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異國戀很浪漫,跨國婚姻哪有這麼簡單?

遠遠的,Aki看著她的義大利老公走過來,兩個人見到面時自然的嘴對嘴親吻了一下,她的老公Giuseppe跟我笑著致意了一下後,迫不及待跟老婆嘰嘰呱呱的分享今天辦公室裡,哪個同事做了什麼好笑的事,老闆今天又講了什麼,我聽不懂一連串的義大利語,只見Aki笑著聽老公分享上班的所見所聞,不時的還插上話,顯然對老公的同事也相當瞭若指掌。

 

Aki嫁到義大利之前,在台灣是一個小公司的主管,當年辭職要遠嫁他鄉時,Aki的朋友們是邊羨慕邊在背地裡說小話的。

 

「哎呀,真是羨慕你,可以不用工作去當貴婦了,要記得幫我們代購名牌包啊。」雖然Aki只是嫁給一個義大利的上班族,但或許是離Prada、Armani和Ferragamo這些名牌的產國比較近,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認為嫁去義大利不必工作(其實是無法找到什麼像樣工作)的她,一定過得很爽了。但這種想法,其實就像你跟住士林的人說你肯定特別愛吃豬血糕一樣,是有依據但沒邏輯的。

 

而「貴婦」這詞很妙,是集說者的羨慕,嫉妒,褒獎,酸話於大成,在表現欣羨的同時,也在等待著對方哪天變回平民的那天。

 

總之Aki嫁到義大利之後,不久就懷孕了,但是該在哪裡分娩也讓她苦惱極了,一方面她相信台灣的醫療品質,也覺得用中文跟醫師溝通比較安心,另一方面,她又煩惱孩子在台灣出生,日後要辦義大利的證明文件是個文件往返曠日費時的大工程,最後,她還是戰戰兢兢的在義大利把孩子生出來。

 

對於外籍媽媽教養孩子來說,也不容易,因為不熟悉義大利的許多規矩,所以Aki只能靠著老公,好險Giuseppe是個愛分享,愛說話,又深愛妻子的男人,要不是這種個性,Aki好幾次都想逃跑,雖然義大利也不是沒有台灣人妻的小團體,但是,擁有老公的全心照料和支持是完全不同回事。

 

有時候,Giuseppe的一些義大利朋友對台灣不大熟悉,會在言談間跟Aki提到,「嫁來義大利肯定超乎妳這輩子的夢想吧?」此時Giuseppe就會跳出來解圍,他會說,Aki之前在台灣是個主管,過得可好著了,「是被我死拖活拖給騙過來的」,讓旁人眼裡的「外籍新娘」Aki相當窩心。

 

對嫁到海外的女人來說,許多事情的身份和認同會突然變得困難,除了妳究竟是貴婦,還是外籍新娘,更困難的問題,例如,妳究竟是台灣人,還是義大利人?妳雖然現在住在義大利,但是妳真有在他鄉終老的打算嗎?妳真的打算當自己坐著輪椅,躺在病榻,嚥氣前的最後一眼看到的是義大利窗外的景色了嗎?

 

Aki說,她最難過的事,莫過於在機場送走自己的家人,「跟他們揮手告別的時候,我會不斷的想,我到底為了什麼留在這裡?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她是台灣人,也是義大利人,但在她的心裡,自己同時,再也不像台灣人,也不像義大利人。

 

「不過吵架的時候,是絕對不能一氣之下就跟對方說『大不了我回台灣!』的,這樣是最讓對方受傷的一句話」Aki說,以前一賭氣就會這麼說,直到有一次,Giuseppe淚眼對著她,問她是不是後悔嫁過來了,她才驚覺這是一句多傷人的話。

 

跨國的戀情,火花燃得很容易,妳喜歡歐洲人的開朗和立體俊俏的臉龐,他喜歡亞洲女人謎一樣的風情,但是,婚後呢?跨國婚姻,自有跨國婚姻經營的溫馨與艱辛,那不只是生一個漂亮混血兒而已。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