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可不可以再回頭看看我

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們之中會有一個人,釋放出如此卑微懇切的請求,而另一個人選擇背對著,悶不吭聲地擅作抉擇。

 

我們就像是忽然丟掉了什麼一樣,你竟找不到愛我的理由,所以你要分手,而且不留餘地。你為了塑造你心目中的結尾,像是觀察家般逐條釐清我們種種的不適合,你把你出走的成因一部分歸咎於我,因為我做不到你所要求的姿態,達不到你想要的標準,換句話說,是我埋葬了我們的感情。而你,只為了你的離開感到抱歉,卻是不得已之下的必要之惡,你踏上的是對的方向,而我是錯的人,這場分手包裝得毫無破綻,我無力反駁。

 

我幾乎就要抱著你對我的指控墜跌,那些咎由自取的結果扼殺了我們的可能,我多想讓你明白我知道錯了,我毫無犯意,但我接受你加諸於我的罪行,我會用最大的努力和誠摯的反省,去弭平我對於你的虧欠。我相信你是多麼糾結才作出決定,我竟成為你的煩惱而不自覺,我消費你的包容和耐心,是我的不好,只願你給我緩刑的機會,別褫奪我終生。

 

而最終是,讓我發現了難堪的事實,我們之間的問題是被無限放大的議題,像是選舉期間每個候選人被放大鏡檢視,因為,有另一個人悄然進入我們的空間,他是澄澈純淨的自來水,而我必須挾帶汙濁漫出浴缸,任我沖進排水孔,任我怯懦的哭泣。我不服氣,我真的不服氣,感情怎麼會是汰舊換新,還要我承受著自作孽的理論,去保全他合理的介入。

 

所以我反抗,我掙扎,我要你認清事實。你不能否定我們的過去,不能把那些不足為據的摩擦當作是正當理由,尤其在我清楚見識到他的不懷好意,我更必須喚醒你。我無法眼睜睜看著你作為一隻飛蛾往火裡撲,你會受傷的,而保護你是我沒變過的承諾。這不是我的不甘心,而是我的不忍心。

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我沒見到自己的可悲,不想成天聽著情歌流淚,我知道你給我的傷還在淌血,那是遠遠超越我預期的重傷害,可是,但是,我竟變成一個摔了不怕痛的孩子,哪怕你已變成渾身是刺的仙人掌,我還是想要擁抱你在你耳邊說話。因為,如果這樣做能換回些什麼,都算值了。我不要你在多年後悔不當初,你的後悔對我來說一文不值,我要的是現在,你能再去翻看我們那些無論時空更迭依然動人的曾經,我們不是一不小心才走到這裡的,可你的一不小心卻把我們碰碎了。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會責備你,回來就好。

 

但終究事與願違,你相信自己的直覺,捨棄對我的知覺。朋友都說我無可救藥,我不反駁,有時候聽自己孱弱的呼救,都同情起自己。原來你不只是撲火的飛蛾,你也是發光體,我的向光性追著你,不由自主。或許,是我太過自以為是,以為我們共同經歷的是無法遮掩的璀璨,但對你而言,仍然能被黑洞吞噬,眼不見為淨。我還認為著,概括承受所有你對我的偏見,努力去改進你注視我身上的缺失,我可以失憶,忘記你對我的所有不誠實,我會穿起大衣,不讓任何你給我的傷顯露,我企盼著這些工程做足,你會迷途知返。

 

我真的希望你能回頭看看我,明白我對你的好是沒有人能夠抗衡的,我引以為傲。只是,我不知道你還要花多少時間,受多少碰撞才會想起我的好,即便我全副武裝準備出發,我還是哪裡都沒有去,因為我讓我等你,還在等你。

 

然後等著等著,如果你沒有回來,有一天我也會被領走。不是我不等你了,而是有人知道我好,捨不得我了。

 

PS. 每個放不下對方的人,都擁有一種心軟的本能,寧可近似自虐般忘記傷痛,也願意原諒加害者,甚至乞求。有時候這不叫愛,只是捨不得。

 

P’s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能不能,讓你重新愛上我?】

>>圖/蛋妹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