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你也願為女人吃苦嗎?

她的他是個藝術家,結婚之前她就清楚,他這輩子都會追逐著自己的夢想,把自己丟進自己的創作裡,他也會賺錢顧家──在他創作不出來的時候。而她必須知道,自己永遠排在他的創作之後,因為有了創作,他的人生才會完整。而她,會是他身後那個永遠支持他、守護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這樣妳還願意嫁給我嗎?」他也問過她這個問題。

 

她知道,但她很愛他,於是就嫁了。婚後,他的工作的確斷斷續續,一有靈感就窩進房裡寫上好幾個小時,就算吃飯睡覺,也感覺他還沈浸在自己的創作世界裡。他們有了孩子,他依然故我。有朋友勸她:「離開他吧,趁妳還年輕,看他這樣創作創作,到底也沒做出什麼名堂來!難不成妳要一輩子守著一個魯蛇啊?」

 

她沒依循庸俗的建議,她很清楚他有才華,只是時機未到。終於,他揚名立萬的日子來了,作品得了獎、賣了錢,一下子把他帶到事業的高峰。他從老窩在房裡寫作的丈夫,成了只能在電視上才見得著的丈夫。他參加頒獎典禮,沒帶著她,覺得不關她的事,領獎致詞時,他誰都謝了,就是忘了謝她。

 

他回家之後,輕鬆地跟她說聲對不起,她說自己不在意,其實心中酸酸的。

 

另一個她,老公說要創業,要去跟人家借錢。他說這是他的夢想,要她苦一下,等他發達了,馬上就讓她當少奶奶,她也傻了相信,每天努力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帶小孩,老公常為事業出門奔波應酬,三更半夜才醉醺醺回家。她終於忍不住抱怨,問他晚上都上哪去了?

 

「我去外面為我們的未來打拼,妳卻老拿這些小事來煩我,妳幹嘛這麼小鼻子小眼睛!」

 

她被斥責,自我檢討,繼續用一份薪水撐著一個家。有一天,她發現家裡抽屜中的首飾與私房錢,跟著老公一起消失無蹤。有人來警告她,老公拿她的人頭去借錢,人家要來討債了!她才趕緊打包行李,帶著孩子開始躲債流浪,一邊尋找失蹤的丈夫。只是她沒想到,當她終於找到丈夫時,他居然拿著她的私房錢跟變賣首飾的現金,跟其他女人在外頭逍遙。

 

苦的是她,爽的是小三,創業不成他拍拍屁股離開,她則一路吃苦還得扛下一屁股債。

 

這些都不是小說情節,而是真實案例。所謂的同甘共苦,大多數人都只願共苦,卻忘了要同甘,不是忘了要兌現開過的口頭支票,更甚者頂著榮光,吸收其他女性的崇拜,到外頭包了小三小四,甜頭都賞給了外面的女人,妻子呢?這個苦吃完換吃另外一種苦,每天四處查勤抓姦,還被人家嫌執念太深。

 

不過那還不算最慘的,有的人苦日子還沒過完,那個要妻子一起先共苦在同甘的男人,就已經受不了苦拋下一切,讓妻兒繼續苦下去。

 

所謂的「同甘共苦」真的是完全平等嗎?女人難道就得無條件支持男人,男人卻可以不顧女人的感受嗎?真的想到共苦之後可以同甘的男人,在苦的時候就會心疼妻子,感謝她的付出,而不是把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只看著自己的目標卻忽略身邊的人,那樣的人或許嘴巴上會說著自己多愛對方,但事實上,他是個只愛自己的自私鬼。

讓我們換個角度想,如果說要拼事業、追夢想的是女人,當她拜託男人先在家裡照顧孩子與家庭,男人會有什麼反應呢?

 

應該有不少人開始皺眉了。

 

隨便舉個例子吧!大學的時候一群朋友聊理想,女生說了自己畢業之後想要先工作幾年,然後再出國深造,之後如果海外有好的工作機會,或許可以考慮繼續留在那兒。一名男同學馬上回答:「這樣妳最好先跟男友分手吧!女生太拼理想是沒人敢要的。」

 

男人拼事業,另一半同甘共苦被想成理所當然;女人拼理想,被男人拋棄倒是天經地義。男人總是要兩人關係裡當頭,老說女人有控制狂,其實自己才是什麼都想掌控:妳得支持我、陪伴我、照顧我,妳得照顧家、照顧孩子、還有我的父母;妳得陪我吃苦、理解我的苦、還不准廢話太多;妳得比我弱,即使妳其實根本比我強。

 

其實,同甘共苦的確是夫妻長久和諧的相處之道,只是很多人都忘了,同甘共苦之下,也是需要平等的。當男人要求自己的女人跟他一起吃苦,也該想想,今天易地而處,男人會願意為女人吃苦嗎?

 

這問題或許跟時代與社會思維有關,但終究還是回歸到個人品格上頭,同甘共苦只適用於不自私、不自戀、以及不自大的人身上。把對方的付出當成成就自己榮光的理所當然,甚至是為了顧及自己薄弱的顏面,寧可拉著對方孬一輩子、也不願意放手讓有能力的妻子去外頭拼一拼的男人,肯定是個骨子裡自私的大混蛋。

 

但是,能講到「同甘共苦」這個話題的伴侶們,肯定關係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定義,值不值得為對方吃苦,好期盼兩人更好的明天,這得靠當事人自己用智慧去判斷。

 

何時收、何時放,的確是感情生活裡的大智慧啊!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一起吃苦的幸福】

>>圖/子宮頸Yen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