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值得被浪費的青春

其實妳有時也起了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浪費時間。

 

他是個好人,你們可以相處,他並不是你少女時代幻想的白馬王子,可總也不算太差。年紀到了,身旁親友看你們也交往了幾年,難免開始催促:什麼時候把婚事辦一辦啊?太晚生孩子不好,當心變高齡產婦!

 

妳表面瀟灑,說婚姻不過是一種社會制度、說結婚不代表從此幸福快樂一輩子。可妳想的是其實是另外一回事,哪個女人心中不曾嚮往浪漫的婚禮?不嚮往有個美滿的家庭?問題妳跟他相處起來就是有些關卡過不去,或許是價值觀差異,或許是他工作上缺少了點企圖心、或許妳發現他爸媽真的很難相處偏偏他又疑似

媽寶;或許是妳發現跟他總有點話不投機,或許你曾發現他偷偷跟別的女生曖昧不清,妳沒有戳破,但不代表妳是個傻子。

 

妳很難想像到跟他步入禮堂後的生活,或者說即使跟他步入禮堂,等在那裡的可能也不是妳想要的人生,妳已經不再是十八二十歲,知道相愛容易相處難的道理,更何況,妳也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真愛他、還是習慣有他?但妳更怕就像那個撿石頭的故事,放棄了前面的石頭,結果路上的石頭卻越來越小顆,妳知道女人的青春在無情的婚姻市場上是年年貶值的,於是妳害怕分手,但又不甘於就這樣結婚,姑且先拖著。

 

某一天妳半夜醒來,發現鏡中的自己長出一根白頭髮。雖然,僅僅只有一根,但遲早總會有更多的白髮長出,生活是如此充滿著不完美,而有個人在身邊冬夜總會比較溫暖,至少這樣不會浪費這些年的青春,那一剎那妳決定包容所有的不對勁,妳搖醒還在熟睡的他說:「我想結婚。」

 

又過了好幾年的另一個夜晚,妳就著鼾聲,默默的關掉他手機跳出的曖昧訊息,對於他偶而的逢場作戲、以及你們間習慣性的話不投機,妳是早已做到不聞不問且心如止水的境界了,夫妻做久了更像是親人,妳心中竟然明澄的毫無一絲醋意,只是有些悲涼,妳忍不住想如果那一年妳沒有妥協於對孤單與青春消逝的恐懼,選擇等另一個人出現是否會更好。

當然也可能某一天妳終於決定分手,妳真的痛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走出,後來又談了幾段感情,結果終於出現對的人,也可能那個人始終不出現,而妳逐漸適應寂寞、享受寧靜,學著去談沒有結果的戀愛。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