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沒說出口的再見

冷冷的週末出門上班去,我鑽進了全新的捷運車站準備要搭新開通的捷運路線。

 

在台北搭捷運這麼多年了,以慣有的邏輯來說,同一條路線會有左右兩邊不同的月台,把旅客帶往不同的方向前進。

所以,當我邊放空邊下樓梯的時候,有點叛逆的瞪了大大的指引標誌一眼。

「從哪一邊下去不都一樣嗎?」

我心裡是這樣子想的,反正大不了就是走到對面月台這樣子簡單的解決方式。

只是,邊踩著階梯還沒下到月台上,當我一瞄到了月台的構造,才驚覺不對勁。

這是個封閉式的月台只朝一邊的方向行進,而這個方向剛好就不是我要去的方向。

想要去到對向月台除了我根本辦不到的鑿開厚厚的牆壁之外,就只好回頭認命的爬著長長的階梯。

回頭望著一路長到天際的階梯,我邊爬邊嘆著氣。

 

人生就是這樣子的,很多事情總不如我們自己的想像和以為。

我想起昨夜看的《聖誕快樂》舞台劇裡的主角的心情。

這劇本埋著一條不太明顯卻萬分揪心的情感糾葛,在看完戲的當晚我們一群朋友站在寒風中討論著,回到家在聊天室裡繼續抽絲剝繭,最後拉出了一個悲傷到想哭都哭不出來既心酸又惆悵的結論。

 

《聖誕快樂》舞台劇裡的六個朋友有一個共同的約定,每年的聖誕都要排除萬難一起聚聚。

在這六個人中,每年每年都會有人過得不如意,於是他們之間就會玩起「比慘的遊戲」。大家輪流說說自己有多倒楣、有多不幸、多慘,希望這樣可以安慰到那個不開心的人。

「每次都不玩比慘遊戲的人,可能就是最贏的那個啊~」

一起看戲的阿得說出了這個結論。

你以為笑得最大聲的人是因為他沒有煩惱,卻不知道那是因為他的煩惱根本沒有辦法說出口。

他的煩惱無法傾訴、無法解決,只能深埋在心裡等著某一天跟著他一起入土。

 

很多事情在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身為當事人的你有沒有辦法面對?有沒有辦法承受得起?

但,就算是當下沒有辦法面對,你即時表現出來的言語或行為,往往也都幫你把自己的心意說明白了。

《聖誕快樂》舞台劇裡有一幕關鍵的離別。

無法承受真相大白的當事人,跟全場四個朋友各自都說了「再見」,除了也在現場的、其實一直愛著自己的那個人。

然後他們再也沒見。

 

說了再見,是希望可以再見。

至於,沒說出口的再見,並不代表不想再見到,也許是根本不想分開。

 

 

艾莉粉絲頁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