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那張甜言蜜語的蜜糖嘴

交往兩年多,她漸漸覺得男友阿淵乏味無趣。

 

「這件衣服好看嗎?」她問。

 

「嗯……還好耶,不過小腹好像有點明顯。」阿淵抓著頭說。

 

她聽了實在很不舒服,但也只能忍耐。當初喜歡他,就是因為覺得他說話坦率,對她也很好。但日子一久,她開始受不了他講話的直率。

 

有次好友小芹約她唱歌,有不少人是她原本不認識的。她在那兒初次遇見了阿廷,在吵雜的音樂聲中,他們聊了幾句,互有好感。小芹問她男友會來接嗎?她說會,其實她沒讓阿淵知道,偶爾想自由一下,透透氣。

 

唱完歌已經半夜一點多,走到門口,阿廷叫住她。

 

「這麼晚了,像妳這麼正的女孩,一個人回家不安全吧?我送妳回家。」阿廷說。

她微微紅了臉,想想他是小芹的朋友,應該可以信任。

 

在車上,她不太好意思說話。

 

「有沒有人跟妳說過,妳的歌聲很棒?」阿廷說。

 

「沒有耶!」她雖然喜歡唱歌,但是沒有太大的自信,也不覺得自己唱得多好。

 

「雖然今天很吵,但我很認真聽妳唱的一字一句,唱得真的很棒,我覺得被震撼了!彷彿觸動了我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真的很感動!」阿廷認真地說。

 

她嚇了一跳,肩膀微微有些顫抖,卻又感到甜蜜而歡愉……他們互相交換了手機號碼,阿廷說下次有機會再約她去唱歌。

 

下車時,阿廷冷不防地在她額上吻了一下,她愣在那兒。好幾天,她都一直想念著那個吻。

 

一個禮拜後,阿廷打手機給她。

「對不起!只見過一次面,我知道這樣很沒禮貌。但是我真的很想念妳的微笑,像小女孩一樣清新,我從沒有遇過像妳這樣的女孩子。我可以再見妳一面嗎?」阿廷問。

 

她很猶豫,想起了阿淵。還在天人交戰的時刻,阿廷忽然出現在她家門口。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