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應該是娛樂業

眼前的這個男子談吐迷人,雖然彼此是第一次見面,他說起話來卻毫不生澀,往往還能巧妙的帶入新的話題,就好像兩個人已經認識很久了;餐桌上他耐心傾聽妳說的一切,不時點頭回應贊同,還不時細心的幫妳倒水挾菜,他的外表雖然稱不上帥,但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瀟灑的魅力。這樣的男人卻說自己單身,妳忍不住詢問他的戀愛經歷。

 

他說自己過去談過好些失敗的戀愛,所以有段時間不想再碰感情,妳忍不住替他心疼,一抬起眼,才發現他正深情款款的看著妳。

 

離開餐廳,他提議不如去附近散散步,微風吹亂了妳的髮梢,妳發現他突然靠近,溫柔的幫妳整理,當妳心跳加速的時候,他又若無其事的拉開距離,一路上妳帶著些許防備之心,打算只要他一有親密動作就喊卡,他卻很紳士的送妳到家,回家後妳放鬆下來,卻也有幾分若有所失,分不清自己是期待還是失望。

 

之後你們幾乎已經天天閒聊,他常常發給妳好些曖昧不清的語言或貼圖,妳好幾次想問他到底抱持哪種想法,卻又怕太過激進,反而破壞關係。第二次見面他一樣妙語如珠,卻更多了幾分熱情主動,不過妳發現到很奇妙的一點:那就是雖然妳對他的戀愛史或工作、家庭狀況等很有興趣,他似乎卻對妳的狀況不感好奇,反而喜歡問一些妳覺得無關緊要的問題,比如說妳是否一個人獨居?妳喜歡吃夜市還是餐廳?計算妳家與他家的遠近距離等小事情。

 

假日車潮擁擠,過馬路時他突然牽住妳的手,妳嚇了一大跳,卻因為趕著過馬路而來不及反應,.綠燈小人指示的秒數多長,妳心跳的倍數就有多快,你們就這樣自然而然的牽著手走下去,此時妳害羞的不敢正視他,只是默默感受手中的溫度,送妳回家時,他在車上吻了妳,口唇交纏的那一剎那,妳在腦中開始編織甜蜜的幻夢,關於妳與他、關於未來,妳本來再保留一段時間,但在第三次約會,浪漫與激情作祟之下,你們上了床。

 

之後妳滿腦子想的都是他,妳認為你們已經是男女朋友,假日理應該留給彼此,於是妳推開朋友的邀約,經常發一串關心的訊息給他,包括叮嚀問候他工作與生活,他卻往往只回覆幾個字,倒是常轉貼一些生活照或有趣的轉貼給妳,到了週五也不主動約妳,妳只好自己詢問,他才似乎恍然大悟的說:他週六有事,只有週日有空。

見了面妳有滿腔的委屈想要傾訴,他卻用一個深吻止住妳所有怒氣,滾完床單後妳依偎在他懷裡問他:要不要在臉書公開你們的交往訊息?他玩著手機遊戲沒有回答,妳再三追問,他突然冷著臉說:「我最討厭女生黏人,感覺不被信任。」

 

認識不到二個月,他已經變得若即若離,態度忽冷忽熱,有時非常殷勤體貼,有時卻疏遠冷淡,妳發現不敢在他面前大發脾氣,因為他對妳的眼淚和怒氣毫不買單,妳已經逐漸發現自己在他的心目中並沒有太大的份量,但妳不願相信,妳欺騙自己:他就是個性格不羈的男人,對他來說,感情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妳相信隨著日子的增長,以及妳對他的包容,總有一天,他會發現妳的好。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