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這不是她要的幸福

雖然妳有『寧可搬出去住,每天吃泡麵,也不願和公婆住』的想法,但現實終究還是現實,妳不可能每天吃泡麵,妳不可能跟錢過不去,跟公婆住可以省很多沒錯,但是妳的老公或男朋友根本沒有想跟妳一起搬出去,畢竟這是他們從小長到大的環境與家庭,怎麼可能和妳在一起後說搬就搬。

 

我眼前這位女子突然間在咖啡廳裡哭了起來,眼淚速度快到令我有點措手不及,本來不是還聊天聊得好好的,怎麼一會兒說起自己和男朋友的家人住在一起的事情就哭了。

 

於是我問她怎麼哭了,願不願意說說看發生什麼事,如果想說的話,我可以靜靜地聽她說…

 

她的男朋友家人都對她非常好,常常會煮飯給她吃,可是她越來越不喜歡吃男朋友家人煮的飯菜,覺得老人家的口味都偏重,長期吃下來,她的身材也漸漸走樣,她有時候憤怒自己的身材,有時候自卑自己的身材,最後下定決心開始忌口。

 

可是大家應該也知道,若突然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甚至開始不吃晚餐或是不吃中國人每餐一定得出現的白飯(澱粉),老人家會覺得妳這個女孩子怎麼開始挑嘴了,大小姐難伺候,開始現形了是吧!

 

於是她希望她的男朋友去跟老人家講,說她開始減肥,吃的方面要開始節制,老人家覺得又不胖,幹嘛減肥,才沒管太多,照樣煮菜,照樣餐餐叫她吃。

 

「我媽說要煮晚餐,叫我們等下就可以下去吃。」男朋友問。

「我可以不要吃嗎?」她回。

「我有跟我媽說妳晚餐不吃啊,但她還是叫我問妳。」

「喔,好吧!」

「那我去超市買個東西,等下回來!」說完男友就離開。

 

隨後她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眼淚不停使喚地開始掉,覺得自己很委屈,又想生氣,又不能生氣,但實在是氣不過,便用力把床上的枕頭用力搥好幾下,還把頭埋在枕頭裡用力尖叫,突然間她意識到自己情緒突然失控發瘋的樣子,好似有躁

鬱症還是憂鬱症,她越想眼淚越流不停。

 

為什麼會這樣呢?

她說她覺得自己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想到如果在自己的家,不想吃就是不想吃,不用去在乎她自己的媽媽怎麼想,她的媽媽也不會這樣一直逼我,跟男友說了這樣的感受,男友還反過來責備她,說這是老人家一番好意,怎麼被她說得好像是欺負她。

 

男方永遠不懂就是不懂。

 

因為他們永遠不會是那樣的角色,他們不懂別人怎麼會有那些感受,就像妳要男人去理解女人的經痛跟無法控制的流血他們不懂,就像我們女人也不懂男人勃起跟射精的瞬間是如何爽快一樣意思。

 

回溯到故事裡的『好意』,有些好意固然是好意,但是當別人連拒絕的權利都沒有,那不叫好意,那叫半強迫。

 

當然,有的人則是很羨慕有這樣的長輩,可以不用煩惱繳房租、瓦斯、水電,還有人幫著備好三餐,覺得這樣是一種很奢持的幸福。

 

很多事情有一好沒有兩好。

你想要自由,就必須用金錢去換。

你想要金錢,就必須用自由去換。

 

最後我能對她說點什麼呢?

 

其實我什麼也沒說,因為我知道說什麼也沒辦法幫忙到她,當一個人在一個環境裡覺得受苦,你說再多正面的回應給他,他也覺得自己是最苦的,只有讓他自己去面對,好好的思考該怎麼做,總之,此時的我能做的就是傾聽再傾聽。

 

亞美將blog

亞美將粉絲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一起吃苦的幸福】

>>圖/子宮頸Yen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