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分手後報復指南

若你有一天被人所負,你要用什麼方式報復?「我以為我會暴富,可是我沒有」,變成有錢人或許是個不錯的方法,但這太難了;那就找一個更好的,但事實上,很多人即便找到更好的,也會覺得失去的那個更好,這就是殘酷人生,沒愛夠的,都放……不……下。

 

我認識的女人們大多不夠狠,所以情場上她們常戰常輸,也沒有撒潑打滾的執著精神。總是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她們都甩開臂膀,喀喀離開,然後找個沒人的地方,大哭一場。

 

這天,菩薩小姐要玩華麗逆襲,她常年資助各種大齡男青年,在他們鬱鬱不得志時期,手持淨瓶,柔情點化,常泛出陣陣母性光輝,讓人不敢逼視。各種前男友包括某大型廣告公司老闆,都曾受她恩惠,殊途同歸的是這些男人在恢復精氣神之後,都離她而去,欠她的錢,還都沒寫借條,菩薩小姐於是得名,菩薩。

菩薩小姐聽了幾百遍〈般若波羅蜜心經〉也未得到轉運,此次狠下心來,要跟一個負心漢攤牌,她決定在高速公路上解決問題。當然,菩薩小姐不是想在高速行駛中,突然拔下方向盤與他同歸於盡,她買了副手銬,準備在車行上高速之後,把他銬在車上!追問他一個問題,就是,到底要不要結婚?

 

菩薩小姐在認識王八蛋先生的幾年間,接觸了城鄉結合的所有違法犯罪行為,她作為一個高智商、高學歷、高所得的「三高」女性,怎麼一步步墮落至買手銬,全拜王八蛋先生所賜。

 

王八蛋先生看起來沒那麼王八蛋,甚至顯得目光炯炯、老成持重,他工作時沉默緩慢,井井有條,大概那是他最閃亮的時刻。菩薩小姐愛上了他,但他已經結婚,還有一個兒子,當然這個事情之前是瞞著我的。後來,菩薩小姐大冷天的竟然買了短袖T恤要去三亞游泳,我端詳了一下,覺得蹊蹺,又聯絡了一下王八蛋先生的行程,我就說,我知道是誰跟妳去,菩薩小姐說,別亂猜了。

 

之後,我的手機收到了一則來自菩薩小姐的簡訊,她大意失荊州,讓我覺得後來她的屢屢上當,不是偶然,她在簡訊裡說:完蛋了,丁丁張知道我們的事了。

這件事後來成了菩薩小姐的年度笑話,而她和王八蛋先生情事的急轉直下,也從他們搞定彼此開始。王八蛋先生在一年之後,突然轉了個性,他好高騖遠,再也不是腳踏實地的模樣,他邊賦閒在家,邊搞各種沒搞頭的專案,大多都灰飛煙滅。灰飛煙滅的還包括他和菩薩小姐的感情,水滴石穿讓菩薩小姐的忍耐到了極限,她沒法放棄他,也沒法愛他,於是想買副手銬,要個說法。

 

她託了三個人幾經周轉才搞到了那副手銬,這豐富了她和非法分子討價還價的經驗,也讓之前的辦假證件、刻假圖章的經歷,顯得異常小兒科。

 

車行到高速公路的時候,她的手在顫動,坐在副駕駛座上,手放在包包裡,沁出了汗。說時遲那時快,她就把手銬掏出來,「啪」的一下,將王八蛋先生的手銬在了方向盤上。事情進展得太順利,以至於她差點獰笑一下,她調整了表情,讓王八蛋先生把車靠了邊,然後搖下車窗,把手銬鑰匙「唰」地一下,扔了出去。王八蛋先生看著她,暫時還沒有回過神來,她以勝利者的姿態說:有什麼辦法趕快想,我們的事情,今天要有個了斷。王八蛋先生搖了搖頭,顯然覺得遊戲有點無聊,他掙脫了一下手銬,也不慌亂,而後他就用另一隻手,拔下了車鑰匙。菩薩小姐定睛看著他,王八蛋先生取下了車鑰匙,他的車鑰匙上竟然有一個小鑰匙,那是菩薩小姐一直認為的裝飾品,這個時候,她五雷轟頂,這鑰匙怎麼和剛才她扔出去的那把,那麼像?

 

顫抖吧,是的,作為王八蛋先生飾品的,竟然是一把手銬的鑰匙!第二個驚嘆在於,那鑰匙竟然能解開銬住他的手銬!

 

菩薩小姐覺得自己不配做猴子的救兵,短暫的暈眩之後,她暫時認命。

 

事情當然就這樣不了了之了,王八蛋先生甚至寬容地認為菩薩小姐這樣突然襲擊,不算什麼。一個把手銬鑰匙做裝飾品的人,我想,他應該足夠堅韌。

 

我聽到的另外一次漂亮逆襲,可惜受害者又是我的好朋友,他和前任分手之後,開始了各種旅行恢復身心,重建心靈家園。對方的歇斯底里,讓他精疲力竭,一段時間後,他報了培訓班,飛往溫哥華準備換個土壤,重新開始,他急匆匆趕到機場時還沒來得及擦汗,就被地勤通知:來回機票已被取消,而且放棄退款。

 

這消息簡直是要讓他撞死在行李箱上,當他準備大鬧機場之際,突然冒出一身冷汗,他打電話給前任,是的,一切都和令他冒冷汗的想法如出一轍,對方坦承犯罪事實的同時,還報以兩聲長笑,突然字正腔圓地說:「在我痛苦難過不安時,你卻風生水起,開心地四處旅行,我要你把我這些日子所受的種種,加倍還給我。」

 

他汗涔涔地辦完手續,走進機艙時,覺得背後一股森然寒意,他甚至四處找了找,看看艙內有沒有可疑人士,並神經質地檢查了一下安全帶是否牢固,前任帶給他的震撼,是只有愛過你的人,才可以對你如影隨形,難以瞬間遺忘和清除。每一次飛機顛簸,都像前愛襲來,這萬里高空的長途飛行,並不輕鬆。

 

如何將刻骨恨意付諸行動,並一舉成功,我沒有更多案例可供參考,只是突然覺得分開之後或者分開之前,這些不愉快的部分,讓愛情的結果面目可憎,哪有最毒,不過是在你在乎的事情上,狠狠踩一腳罷了。

 

但這些不傷及身體髮膚的報復,何嘗又不是一種強烈的愛?

 

 

本文出自《原來,你沒有那麼愛我》哈林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