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年少的愛戀都是天真的 於是我原諒了那時的我們

▲每段稍縱即逝的青春都有傷。年少的愛戀都是天真的,於是我原諒了那時的我們。(圖/Shutterstock)

過去的日子有多遠呢?

 

為了避開中秋連假的人潮,

那天在接近午夜的時間,

開著車和幾個朋友乘著秋夜晚風想到沙灘上看海,

後來找到了間還開著的咖啡廳坐下遙望。

我們毫無邏輯的閒聊著,

話題來到,若此刻恰巧碰見前任大家各自的反應會是如何;

 

大部分的人都說,頂多點頭招呼,

大概就僅此而已,我也是這樣說的。

 

友人說:「其實他也想見你」

我驚訝問道:「為什麼?」

友人答:「想向你道歉」

 

於是我就笑了出來:「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他呀」

▲若此刻恰巧碰見前任大家各自的反應會是如何?(圖/Shutterstock)

在剛分開的那段時間,

說不痛苦那就太自以為是了,

說不曾埋怨也是謊言;

但多年後的今日,我竟然想要這麼說:

「我也想和他道歉」

 

時光荏苒,流年不復,

分開後的我們都各自經歷過許多了吧,

稚氣已脫,不一定變得世故,但肯定也懂了世故。

 

《白河夜船》裡有段說:

「我突然醒悟到那段日子已經有多遠,

比死亡、比人與人之間無法填埋的鴻溝都更遙遠。」

 

發生過的都已經無法挽回,

即便想著那些「如果當初…….」都已經毫無意義。

 

我手捧著漫出騰騰熱氣的咖啡,

看向不遠處那片漆黑又寧靜的海,

心裡再也沒有了漣漪。

 

一種再次被提醒自己其實已經釋然很久的舒暢,

在鹹鹹的空氣中歡快著。

 

要原諒別人前得要先原諒自己。

▲要原諒別人前得要先原諒自己。(圖/Shutterstock)

年少的愛戀都是天真的,

天真的以為自己的任性和無理不會傷人,

天真的覺得若有情緒就得要即刻宣洩呀,

天真的認定彼此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天真的幻想著未來就在不是很遠的地方。

 

也因為這樣的天真,

所以不懂分寸,不知力道,

於是那些傷都是不小心傷的。

 

在我們都懂如何愛人後,

就會明白要是看見對方的眼淚,自己也會忍不住想掉淚的。

 

所以我原諒了當初那樣天真的他和自己。

 

就這麼胡亂聊著,咖啡也就要飲盡了,

那天的海是真的十分安靜,彷彿睡著了般。

當想起了隔天是中秋時,

才抬頭看向皓月當空,星點稀疏,

不遠處的漁港有人放起了煙火,

絢麗地綻放在黑霧霧的天空,

每段稍縱即逝的青春都有傷,也有璀璨的花。

 

如果真的再遇見,

我想我還是會點頭招呼,僅此而已。

 

畢竟當初該道的歉,

在此時似乎也已經沒了意義。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