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一場荒腔走板的阿基師記者會

身為一個兩性作家,要我不要去評論最近這件事情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我想,就以一個男人看男人的說詞,來和讀者們分享一下吧!

 

首先,我認為阿基師這次誤判情勢。

 

以往,媒體都是喜歡他的,不管他說的話,做的事情是否只是表面功夫,但至少在鏡頭前面,他的誠意十足,令人不忍苛責任何行為。只不過,他可能沒有預料到,當周刊爆出這類報導時,其實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心裡已經確定你是外遇了,聽你開記者會,只是想要知道你的誠意到哪裏,而不是想要聽你講那些細節(這一點和刀大很像)。你認為媒體與觀眾都和之前一樣,是站在你這邊,因此你試圖用被動的受害者身份,描述自己的無奈,可是卻引不起任何的同情與共鳴,只會令人感到不斷的推拖以及不負責任。

 

這裡面包括了你一再強調你的女人緣很好,你對粉絲很好,說你自己一直是「服務到位」,還包括了你說那位粉絲人窮志不窮(講了兩三次,但這真的不關我們的事情),願意當自己是老二(她願意當老二也不代表你就可以做這事情吧),在在都只是要說明自己是無辜,是被動的。然而,你真的認為夫妻之間,就因為你的好人緣,因此另外一半就應該忍受這些事情?我想你也不這麼認為,只是因為這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你找不出理由脫身罷了。

 

記者會的一開始幾分鐘,我相信大家都還聽得模模糊糊,因為阿基師的說辭一直很籠統,聽不出是外遇,也看不出他要道歉。一直到了他「刻意」不經意地說出,「也有做出嘴對嘴的行為」時,我看見身後的女記者倒吸了一口氣,我也相信在現場,阿基師感受到了媒體的訝異,於是他開始驚慌,說了更多莫名其妙的解釋說辭。國際禮儀?什麼和粉絲拍照嘴巴就過來等鬼扯淡。

事實上,阿基師有提到,他和這名粉絲認識已經五年了。基於這一點,我想利用男人說謊的心態,推測這背後的實情。一般男人在說謊的時候,都很理解到一個重點,那就是「謊話不能夠百分百是謊話,必須要真話與謊話交雜,才不會令人感到懷疑」。這也是為什麼阿基師在沒有人逼迫的情況下,自動自發地說出「嘴對嘴行為」的描述,事實上他可以不去提到這一段,只不過如果兩個人只是要講心事就去了摩鐵,這解釋又不免太過生硬。因此他適當的點出最輕微的行為,借此止血。然而我不免要懷疑,認識五年,一直到最近這兩次才被拍到上摩鐵,那也未免太巧。要說前面五年期間,你們都沒去過摩鐵,或是都只去了摩鐵但都只有嘴對嘴,要所有人聽起來,實在也很難相信。

 

整場記者會疑點重重,而所有疑點其實都只指向同一個結論,我相信任何有過男女關係的人都能理解。一個粉絲在簡訊裡面一直對著你叫「腦公」,除非你有別的念頭,否則怎麼會繼續和她聯繫?!第一次不小心滑進摩鐵,如果你沒有別的念頭,否則怎麼還會讓她第二次又滑進去!?大多數的人其實對於你做的行為並沒有那麼大的反感,畢竟專業歸專業,私德歸私德,但是對於你開的這場記者會,卻真的有了十足的反感。

 

突如其來的吻,男人真的很難閃?!


 

H的最新創作「那就跳舞吧,在咖啡館」全面上市熱賣中。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