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夫妻的平行宇宙

彼得是我的同學,好友,男朋友與先生,我們認識了十六年,我在一年半前,跟他結了婚。

 

跟彼得先生一起長大的頭幾年裡,我們是高中同班同學,是非常相似,相處融洽的兩個青少年。

 

研究所畢業時,我們都是二十四歲。我進入社會開始工作,彼得去當憲兵保護總統府,事情就漸漸有了變化。

 

那段時間裡我非常著迷於一些小說與作者,經常讀了好幾個小時的書不睡覺,結婚以後,當我興高采烈地讀著書時,彼得在旁邊嚼著麵包,我們夫妻便好像活在平行空間裡。

 

裝潢房子的時候,設計師坐在對面跟我們開會。我要求客廳要有很多書架,好放我的書。彼得想了一想便問設計師:“那麼,可以書架旁邊的牆上裝一個籃球架嗎?”

 

彼得從不認識藝文界的任何人,他也不喜歡看書,他喜歡NBA,所以我們經常雞同鴨講。

 

有天我們一起去書店參加某位作者的簽書會,彼得看見那本書的書腰,有很多名作家推薦。他問:“你出書有這麼多人會幫你推薦嗎?”

 

“沒有。”我搖搖頭哀傷地說:“這些大作家只會幫大作家推薦的。”

 

彼得先生有點同情地看著我,他想了一下,然後安慰我:”沒關係啦,下次等你出書,我們可以山寨一下。“

 

”什麼意思?“我問。

 

”中國不是也常常這樣嗎?混淆視聽,讓消費者搞不清楚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我還是聽不懂。

 

”妳看,妳不是很想要這些大作家侯文詠啊,吳念真啊,小野啊,這些人幫你推薦嗎?“

”如果可以我當然是很想沒錯。“我陷入虛榮的幻想中:“啊,還有米蘭昆德拉。他簡直是神,有生之年要是能被他推薦,我此生無憾。“

 

”雖然我不知道米蘭昆德拉是誰,但也是可以。“彼得先生信心滿滿地向我保證。

 

”你有什麼好建議?”

 

”如果妳真的這麼喜歡他們,那你的下一本書,就在書腰上直接寫上這些人的名字就好。“

 

直接寫上去就好?

 

”這哪裡可以,要他們同意才行。“ 我搖著手,覺得彼得把什麼事情都想得很容易。

 

”啊呦,這個簡單啦。你聽我說,又不是真的要是他們本人推薦,只要讓讀者以為是他們本人就好了。“彼得強調了好幾次“本人”,一臉你到底懂不懂啊的表情,他推推我的肩膀:”你快去問出版社可不可以幫你山寨一下。“

 

”怎樣的山寨一下?“

 

”妳想像喔,要是你的書上有“小野~(貓)推薦,侯文詠~(圈)推薦,村上春樹~(幹)推薦。哇,這樣怎麼樣?”像白癡造句法一樣,彼得先生大聲地列舉著這些作家,然後在他們的名字後面,拉長尾音地加上一個字,好像這樣就萬事OK的意思。“對了,還有你剛剛說的,米蘭昆德拉~(麵),他讀了你的文章以後,也熱淚衷心推薦。”

 

我瞪大眼睛,“什麼東西嘛?”

 

彼得先生天真地說:”台灣是個忙碌的社會啊,大家不會看得那麼清楚啦,再說,你可以把貓啊,圈啊,麵啊,這些字都寫得很小很小,這樣子就沒有人會注意到。“

 

“你到底有什麼毛病?”我搖著頭,簡直不敢相信站在我旁邊,大言不慚說著話的男人,竟是我的夫君。

 

“我立刻又想到王文華~(堡)。妳不是上過他的廣播節目嗎?”

 

“噢我的天啊。”我用力地拍著頭,試圖把彼得先生這些荒謬想法甩掉:“我會被你的建議害死。”

 

“富貴險中求妳明白嗎?妳想想,這些作家要是告妳,妳也是會一夕爆紅,雙贏的局面。”彼得靈機一動:“啊,我想到了,還可以加上徐志摩~(鐵)。他可是大作家。被他推薦很風光。呵呵呵。”

 

“徐志摩已經過世了。”我理智地表示:“他才沒辦法推薦。”

 

“是嗎?”彼得捧著臉露出驚訝的表情,好像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似的,話鋒一轉,彼得問:“他怎麼死的?”

 

“墜機啊。”我的頭莫名地漸漸痛了起來,這傢伙真的太誇張了,我說:“難道你不知道嗎?”

 

“什麼?!難道他也坐馬航嗎?”

 

我因為一種欲哭無淚的感受,全身無力地倒在地板上。籃球跟小說,隔行如隔山,我看著彼得一副什麼都搞不清楚的表情,忍不住哇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啦,”彼得先生難過地說:”有人死掉這又不好笑。“

 

哪裡不好笑,看著他坐在旁邊,開始用手機搜尋徐志摩的死訊時,我就覺得世間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好笑了。

葉揚
政治大學企管碩士,目前於大型網路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生平第一次投稿,便以〈阿媽的事〉榮獲「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平常是個上班族,持續練習創作中。最喜歡聽普通的人,說自己的故事,都是出乎意料的精彩。最近容易對各種奇妙怪異好笑瘋狂的事情感到著迷。 葉揚個人粉絲團連結:http://www.facebook.com/yehyang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