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要不要住在一起?】

不是我要誇自己,我打包技術非常的好,一個箱子,我可以裝到99.99分滿,只剩下風可以稍稍透過的空隙,上次新聞有個女孩利用幫人收納的小技巧,每個月多賺一萬塊,朋友都叫我去搶生意,因為他們用過的都說讚。

 

出國玩的時候,我的另一個角色就是幫忙裝行李箱,朋友就是負責幫忙壓行李箱,我的最高記錄是冬天用了20吋的行李箱,裝了三件厚外套、八件上衣、五件褲子、十包面膜各10入、幾瓶保養品、藥妝盥洗用具、奈米水離子吹風機,還有一個鍋子,上下層闔上的同時,再順便塞了六包泡麵,回到台灣,泡麵還沒有碎。

 

不要迷戀我。

 

所以我的才能,在朋友們搬家的時候,總是盡情的被他們利用,雖然說是搬家,但還是有分別的,有的朋友高高興興買新家,當然我們就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打包,邊包邊吃鹽酥雞配啤酒,但有的朋友是傷心痛苦的和另一半分居,就要趁對方不在的時候,潛入打包,用最快的速度,從客廳到臥室,再到浴室還有廚房,把所有的東西全部帶走,連衛生棉都不能留,然後把鑰匙輕輕的放在客廳桌上,關上門前再不捨的看上一眼,好當作紀念,這才是完美的結尾。

 

上星期好友A打電話給我,問我星期六下午一點到三點有沒有空,我以為她要約我吃飯,但不是,她請我幫她搬家,和男友同居快二年,最近因為某些原因分手鬧的非常不愉快,兩個人到了一見面就會失手打對方的程度,所以她想要趁他不在家的時候,把她全部的東西都搬走,只好請我幫忙,二話不說連午餐都沒有吃就去了。

 

我們把車停在巷口,看到她男友的車子開走後,馬上衝進屋子裡,很快速的把她的東西裝箱打包,總共花了五十分鐘,帶走了五大袋,四大箱,七小箱,她連剩十幾根的棉花棒,吃一半的樂事海苔口味,都不放過。

 

我:這些可以丟了吧!

 

好友A:我為什麼要便宜他?

 

OK,FINE!我只能立刻要她吞下那一半的樂事,不要來給我占位置添麻煩,順便要她把喝一半還想帶上車的紅茶,馬上給我灌下去,雙手給我空出來好好搬東西。

 

我搬到腰都歪了。

把行李都搬到她新找的住屋,陪她一起整理東西時,她卻突然哭了。

 

我:剛剛樂事沒有吃飽?妳還喝了半瓶紅茶。(我什麼都沒有吃我什麼都沒有吃我什麼都沒有吃我什麼都沒有吃我什麼都沒有吃我什麼都沒有吃!那天忙完回家我吃了十二吋subway和一瓶無糖豆漿)

 

好友A:(一陣髒話)我XXX在這裡發誓,我下次交男朋友,絕對不會再同居了,同居根本就是戀愛的伊波拉。(滿臉嚴肅)

 

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腦中馬上閃過幾個上次跟我講這句話的朋友們,他們現在有一半以上的人,還是跟另一半同居中,一點都不怕伊波拉,所以說啊,做得到的事,幹嘛需要發誓?

 

其實同居也沒有那麼嚴重,也是有很多好友,跟另一半同居,過著非常開心的生活。

 

重點是在於,你有沒有檢視過自己,適不適合同居,而你的另一半,適不適合和你一起生活而已。

 

我年紀小的時候,和一任男友同居過,當他對我說,「我們一起住好不好?」的時候,那一瞬間,我高興的好像以為他在跟我求婚,差點大喊我願意,但我沒有,我只是暗爽的點了點頭,開始跟好友們宣傳,欸~有個男人願意放棄自由,跟我住在一起,每天都想要看到我,他真的好愛我喔!

 

當然,被潑了不少冷水,但我一點都不怕冷,很快的搬進去他家,用心佈置我們的房間,早上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對方,有時他買早餐、有時我做早餐,晚上下班後,還可以一起吃飯,一起在家看電視、聊天、說話,整個就是八百萬顆方糖一起融化,甜蜜蜜。

 

那時覺得同居根本就是戀人的天堂。

 

但是時間一長,甜到味覺麻痺,各自想要有自由的空間,各自有限制對方的理由,開始有了摩擦,再加上可以每天見到面,心態就會變的隨便,不像一開始戀愛,就算忙到十二點,也一定要抽個空見面,越來越像夫妻的生活,女生越來越像黃臉婆,男生越來越像只會上班的老公,我在擦地板,他在打電動。

 

一切好像走山一樣,整個山崩。

 

但磨擦不是我們主要分手的原因,而是劈腿,那時候真的很疑惑,每天都見面的兩個人,他怎麼有時間應付另一個女人?所以老人家常勸我們的,「是你的就是你的。」這句話,絕對要放入戀愛指南第一冊的第一條,戀愛的人每天都要唸頌七七四十九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