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幸福,不是只有他能給

分手了一段時間,她依然想念著他。即使分手是經過兩人很慎重的討論之後所得出的結論:她覺得他身邊太多女人圍繞,而他也沈浸在女性愛慕的虛榮中,讓她很沒有安全感;而他覺得她太仰賴他,讓他壓力很大。事後為了賭氣,她乾脆一個人跑去國外唸書,讓他知道自己能有多獨立,而她也有自己想追的夢想。只是馬上有女人到他身邊,補了女友的缺。她覺得自己像個傻子,卻又無可奈何。

 

不過她身旁也有了其他的人,只是就算跟另一個男人在一起,他們倆相戀的甜蜜細節,依然時不時會鑽進腦子裡。她覺得跟他分手是錯誤的,她終究還是需要他。於是收拾一切回到故鄉,以一種全新的面貌展現在他面前。「看看我現在多麼不同,而且我還是一樣想你,而我知道,你也必定非常想念我。」約莫就是這種概念。

 

她成功驅離了篡位者,回到正宮女友的寶座。兩人度過了一段甜蜜的二度蜜月期,只是這蜜月期結束得快,因為她發現,當初他們分手的理由,依然在兩人關係裡繼續成立:他依然太受女人歡迎,也不排斥跟其他女生眉來眼去,她還是會嫉妒。而他所認為的「她太仰賴他」,其實是他控制欲太強。她一直覺得,跟他在一起似乎永遠無法自由地去做自己,只能在他身邊做甜蜜小女人,根本無法追求夢想,而且他的母親依然對她懷有著強烈的敵意,彷彿她才是那個正宮的篡位者──母親才叫所謂的「正宮」。

 

沒過多久,他們又再度分手。跟上回不一樣的是,這回她更傷心了。因為她始終認定他就是真愛。失去他,她就永遠不會幸福了!

真的嗎?全世界只有一個男人可以給他幸福,其他男人都沒有這種超能力?是天下男人的問題,還是這個女人的問題呢?

 

所謂「全世界只有你,可以給我想要的幸福」這件事,究竟是幸福的執著,還是痛苦的執念?其實答案很簡單:如果你們在一起了,那就是幸福的執著;萬一你們分開了,那就是痛苦的執念。人間與地獄其實只有一念之隔,那一念的名稱叫「放下」。有些簡單的道理,當我們身在徬徨痛苦的迷霧中,是怎麼理都理不出頭緒的。

 

離開一個自己很愛的人,並不算是壞事。跟一個人在一起,難免眼界會侷限在他的周遭。分手,其實是給自己一個重新審視自己的時機。別忘了,不管你們是錯過,還是分手,總之你們沒有在一起,終究有其原因。那原因不管是誤會、還是真相,總之就把你們給相隔開來了。你們就是兩個世界,一個天,一個地;一個火,一個水。就算妳硬瞎拗:「哼,我們倆就都是火,也都是水!」那也只是野火跟爐火,井水跟河水,兩者最好互不相犯,碰巧相犯就是大災難。

 

我們總把愛想得太單純、太天真。的確,愛情有其單純與天真,但也不能不去正視複雜的那些面。妳單純地想,以為愛情可以戰勝一切。的確,如果你們都願意為了愛情,退一步或進一步的話。他愛跟妹眉來眼去,如果他為了愛,可以改掉這習慣;妳如果可以放棄追求夢想,待在他身邊做永遠的小女人。而如果明明相愛的兩人總是擦身而過,總有一個人可以回頭找對方吧?說穿了,能戰勝一切的不是愛情,而是願意為愛改變的自己。但自己值不值得為對方做這種改變?也只有自己才下得了這判斷了。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