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絕不要當女人和女人之間的仲裁者

有一次我去朋友家裡玩,聽到了他們母子間的對話。原來前一天兒子把視為結婚對象的女朋友介紹給了媽媽。兒子問媽媽對女朋友的第一印象怎麼樣,媽媽笑著回答道:

 

「很漂亮啊,像個很受寵的公主。不過,她長得太漂亮了,不太像會做飯的樣子,你以後吃飯該怎麼辦呀。你要和她結婚的話,先跟媽媽學做飯吧。」

 

看起來,媽媽對女朋友的印象還不錯。誰也沒想到,這些聽起來像是開玩笑的話後來會引起軒然大波。

 

後來,女朋友問這個兒子媽媽對她有什麼看法,兒子就如實傳達了媽媽說的話。結果,女朋友覺得媽媽才第一次見自己,怎麼能說自己「長得像不給兒子飯吃的樣子」呢,最後生氣得哭了。他們因此大吵起來,甚至提到了分手。

 

造成這個狀況,是誰的錯呢?

從結論上來說,有罪的是兒子。

 

本來在背後談論別人和當面說話的時候,表達方式都是不一樣的。即使是同樣的一句話,因為兩邊的狀況不同,聽到的人理解的意思可能會完全不同。因此,在轉達某個人不在場時說的話,不能一字不差地轉述。因為不知道那句話是在什麼氣氛下,以什麼表情、什麼語氣說的,所以第三者很容易誤會說話者的本意。在前面提到的狀況中,媽媽的焦點是「像公主一樣漂亮」。後面說的話只是從這裡衍生出的玩笑話而已。但是,聽了男友轉述的女朋友,得知自己在充滿緊張的初次會面中獲得了「長得像不會給兒子做飯」的評價,心裡當然會很難過。如果兒子領會媽媽的意圖,告訴女朋友說「媽媽說妳很漂亮」,就皆大歡喜了。

在兩個人之間傳話,需要有對雙方感情的綜合理解。傳話的時候,應該正確傳達一個人說話的中心意思,去掉容易引起誤會的話或者先潤譯一下然後再說。也就是說,傳話也需要「編輯」的過程。不經過這種編輯過程,而是原原本本地轉述,反而很容易產生歪曲,這就是「說話」的奧妙之處。

 

問題在於,男人在這個方面太笨拙了。只有充分考慮雙方的感情才能做到適當地編輯。可是,對男人來說,理解別人的感情就像讀相對論論文一樣困難。男人之間的仲裁,因為有同樣身為男人的共鳴,所以比較容易解決。但是,在女人之間,最好的方法就是什麼話都不要傳。要不然怎麼會連拿破崙都說「比起讓兩個女人和解,還是統一歐洲更容易」呢。

 

老練的男人已經儘早從女人和女人之間脫身,或者懂得說什麼話才不會引火燒身。

 

然而,這畢竟是經驗的產物,是在千百次女人的鬥爭中被殃及池魚的痛苦代價。因為糟糕的仲裁,不僅沒有為雙方滅火最後還引火燒身的小魚小蝦,我見過太多了。

 

二十幾歲的你,沒必要親身經歷這樣的事情。本來女人們的交流就很複雜,光是一對一的關係就已經有成堆的問題值得研究。所以,不論是公司的女同事和女同事、女上司和女同事,還是媽媽和女朋友、女性友人和其他女性友人、認識的女生和其他的女生等等,在任何女人之間都不要傳話,更不要去當仲裁者。如果一定要傳話,最好盡量簡單、粗淺地轉述,更具體的內容讓她們自己直接去溝通。

 

今後你將面臨眾多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如果記住這一點,就能提前減輕部分的煩惱。

 

本文出自《20幾歲,影響男人的一生》大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