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婚禮告別式

「週三有空嗎?我在上海出差。」

已經失聯兩年的前男友突然浮出水面。他看起來只是不經意的隨口一問,卻在她心裡激起陣陣漣漪。

已經很久沒在他的臉書看到他的近況。沒看到他那些放閃的甜蜜照片,她總覺得心裡有點空洞又有點踏實。她不是小氣的人,但過了這幾年,卻也沒有辦法大方祝福他幸福快樂。

 

如果今天她已經有篤定的對象跟成形的未來,「我可能可以灑脫一點?」

 

這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約在他飯店的頂樓酒吧。地點是他挑的,她知道約十一點這種時間有點詭異,但是他說要先跟客戶應酬,只有這個時間有空。

 

她特地刷了厚厚的粉,她知道分手這段時間她已經不像以前的精緻了。能往下掉的都毫不留情的逐漸崩壞,如果不稍微遮掩一下,她擔心會嚇到久未見面的他。

 

他問候的時候抱了她一下。她撇見他不笑時也浮出來的魚尾紋。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真實,他的眼角餘光看起來很念舊,當她笑嘻嘻的數著以前兩個人有多麼不合的,他說分手之後經常在臉書上窺探她的消息。

 

「其實我也是……。」她默默吞下這句會讓她很不爭氣的話。

 

指針晃過十二點時,男人開了口:「要不要到我房間坐坐?我幫妳帶了壹週刊過來。」

 

她被酒精渙散的眼睛有點難聚焦,但她還是抬頭直視了他的眼光。她想搞清楚這到底是哪種程度的邀請,而她又該用哪種程度的回應。

 

沉默的五秒鐘裡──

她想起他的嘴唇很溫暖、擁抱很有力。

她也想起他情緒起來時,開著車去路旁撞電線杆的恐怖。

可能就是這種大起大落的極端,讓她總是處在狂喜跟狂悲的跌宕當中。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