麼清晰、毫無褪色地浮現。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個人網站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