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婚姻訓練我們的,其實是「獨立」/真正心靈獨立的人,才能享受有伴的美好

▲真正心靈獨立的人,才能享受有伴的美好。婚姻訓練我們的,其實是「獨立」。(圖/Shutterstock)

中秋這種名正言順分送親友食物的節日,對沉迷烘培的人是一大福音,完美解決了做太多沒人吃的困擾,而像我這種接觸烘培不到三個月的新手,可以順利做出外型正確的月餅和蛋黃酥,簡直得意到不行,摸著良心說,我是真覺得自己炒的豆沙餡比外頭買的要好吃好幾倍。

所以那天我先生正在吃我的作品時,我就興沖沖的湊上去問:「怎麼樣?你覺得好吃嗎?」

他答:「就那樣啊!」

我問:「什麼叫『就那樣』?」

他再答:「吃起來就是外面隨便買的蛋黃酥的味道啊!」

他的態度就是一副「這麼稀疏平常的事有什麼好問的」,對比我的期待簡直天差地別,我開始鬼打牆的叨念,他的意思是不好吃嗎?可是我送了很多人都說好吃啊!還是我的朋友為人都很客氣,不好意思說實話?可是我自己吃也覺得不錯啊,紅豆我還是特地買了高雄8號、手動過篩去皮,裡頭還放了麥芽糖讓甜味層次更豐富……總之我巴拉巴拉恨不得把自己的一片苦心剖出來給人看,我先生終於受不了的打斷我:「我又沒說不好吃!」

我說:「可是我問你好不好吃,你也沒說好吃啊!」

他說:「啊就跟外面買的差不多啊,外面賣的要錢買欸,不好吃誰要買?」

喔好,所以他大哥的意思,其實是我的作品有「可販賣的水準」了──明明這麼容易說一句就可以讓我心花怒放,可他偏偏要用那種平淡的口氣回答,因為他大爺一向自詡自己是個實在的人,這一輩子都沒學會說甜言蜜語。

可是甜言蜜語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

▲甜言蜜語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呢?(圖/Shutterstock)

*

我發現有一群男生,對於「甜言蜜語」是深惡痛絕的,好像在他們的戀愛經驗裡,自己做到流血流淚也只是工具人,敵不過渣男兩句好聽話,所以他們一直在尋找那種能夠看見他們內心的誠懇和善良的女人。

我知道木訥寡言的人一輩子也不可能變得舌燦蓮花,但說真的,在社會的磨練下,再怎麼不會說話的人,也會在流血的教訓裡,學會將不該說的話嚥下去,可有趣的是,這類型男人的口才無論在社會磨練後有多少進步,回到家中對著伴侶,就是會變成臭嘴,我有個朋友最近迷上手機攝影,還去報名上課想拍出網美照,拿了照片問她先生覺得如何,她先生答曰:「除了妳長的不像網美,其它都差不多吧」──妳聽聽這種回答,白目不白目?

當然她先生又來那一套,強調自己就是不會說甜言蜜語,可我卻覺得,與其說是這類型的男人不會甜言蜜語,倒不如說,他們就像是那種為了讓別人看見自己的內在美而刻意扮醜的人,下意識的,他們就是不想說出讓妳聽了會開心的話。

可女人偏偏就是愛在另一半身上尋求被認同感。

勵志文很喜歡鼓勵女人要有自信,要懂得欣賞自己、而不是依靠別人的認同,而說實話,我覺得女人在社會的磨練裡,的確也變得越來越有自信了,可是在另一半面前,我們總是輕易就被打回原形,就像我明明對自己做的月餅感到得意、親友們也紛紛誇讚,可另一半的一句話,瞬間就推翻了這一切,好像他的認同才是那個合格章,其它人說的一概都不算。

我想,那是因為每個人的「進化」,其實都是經過血淚的教訓而達成的吧。

嘴不甜的人,要吃過多少悶虧,才能學會一點說話的藝術,而沒自信的人,要經過多少打擊,才能築起那道把他人的批評當耳邊風的圍牆,我的意思是,每個人的進步,都是被現實在後頭拿著鞭子一鞭一鞭的驅打而前進的,而我們的委屈和痛楚,就化作了那個無力保護自己的內在小孩,平時這個內在小孩將自己隱藏的很好,隱藏到連我們都忘了他的存在,只有在愛我們的人面前,那個內在小孩時不時的跑出來,討摸摸討關愛,討不到的時候,我們努力建構的自信和一切,就隱隱有崩塌的危機,那種感覺是,如果連世界上最愛你的人都不能接受你了,那你還有什麼指望?

shutterstock_1011869875
▲女人偏偏就是愛在另一半身上尋求被認同感。(圖/Shutterstock)

可是,世界上最該愛你的人,不是你的伴侶,而是你自己。

我的意思不是說伴侶不愛你,而是要長成一個完整而獨立的人,我們其實是該具備自己愛自己這項技能的,人都說婚姻是修練,而我真的進了道場以後才發現,婚姻訓練我們的,其實就是「獨立」。

我們老覺得怕寂寞的人才結婚,獨立的人應該享受單身,可其實,真正心靈獨立的人,才有辦法長時間跟另一個人相處,因為你不再被另一半無心的話左右、不再因為他人反覆的態度而懷疑自己,才能真正享受身邊有人陪伴的美好,而不是無時不刻都在觀察對方的眼色態度,懷疑自己做的不對不好。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