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該原諒你曾經罵過的那位賤人嗎?

嗯……

 

事情是這樣的,好友A和她的某前任男友,偷偷的復合三個月,完完全全的神不知鬼不覺,聚會聊天時都和以往一樣,說她現在還不想交男朋友,說她現在還是比較喜歡單身,說她覺得自己一個人生活比較自在。

 

但是俗話說鴨蛋再怎麼密都有縫,她這顆蛋的縫就是因為馬修麥康內和安海瑟薇越裂越大,因為她上星期和復合的男友去看星際效應時,被另一個好友B遇到,而好友B還是被她放了鴿子,最後只好自己一個人去看的。

 

當然,電影散場的那一刻,碰到面的那一瞬間,在晚上十二點多,連躺在床上睡翻的我,都能感受到那有多尷尬,比內褲夾在屁股還走在玄彬的前面還要尷、尬!

 

然後我就從那尷尬的夢裡醒來了,因為好友B狂call,接通後一開口當然不是什麼好話,不過見色忘友這四個字,大家都身體力行過,有些人還做的特別順手,這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再說,只是那種感覺當下像穿了新衣服結果一出門被鳥屎滴到,下雨天被快速經過的汽車濺上來的髒水潑到,比憤怒鳥一直射不中豬王還要憤怒,所以會有些情緒上言語的發洩也是正常能量釋放。

 

不過好友B生氣的重點是,並不是她被放鴿子,而是好友A之前,曾狠狠的發過毒誓,這輩子絕對不要再看到那個賤人(前男友),最失敗的就是跟這個賤人(前男友)在一起過。

 

說到這個賤人……不!說到這個好友A的某任前男友,他們在一起五年多,兩個人沒有吵過什麼架,感情看起來非常的穩定,某友總覺得這輩子就是非他不可,而他也是非她莫屬,但卻在有一天,她心血來潮的想幫他整理車子,才發現他的車後廂有一雙男生拖鞋、一雙女生拖鞋,上面還有沙,才發現他告訴她要出差的那幾天,是和另一個妹妹到墾丁乘風破浪。

 

這件事告訴我們,一輩子這三個字,死的那天才有辦法論定,還有不要心血來潮做什麼。

 

但在一起那麼久的兩人分不了手,好友A告訴他,要他快點整理和對方的感情,前男友答應了她,可是卻一直拖,只要A一提出這件事,前男友就面有難色,好像她在逼他做多痛苦的事一樣,長逹快一年的時間,她受不了,最後還是分手了,換電話、斷了和他所有的聯絡、刪掉和他所有的共同朋友。

 

分手之後,每講到他一次,就要狠狠譙他一次,譙了半年多,不知道罵了幾萬次賤人、幾萬次畜牲,情傷才慢慢癒合,這半年,她走的非常辛苦,我全都看在眼裡,整個人瘦了好幾圈、睡不著只能吃安眠藥,因為她真的非常愛他。

他們分手後到現在,也過了五、六年,我和她一起往前走,一直認識新的朋友、看新的書、聽新的音樂、做新的夢,但我再怎麼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再聽到這個男人的名字,對我來說,他就像是一閃而過的地鐵風景,而我也不是坐在窗邊的那個人,我只是坐在走道,等著推車上會不會有排骨便當的人而已。

 

而半夜被電話吵醒,還沒有排骨便當吃的我,其實也應該像被放鴿子的好友B一樣,覺得憤怒,不明白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又和她當初罵了幾萬遍的賤人一起走回頭路,但我沒有,我居然非常平靜的接受了這一切,我的平靜讓我自己意外。

 

隔天醒來,聊天群組裡有1089個未讀訊息,對1089,沒有任何小數點,我沒有點開看,直接出門上班,一直到下午忙完了一陣子,才把群組打開來看,好友A在群組裡坦承,他們的確是復合了,但因為怕我們生氣,所以一直不知道怎麼跟大家說。

 

接下來的,當然是你一言,我一句,勸她好馬不吃回頭草,告誡她男人有劈腿的基因是不可能會改變的!

 

不可能會改變的?

 

然後我突然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覺得憤怒了。

 

因為改變,這件事,是我們一直在經歷的事,或許我們一樣在相同的崗位上工作,即便是不上不下,但我們卻會因為時間,而有了些許改變,可能變的認命,但也有可能變的更努力,可能變的消極,但也有可能變的更積極。

 

當你看著昨天的自己,難道不覺得今天的自己,有一絲絲的改變嗎?

 

有,我一路上七十二變過來了,跟十年前的自己比,我變的樂觀了,跟五年前的自己比,我變的安定了,跟三年前的自己比,我懂的照顧自己的身體了,跟一年前的自己比,我懂的什麼是我自己需要的了,跟昨天的自己比,嗯~我胖了0.5公斤,因為昨天睡覺前還喝了一碗紅豆湯圓。

 

什麼都是有可能改變的。

 

一個不懂愛的人,會不會經過歲月洗鍊,即便是還在探索愛的路上,至少也知道自己是不是走在正確的方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