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單身,也能嬌艷欲滴

會去替單身女子下一堆可怕定義的人,內心肯定十分恐懼孤獨,才會如此地厭惡單身。繼幾年前出現了「敗犬」這個詆毀單身女子的詞彙之後,日本人又發明了「乾燥花女子」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名詞,企圖洗腦社會,女人如果太久沒有談戀愛,甚至不跟隨社會主流,就會變得跟乾燥花一樣又乾枯且失去魅力,告訴大家,對女人而言,愛情──其實她想說的只是「男人」──是很重要的,你生命中若少了這項活著的必要因素,妳就不配成為女人!

 

如果妳信這一套,那我在此先替你默哀,因為妳一定把「單身」這件事想像得非常可怕,而妳可能生命極其無聊,根本找不到半點熱情,所以必須遵循別人給的定義去過日子,而為了避免單身,妳恐怕無所不用其極的四處找男人談戀愛,以致於妳得拼命下放你對男性的標準,才能夠獲得足夠的「潛在戀愛對象樣本」,到頭來妳可能屈就了其中一個「其實好像也沒那麼差」的男人,以破除自己的單身危機。

 

然後妳說自己擁有愛情?

 

拜託!其實單身女人,搞不好才最具有愛的能力。我們不要再唱什麼「愛自己」的老調,但女人之所以可以維持單身,是因為她們有辦法在愛情之外,去找到對生命與生活的愛。因為單身生活的確如大家所想像,其實很容易陷入一灘無法流動的止水,變得無聊又無趣,於是單身的女人得要更努力,在一成不變的生活裡去替自己找出樂子。所謂的樂子並非那種短暫的一夜狂歡,而是某些能為生命帶來熱情與樂趣的方法。而妳別忘了,「單身」其實也給了單身女子許多好處,她不必受制於他人,依循社會主流價值觀,她可以自己做選擇,不去理會現在流行什麼,但願意當個背包客遊遍世界各地;她不必仰賴厚重的化妝品,因為內心的愉悅就能帶給她笑容與朝氣;她或許很少單獨跟一個男人去約會,但她能夠跟一群男子不尷尬地快樂相處;她喜歡自己的女性朋友,因為她們也跟她一樣熱愛生命;她不是不想戀愛,只是她的感情是真誠的,沒遇到真心喜愛的男人,她不會輕易付出;而對於談戀愛這件事,她不會預先盤算能帶給自己什麼好處,因為她知道,只要她戀愛了,自然就會有她意想不到的好處,只是那個人還沒出現。

 

而假設讓她戀愛的人沒有出現,她或許會有點遺憾,但不會因此而沮喪,因為單身讓她知道,所謂的愛並不只存在於愛情,她還愛生活裡其他的部分,並且努力去建立自己所熱愛的生活。她比任何人都勇敢,因為隻身一人給了她許多自由,但她也得獨自扛下所有的決定與後果,她必須替自己的生命選擇,並且負責,但她不像那些老愛定義別人的人抱怨個不停,同時指著別人的鼻子,威脅別人一定要怎樣做,否則就會變成一朵乾燥花或是敗犬什麼的。對她而言,身為女人,不論單身與否,都得為自己的生命選擇與負責,所以沒有什麼該不該,只有自己要不要。

 

因為單身,那些女人其實變成最接近愛的人,而愛的範圍很廣,就算少了愛情,她也不會乾涸。她不是黯淡的乾燥花,她是夠幸運、夠聰明的人,才能發現的綠洲。

 

其實那些「乾燥花女子」的定義,根本沒那麼可悲。覺得她們可悲的人,是因自己沒有足夠的自信,去找出熱情的標的,照自己的意思過活。而因為自己沒有半點乾燥花女子條件,就沾沾自喜的女人,其實才需要小心,如果妳需要那些微不足道的條件,去定義自己比別人優越的幸福,因為妳可能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這樣就算妳一直活在愛情不間斷的假象裡,妳也不會快樂,也不會找到幸福。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