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無法分手的戀愛

皮皮是個喜歡旅行的女孩,喜歡的程度超出一般人的忍受程度。

所謂的「忍受程度」是指「如果她是你的另一半」這樣的標準來衡量。

 

她不是一般的上班族,收入來自有一搭沒一搭的案子所以時間運用自如,每存夠了一筆旅費,就會義無反顧的往世界地圖的下一個目標飛去。

 

這個世界也沒你想像的那麼不公平,每個的人一天都是24小時、1440分鐘、86400秒。

如果你羨慕她的自由自在,那是因為她用自由支配的時間交換了薪水固定入帳的安全感、她用精神享受交換了物欲滿足。

更別提,她還用盡情旅行的幸福交換了可能戀愛的機會。

 

看起來瀟灑的她心中也不是沒有個牽掛的對象。

跟男人認識了很久很久,久到皮皮自己都不記得到底幾年了。但,認識了幾年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男人懂她。

男人懂她不能夠忍受被拘束,從來不開口為難她,要她配合自己的人生。

男人懂她熱愛旅行,總聽她說沿途的故事,看著她滿足的笑臉跟著微笑。

他們之間也不是沒有想過要進一步,但男人不催促、她不想面對,兩個人就這樣不慍不火、維持著一定距離的繼續牽絆著。

「這樣其實挺好的。」她想。

她就這樣不太負責任的享受著男人給的任性,與自己放不掉的自由。

 

五月是個適合旅行的季節,這一次她要出發去尼泊爾。

出發前,男人找她碰面,不愛健行的他難得陪她走了一段登山步道。

那天的天氣熱到像夏天,連天空也染上了地中海特有的墨藍。遠眺著腳下的台北盆地,男人隔外的沈默。

兩人言不及義的聊了一個上午,沈浸在即將出發的興奮中皮皮也沒有多想。

 

 

 

 

 

去到尼泊爾的第五天,在臉書上皮皮看見一位他們共同的朋友去參加一場婚禮,還PO出一張張歡樂的、喜氣的大合照。

起初不以為意,後來在一張制式的送客合照裡,皮皮這才發現了男人是這場婚禮的主角。

那是他的婚禮,而他居然沒有親口告訴自己。

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時候,他牽起了另一個人的手。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有這樣一個人出現在他生命中,而這樣的「喜事」他居然隻字未提。

為什麼不說,是說不出口嗎?還是怕傷害我?

說不上來是憤怒還是傷心?

接下來15天的旅程皮皮在文化衝擊,與混亂交錯的情緒中結束了。

 

回到台灣,皮皮一個人回家恍惚中按下了牆壁上的防盜警報器,一秒不到的時間警鈴大作。

刺耳的鈴聲貫穿了三十坪大小的空間,她以為會有保全破門而入、也想好了怎麼跟對方道歉說是自己不小心誤觸了警報器。

但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也就是說如果剛剛真的有緊急狀況發生,就算按了警報器也不會有人來救她。

想到這裡,她終於崩潰大哭,這場崩潰來得有點晚,距離男人的婚禮已經是半個月後的事情了。

男人之於她就像警報器之於這個家,以為確實的擁有著卻一點作用也沒有。

她沒辦法光明正大的難過或憔悴,他們從來沒有牽過手更無法談分手。

原來讓她安居的小窩其實一點也不安全,警報器是在的,只是不會有作用。

她一直以為不管自己飛出去了多久、飛了多遠,當她累了、想回來的時候男人總是會在的。

但,從來沒有人提醒過她,天會荒地會老,人不會一直都在。

 

皮皮把難過掩飾得極好,看似平靜的過了半年,前兩天突然收到他的簡訊,說是上禮拜天騎了單車去風櫃嘴,這個季節的芒草很美。

「我記得妳愛芒草,去看看吧~」

在簡訊的最後男人寫了這樣一句話。
聊完了這段遺憾,皮皮對著我說:

「他說的那個步道,其實我昨天才去走了…………」

她眼神空洞的望著前方又說:
「我和他之間,現在也只剩下喜歡同一片風景這樣的交集了。」

 

也許,不親口告訴她,自己必須娶妻生子、自己有必須把人生按照一般人的進度過下去的壓力,是男人最後、最懂得她的溫柔表現。

 

艾莉粉絲頁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