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背對背的兩個人

下班後,她並不想回去他們共同的住處。她到百貨公司逛逛,裝模作樣的摸摸這件衣服,試試那件外套,其實百無聊賴。她根本沒注意衣服長甚麼樣,只是不想回去看到他而已。

 

也沒其他的地方可去,逛到晚了,回去洗洗澡,便準備到另一個房間睡覺。和他擦肩而過,彼此都視而不見,眼角也不會抬一下,比室友還不如。也不知他們是第幾次冷戰了,其實導火線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一開始她很不習慣冷戰,後來也漸漸被他磨到可以愈撐愈久,一個月彼此都不講話,她也無所謂。

「我想講話的時候自然就會講,不想講的時候,妳也不必勉強我。」這是他之前就聲明過的論調。

 

但真的無所謂嗎?如果內心真的覺得無所謂就好了,她也不必這麼痛苦的撐在這兒。想分手,也提不起勇氣。她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像年輕的時候一樣,再重新費盡心思去了解一個人,再重新談一場戀愛。走進房間,久久無法入睡。她拿出手機看看臉書,忍不住還是追蹤了他臉書的動態。好悲哀,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心的距離卻如此遙遠,還要透過臉書才知道最近他做了些甚麼……

 

她實在悶到受不了,找了好友小卉一吐苦水。

「冷戰一個月,天哪!你們兩個也太誇張了,又沒有甚麼深仇大恨,一小時我就受不了了!他不講話,妳可以先講呀!」小卉說。

「唉,妳不知道,我也會有我的自尊啊!」她無奈的說。

 

「可是,感情這種東西,也不是要爭誰輸誰贏。也別想著失去自尊這麼嚴重,妳就當他孩子氣,妳大器一點多包容他啊!開口講一句話,也不吃虧呀!」小卉勸她。她沉默不語。

 

「感情這種東西,也不是要爭誰輸誰贏。」回家的路上,她一直想著這句話。

 

回家後,空無一人。大概換他到外面鬼混了吧。她打開電腦,原本想把公司一些事情做收尾,但忽然有個念頭,想看看以前他們聯繫的mail,想找回兩人相愛的初衷。幾年前,他在南部念書,兩三個禮拜才見一次面,而且他省吃儉用才能省下交通費。

 

「很想妳。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不必再過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他寫著。她的眼淚掉下來。

 

「我以前常在想,愛一個人可以愛多久?可是認識妳之後,我不再去想這問題。常常,望著妳清麗的側臉,我已然沒有疑惑。我想守護著妳,暮暮朝朝。」她泣不成聲,已經多久,她不敢翻閱他們美好的過往……

她把這兩句mail給他。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