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此刻的我們,握得住未來嗎?

開放式的廚房有著一整面的白窗,窗外是杉木和花園,她彎著腰將麵團送入烤箱,烤箱已經先預熱好220度,兩個孩子特別喜歡吃她做的佛卡夏,她總是得想不同的花樣,有時上面放橄欖黃瓜,有時上面擺紅椒蘆筍,她喜歡看孩子早晨坐在桌面,陽光灑落時,津津有味吃著佛卡夏,喝著熱巧克力時滿足的表情。

 

孩子一個是金髮,另一個是褐髮。艾珍7年前嫁給了Wallace,定居在英國約克夏,Wallace是當地一所學校的老師,人胖胖的,鼻梁上的大眼鏡和圓滾滾的肚子是他的特色,幽默和善,跟鄰居的關係都好,Wallace的家人也大部份居住在英國中北部,艾珍嫁到英國之後,已經很久沒有回台灣。

 

送完孩子去學校之後,艾珍會簡單清掃一下家裡,白天時,她會坐在廚房的長松木桌邊看原文小說,泡上一壺伯爵茶,安安靜靜的坐著直到日照側移。有時書讀累了,她會看看電腦,她沒加入過臉書也沒有其他方式能跟朋友密切聯繫,她不知道自己特別想跟誰聯絡,又或者說,她其實有點害怕跟以前那些朋友們聯繫,「知道太多是好事嗎?」,她不確定,於是她盡可能的寫Email或明信片給一些人,但,那也只是偶爾偶爾才會做的事。

 

有時,她會想起台灣的一些事,印象多半已經模糊,她只記得自己離開台灣的那年是第13屆總統大選,馬英九第二次當選了,那一年她印象還很深刻的是台灣出了一個新的台灣之光,有個華裔小子在美國NBA打出了名堂,當時她每天跟著阿森看球賽,看新聞轉播,嗨到不行,他們會玩那個華裔小子創的「書呆子聖經打氣法」,不亦樂乎地玩著擊掌,捧聖經,翻聖經,摘眼鏡,一直玩到睡前,他們還會自創多加幾個親吻的動作,他們取名,那叫「笨蛋戀人聖經打氣法」。

 

那年九月他們說好要一起飛到倫敦唸書,兩人都申請到學校了,誰知道夏天的時候,阿森突然說不能去了,支支吾吾的不說理由,只問了艾珍,「妳願不願意等我?也許,過幾年,我們再一起去?」

 

我的青春怎麼能等你?何況,你的一切不願意讓我了解,未來甚至是未知。艾珍那天,帶著哭腫的雙眼仍是如期拖著行李箱飛走了。

 

台灣這島嶼的上空,漫布的不是積雲,而是不解。是全然的疑問,在當年。

2015年初,艾珍答應Wallace求婚的前一個月,她打了一通電話給阿森,她想給自己最後一個機會,她想至少能夠了解當初那個分開的理由,她曾經那樣真心以為彼此會在異地一起努力,曾經那樣認真以為會有未來的一段感情,到底為了什麼結束的那樣莫名,那樣草率?

 

「阿森,給我理由好嗎?就算要恨你,要忘了你也應該有個理由吧?」艾珍緊緊的握著手機。

 

話筒那端沈默了兩分鐘沒有回話,最後,阿森淡淡的說,「沒什麼好說的,那時妳已經決定了只顧自己,離我而去,一切就這樣吧,祝妳找到幸福。」阿森掛了電話。

 

那一天,他並不知道,這通電話有多重要,他若誠實把自己心中的思念揭露出來,艾珍下一刻勢必就飛奔到機場準備回台灣,但他倔強了,他太想報復當年的失落,想著過一陣子再跟艾珍重修舊好,卻不知,艾珍那晚絕望透頂,心中終於默默畫下了句點,邊哭邊喝掛在Wallace的懷裡。

 

事實上,阿森接到電話,心裡是極高興的,只是過不了想耍耍性子那關,當年開開心心地說要出國,才知道父親幾張票期嘠不過來,全家的經濟,父親公司的信用線懸一瞬,他怎麼出國?但他當時說不出口,說不出「我突然沒有錢出國了」這樣丟臉的話。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