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也許,最卑鄙的人是我

那天,我在路上忽然遇見阿賢。他說他正好到這附近開會,不急著趕回公司,問我要不要一起喝咖啡。我說好啊。阿賢是我以前的同事,我們常互相吐槽,有話就直說。

 

阿賢拿起糖包倒進咖啡裡,低著頭用攪拌棒攪啊攪的攪半天也不講話,眉頭深鎖。

 

「你幹嘛啊?難不成有感情問題?」我問。因為這個聰明的傢伙,工作上的事,從來都難不倒他。

 

「妳怎麼知道?」他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後嘆了口氣。

 

「快快從實招來吧你!不然我待會還有事要先走。」我說。

 

「好啦好啦!妳還記得小蜜吧?」

 

「我就知道是她!」我大叫,女人的直覺不能小覷。我要離職時,小蜜才剛進公司,那時,我就察覺她看阿賢的眼神不太對勁。眼睛最藏不住心思了。

 

「你小心點!」當時我就警告過阿賢。沒想到事隔半年,真被我料中了。

 

「你老婆知道嗎?」我問。

 

「不知道。」他小聲回答。

 

「真不知你們男人腦袋在想甚麼,你老婆又漂亮又溫柔,兩個小孩也照顧得好好的,到底哪裡不好?唉,虧我一直還把你當成正人君子……」我失望地說。

 

「不是妳想像的那樣啦!還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只是,我覺得很困擾……」原來,小蜜對倒追男人很有一套。她先千方百計要求主管調到跟阿賢同一個部門,又自願多負些責任,同時擔任經理的助理,也兼任阿賢的助理。

 

「工作比別人辛苦,就是為了多點和你相處的時間。」她很直白。阿賢被嚇到,但也表明自己有老婆小孩。

 

「我不介意,我不需要名份。」小蜜說。阿賢下班時,小蜜提前到停車場堵他。

 

「送我回家。」小蜜擋在他車門前。

 

「別這樣,同事很多人車都停這裡,被看到不好。」阿賢說。

 

「就因為被看到不好,所以趕快讓我上車呀!」小蜜撒嬌又威脅的說。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