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只要心沒離開,高潮就會來。

晚上她加了好幾小時的班,眼睛緊盯著電腦,偏頭痛的毛病又犯了,太陽穴隱隱抽痛。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匆匆洗了澡,她便倒頭大睡了。睡的正熟時,一雙腿過來踢她,迷糊中醒來,她在心裡暗罵了一聲雪特,原來是男友半夜想要愛愛。原本想拒絕,又怕掃了他的興,她只好勉強配合……她已經不知多久沒有高潮了,做愛成了例行公事。

 

有天,她忍不住跟閨密小寧抱怨房事的種種:「唉,我覺得我都快變成乾燥花了,這種感覺比忘記戀愛的感覺更恐怖!」

 

「怎麼會呢?你們感情不是還不錯嗎?」小寧問。

 

「感情是還好啦,但是在床上,唉,雖然還沒結婚,感覺卻已經切換到老夫老妻的模式了。難道我一輩子都要這樣過嗎?」她一臉哀怨。

 

「找出問題的癥結啊,只要彼此還有愛,總是可以解決的。」小寧說。

 

「他是夜貓子啊,每次他要睡的時候,我早就做夢做兩輪了,被吵起來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她說。

 

「那妳就要坦白跟他說呀!如果是要一輩子走下去的伴,這方面總是要好好溝通,不要隱忍,把自己弄得很委屈,何必呢?」小寧說。

 

「嗯,好吧!我試試看。還有喔,我有偏頭痛的毛病,有時身體已經不舒服了,他還一直來盧,真的很煩哪!」她說。

 

「偏頭痛?」小寧的眼睛忽然閃出亮光。

 

「妳這麼開心幹嘛?」她問。

 

「欸,我上次看過一篇文章,說做愛可以減緩頭痛,還可以提升免疫力耶!」小寧說。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